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六十二章:肉泥
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砰砰砰砰!
  
  砰砰砰砰!
  
  倾盆一般的暴雨殒落大地,打得整个大阵抖动连连,不断的在这片地方补充巨大的能量以应对我的轰击,而那群尸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,噼啪噼啪的乱响,打得到处血骨炸裂,腐气连喷,连追在北狐芸身后的小型的尸兽,都当场给打成肉泥!
  
  暴力可怕的一幕,让城市中观战的仙家全都哑口无言,这些巨兽一只只本来都给控制得生龙活虎,但眼下在第一轮的攻击下,已经是在地上爬的爬,抖的抖,连前进站起都做不到!
  
  而整个会场并不能容纳七枚可怕的银河系球体同在,这七枚银河系都是叠在一起的,攻击不断的落下,骤然而不息,连番轰击下,剩下不碎的巨兽,这回也成了肉泥,最后免不了是给打灭的下场,这些攻击也不是钉死那么简单,毕竟是地图兵器,攻击除了大范围覆盖,还有大范围的毁灭!
  
  “龟鳞交叠!”庚秀反应也极快,知道这攻击不但范围巨大,威力也相当惊人,所以原来只想要布一面防御,现在改为几只腐尸乌龟顿时叠在一起,直接迎向从天而降的剑雨!
  
  一连串的打击,把原来占了绝对上风的轩辕辉一组,当场打成了哑口无言,连蹦跶最欢快的伏霜,最后以为躲在巨大的尸兽中可避开一劫,却也在第三轮打击的时候给打成了筛子,成了虚体退出了比赛。
  
  场中,只剩下躲在一只只鳞甲乌龟底下的轩辕辉和庚秀!
  
  庚秀给轩辕辉压在了身上,而轩辕辉背后则出现了一面盾牌,手中持着一把黄金大剑,看着武器防御是威风凛凛,但此刻他因为遭逢这地图兵器的打击,脸上早就只剩下骇然了!
  
  我其实也非常的震惊,因为这一轮群星缭绕虽然不是完全饱满状态下的进攻,但也是我直接损失了八九成法力的轰击,这两人居然还能够看起来毫发无伤。
  
  攻击结束的那一刻,场下从寂静无声变得熙熙攘攘,估计都在讨论我刚才干了什么,但我坐在聚仙盆上,他们也不知道是我的法力真有那么巨大,还是本就是法宝的作用。
  
  但我确确实实凭借一人之力,启动了地图兵器,并且把一群的黑兽全都轰死了!
  
  三对二,眼下的局面,当然对我们有利。
  
  “队长,剩下的就交给你了。”我一脸虚脱的表情,而茅楚楚也担心的看着我,问我有没有事。
  
  “法力全耗尽了,你们把我忽略了就好,不过他们也好不到哪去,操控尸兽的行同废了,他们只剩下一个队长而已。”我淡淡笑道。
  
  “放心交给我吧。”北狐芸点头,立即持剑上前,她的身边,环绕着数十把的飞剑,全都是神剑中分出来的,看起来威风凛凛,极有队长的风采。
  
  而茅楚楚看了一眼正在想方设法把还幸存的黑兽召唤起来的庚秀,说道:“那叫庚秀的,就交给我好了!”
  
  随着北狐芸快速接近轩辕辉,茅楚楚也跟紧了队长,很快就和手持一剑一盾的轩辕辉接触了!
  
  轩辕辉满面狰狞,已经是愤怒得无以复加,不过想想就知道了,轩辕家财大气粗,当然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与他们,而这批黑兽一看就知道下了多大的血本,但给我一招全灭,可不是百万劫雷晶的价值了,这胜负的天平,可是能将轩辕家撬翻的!一个家族想要成为真正顶级的贵族,天选者是最基本的标配,而现在通往顶级的道路,却给我摧毁了,他的愤怒也可想而知了。
  
  一脸秀气,纤瘦不堪的少女,眼下失去了所有的尸兽,全身颤抖不停,她除了控制尸兽,根本做不到任何,所以她在害怕,再懊悔,脸上也惨白中带着绿色,她知道她失去了尸兽,可谓满盘皆输,这还只是第一场比赛,计划中,她是要用这些足以摘下所有胜利的尸兽帮助本家获得冠军,拿到天选者称号的!
  
