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六十七章:游鱼
    二十万的劫雷晶买下两个混元境的女仙,就算资质再好,再漂亮都无疑是败家之举,一群的仙家都惊愕看着这一幕,当然是议论纷纷。
  
      花美翎从身边小掌柜那接过了一张大票,随后就递到了轩辕钰的手中,说道:“这两位千金,以后可就不是庚家和伏家的千金了,轩辕道友可别再找什么理由想要拿回去喔,我在这片地方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,十万劫雷晶一位的价钱,算是头一遭见。”
  
      “花道友说笑了,这两位千金小姐可不能跟一般道三境混淆。”轩辕钰收起了支票,然后手一卷,把十万的劫雷晶现货兜到了一个大袋子里,随后看向了躲在身后的轩辕辉,脸色复杂无比。
  
      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就是轩辕辉回去都未必有好果子吃,更遑论他了,但能够尽可能为轩辕家挽回损失,几乎是每个家族子嗣该做的,因为手底下还有自己的子嗣和跟着自己的死忠。
  
      “最好是这样吧,不过还是请轩辕道友能够出具一封文书嘛。”花美翎看轩辕钰没给自己的话提点到,只能是直言不讳起来。
  
      轩辕钰愣了下,但立即反应过来,快速弄出了一份买卖的血契,写了一堆文字,随后自己先画了押,递给了花美翎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了。”花美翎只是看了一眼,就将血契飞递给了我,看到上面还需要我和庚秀、伏霜签字,我毫不犹豫签下后就把它交到两个女子手中。
  
      庚秀一脸的惨然,看着文书不知所措,而伏霜还好些,犹豫了下手指就注入了自己的脉络印记,算是签下了卖身契了,而在她的帮助下,庚秀很快也只能是签下了契约,这血契里写的可是终身卖我为奴,表面上确实写得很残酷,两个小女孩从金字塔顶的千金大小姐,直接掉落到底,换成谁都难以接受,不犹豫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血契把她们变成我的奴隶,但我再怎样也不会真把她们当女婢使唤了,这点或许是从小就养成的换位思考习惯始然。
  
      茅楚楚看她们表现得凄凄哀哀,连忙安慰说道:“庚秀姑娘,伏霜姑娘,你们放心好了,夏大哥真的是好人,为人光明磊落,是个大英雄。”
  
      结果这话说完,即墨光如轻哼一声,但很快就欲言又止了,估计心里正腹诽我阴险狡猾呢。
  
      庚秀和伏霜都因这哼声觉得自己命运多舛,不过茅楚楚却恍若未曾听到,仍笑道:“这不过是一纸文书罢了,他才不会真把你们当奴来使唤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谢谢的茅姐姐。”伏霜连忙说道,而茅楚楚连忙抓住了伏霜的手,说道:“伏霜妹妹,你放心吧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两女都知道茅楚楚是真情实意,所以倒也很快在她的宽慰下稍微安心下来,但看我脸色从未有丝毫变暖的样子,也对我相当的忌惮,加上之前比赛我一动手就灭了所有的黑兽,确实适合凶残冷酷的表现。
  
      北狐芸很快也走了过来,说道:“差不多该走了。”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而李卓瑞似乎看到我已经脱身此事,连忙过来说道:“夏兄弟,不好了,之前你不是要我注意一位池莉么……刚才在你处理此事的时候,她匆匆办完了事就离开了,我得到通知的时候,你正在忙着这件事呢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我心中一怔,暗道跑得倒是快,这么热闹的事都不看一眼,看来这池莉真是秦曼阑,这是有意避开我呢,毕竟偷了我那么多钱,还靠这笔钱借知道我的真实实力而赚了第一桶金。
  
      “就在一刻钟前……”李卓瑞可惜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道:“算了,追不上了,一刻钟够她改头换面,离开这个地方了。”
  
      秦曼阑是秦家有名的行动派,作风硬朗果断,行事绝对不拖泥带水,这样的性子换到女子身上,是最难对付的,她不会被好奇心驱使,更不为利益而驱动,加上还是军队出身,敢于牺牲更多的利益,所以我现在追她是不可能找到她的,反而会打草惊蛇,只能等下一次她再下注取钱那时再抓了。
  
      回过神来,花美翎已经到了我的跟前,说道:“夏仙家,我们差不多可以继续谈谈生意了吧,此地可不是久留之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我点了点头,这里当然不能久留,除了城主叶敏择,还有仲裁官即墨光如在,加上轩辕家在这场比赛里败得彻底,对我怕是不死不休,只不过现在明面上不动声色而已,都对我非常的不利。
  
      对几位一一拱手后,我就带着茅楚楚、庚秀、伏霜,以及北狐芸、李卓瑞离开这庄园,而一群仙家也都因为事情结束散去。
  
      让茅楚楚和北狐芸带两女返回李家庄子后,我和李卓瑞则又跟着花美翎进入了她的庄子,继续谈及之前没有完好的合作。
  
      我当然就之前的事情对她报之感谢,花美翎却财大气粗,根本不在意这事的样子,可见十万的大票,在她心中还不足以产生多大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夏公子也不用太过感谢老身,这件事,就当做是老身上你这艘大船的票据好了,要不然夏公子恐怕也不会相信老身不是么?”花美翎笑呵呵的看着我,一副洞察人心的样子。
  
      这花美翎倒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,人多叫我‘仙家’,人少叫‘公子’,虽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不过也契合她商贾的做派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船倒也不是很大,花前辈难道不怕船小翻了么?”我笑着试探道,花美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夏公子在老身面前,就不要过多谦虚了,你的秘密,老身可都知道喔,别忘了,老身是做什么生意的。”
  
      就算庄家开盘稳胜,但能开那么大的盘口,显然比赛双方都了解到无以复加,我心下倒吸一口冷气,只不知道她到底知道得多深,就问道:“花前辈到底知道多少?”
  
      “很多,就连原仙者那边,也同样知道不少。”花美翎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看来我的情报,恐怕在这些内行里面也被泄底了,虽然早料到没办法隐瞒太久,可这里毕竟也是化仙者的内陆。
  
      看我犹豫,花美翎笑道:“放心吧,这样的消息渠道,只有老身才有,断然不会让它流传下去,只是希望夏公子不要将我当成外人,大家都能够精诚合作就好,相信一旦我们合作,生意也将会大到夏公子想都想不到的程度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么?那最好如此了。”我笑了笑,当然不会真就当一回事了,不过花美翎确实是做了几百年生意的恐怖商贾,开始将她未来横穿九龙城,连接星河仙域和纵云仙域的商业计划摆了出来,然后又找我要了联络各仙域负责人的方式,剩下的当然是控盘了。
  
      我倒也不担心这女人能怎样,如果想坑我,生意做一次就好,亏不到哪里去,但如果是真能赚钱,那我乘东风而上青天,倒是省下不少的事。
  
      细细谈起了合作的事情后,我渐渐发现这花美翎的不简单,除了这黑市的生意外,她还和叶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叶家又和其他的贵族关系密切,这一网撒下去,无数的游鱼似乎都挣扎沸腾了起来,让我不免吃了一惊。
  
      不过生意毕竟是生意,政治上的东西,我并没有跟她往深入了谈,拟定了初步计划后,大家也就告辞离去了,临行她倒还不忘提醒我留意轩辕家和曾家那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