  我坐在聚仙盆上,看着这叫庚秀的可怜少女,忍不住为她叹了一口气,她算是废掉了。
  
  轩辕辉知道没有了这些黑兽,后面的两场战斗已经不能指望,自然要把怒火发泄在北狐芸的身上,他不能赢,别人也不能!
  
  轰隆!
  
  一击,北狐芸如同纸鸢一样飞退,而茅楚楚趁机的偷袭,也给轩辕辉一个大盾横扫逼退,这一身黄金铠甲,金剑金盾的轩辕辉,正如同战神一般,开始追击北狐芸,并且朝着始作俑者的我急冲过来!
  
  “都是你!都是你!”轩辕辉嘴里念叨着泄愤,一路踏步前行,而茅楚楚一击不中,立即扭头转向了庚秀!
  
  “不用理她了,她已经废了。”我看着茅楚楚想要认真的对付这女子,却摇头提醒。
  
  “可是……”茅楚楚却还是很小心,直到她的剑轻易的搭在了对方的后心,才知道我说的是真的。
  
  轩辕辉没有理会庚秀,刚才把她护在身下,实际上是觉得她还有用处,但结果眼前黑兽全给灭掉,他自然不会再把心思放在庚秀的身上,而是直取北狐芸。
  
  “杀了她!”北狐芸一边和轩辕辉激战,却也并没有停下指挥,命令茅楚楚杀掉庚秀。
  
  其实她的指挥没错,因为按理说,只有对手兵解了才没有威胁。
  
  茅楚楚犹豫的看了我一眼,也不知道该不该杀掉这没有反抗之力的少女。
  
  “杀了她,未尝不是件好事。”我苦笑说道,毕竟她不死,回去也和死了没区别,如果死了,回去对于家族而已,罪责可能还没那么大。
  
  庚秀跪坐在那,她身上脏兮兮的,都是黑兽溅到的血污,而她双目无神的看着地面的一摊摊血水,早就失去了抵抗力。
  
  茅楚楚摇摇头,看了北狐芸和我一眼,说道:“我做不到……”
  
  “做不到就算了,队长还等着你帮忙呢。”我叹了口气,这姑娘还是太善良,不过这也是她本心的体现,我也不会让她继续执行命令,因为在保全敌人和保全她的善良上面,我选择了让她继续善良下去。
  
  茅楚楚咬牙点头,顿时疾飞向激战的双方,卖力的用定纭红进攻起来,她知道这次抗命肯定惹北狐芸生气,所以不断的强攻,倒也给轩辕辉带来了不少麻烦。
  
  北狐芸的实力有目共睹,剑法虽然不擅长强攻,但刁钻得很,专往轩辕辉的防御缝隙攻击,而轩辕辉擅长防御,却不擅长进攻,虽然看起来打得又攻有守,但对擅长身法速度的北狐芸而言,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,还不断给数不清的剑芒骚扰,好几次都躲不开硬抗下来!
  
  轩辕辉的法力消耗很快,加上茅楚楚同样的大法,他根本硬抗不住,而他这一队很显然是强在庚秀身上,现在失去了攻击部队,他起到的作用极度有限。
  
  没过多久,在北狐芸找到了弱点后,一连串的攻击下,这轩辕辉就只能是在自己即将兵解一刻,投降认输了。
  
  即墨光如还算是尽职,果断的宣布了我们获胜。
  
  北狐芸面无表情,看了我和茅楚楚一眼,说道:“干得好,希望下一场再接再厉。”
  
  我和茅楚楚都点头答应,不吝美言赞美一番,不过茅楚楚却把话说到了一半时,目光移向了对方参赛队那边。
  
  轩辕辉因失败而颓然,不过仍然脸色阴沉的走向了庚秀,伸手拎起了她的后领,直接拖走了她。
  
  可想而知接下来,少女将会面对怎样残酷的结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