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八十一章:甲等
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“很好,老子出师至今,你小子是第一个把我衣服毁了的!”云星坠的道袍毁得七七八八,也就是几片破布罩着,虽然曝光没多久身上就蕴育出一层浓雾遮丑,但也难免丢人。
  
  “拔头筹了,实在不好意思,你云星坠这下可出名了。”我也算是明白这小子穿着这道袍什么意思了,估计是自觉剑法神鬼莫测,别家想要在他身上留下一些伤痕都困难,所以用来检验实力的同时,也有装逼的意思。
  
  “要不是我手中没有趁手宝剑,凭你?”云星坠表情有些窝火,一边被我打得乱窜,一边是瞅着一群冲上来准备维持秩序的道三境的城管,等他看到了手中拿着宝剑的,立即就跑向了那边,准备抢把宝剑用作武器。
  
  我心中好笑,这小子该不会觉得抢来的宝剑能够直接使用吧?如果不祭炼一番,再好的宝剑不通灵性,力量受阻无法灌注剑身,同样也很脆皮不经用。
  
  而且,我又怎么可能让他轻松拿到宝剑?
  
  唪!
  
  剑气在他伸手去夺剑的时候狂轰而出,直接拦截了他的夺剑之举,而那道三境的城管反应过来,也心中暗怒,跟着我一起攻击起云星坠来。
  
  云星坠气得够呛,只能是转道狂飞到底下街道,打算怎么着都抢一把无主宝剑什么的,至少先顶住我的神剑攻击才是。
  
  但随着城管越来越多,他根本无从入手,这回是动了真火的样子,怒道:“你小子,真是老子天生煞星,不过这也是你逼我的!”
  
  而这话说罢,忍不住让我皱起眉头,因为这小子身上的腐气猛然爆发而出,显然是先天腐气的气息,看来居然是一位天选者,这确实是出乎我的预料!
  
  能够拥有这样的实力,而且剑法又极其出众,也有可能正是这化仙者中的后天九子之一。
  
  他的腐气爆发后,如同觉醒了什么特别能力,顷刻速度暴涨,力量同样也不再是之前普通的无极境,居然有如妖族某些强大的爆发类身法,能够使自己获得超越以往的力量。
  
  在力量大增后,我的身法居然有些跟不上他,而他也趁机出手,当场就抓住了一位道三境的城管,并且果断截下了对方的宝剑!
  
  这一凝滞间,我也急速赶来,根本没打算让他趁机解锁炼化宝剑,凶猛的剑气直冲他脑门!
  
  云星坠也是狠辣,绝不愧是寒仙门的暗杀者,顷刻把那道三境往我这边一横,让我的剑当场扎入对方的身体!
  
  我根本没打算停手,剑直接洞穿对方,并且连偏移一分都没有,仍然直刺他的脑门!
  
  这剑速之快,即便是稍有凝滞也足够让他吃上一剑的!
  
  铛!
  
  结果一声脆响,我的剑竟和他的剑撞在了一起,发出了震击之声!
  
  我瞬间带着宝剑移动,而这时候的云星坠手持宝剑,手在剑身上一抹,嘴里念起了剑诀:“莫道美酒如白水,巍然回首更多情。”
  
  我根本不打算给他念动剑诀的功夫,猛然大手一伸,身前身后‘嘭’的一声如暴风骤起,**天的剑气顷刻笼罩周围方圆,不打算隐藏实力的缘故很简单,因为这小子绝对不是一般的剑仙!
  
  “住手!”就在这时候,即墨光如顷刻而至,眉间的光剑急闪,估计是马上要爆发寂灭剑气了,而云星坠一听这声音,顿时跟老鼠见了猫,一下子就狂退数里,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当然,眉宇间那悍然不屈,始终没有退减半分。
  
  我也不敢再想这时候发动**天,因为围过来的仙家越来越多,真发动了谁都逃不掉,所以只须臾间,剑气已经快速内敛,恢复了常态。
  
  云星坠‘哎哟’一声,手中的剑就已经从空中掉下,而他也一副无辜的表情,说道:“这谁的剑呀?怎么这么不小心掉我手上了?”
  
  我哑然失笑,看向了那位冲过去抢回宝剑的道三境城管,又看向了云星坠,道:“你夺人宝剑和我斗法,该不会是失忆了吧?这众目睽睽之下,说谎可不好圆。”
  
  “别胡说,我这是捡来的,就算是用了也不过是借用,借你知道不?现在剑可原封不动回到失主手中了,难道你敢含血喷人?”云星坠笑嘻嘻的说道,然后看向了正准备发作的即墨光如,说道:“我说即墨道友,这事情可不关我的事,你也看到了,这小子追着我猛砍,这年头逛街都能逛出事来,真是冤枉之极。”
  
  这云星坠虽然一身修为都可以横着走了,但却是典型的小无赖心态,能占的便宜一样不落下,真应了寒仙门的名头,而且加上一身的行头,确实很是寒酸,但正是这样的存在才和别的仙家区分开来,堪称真正的寒仙。
  
  “呵呵,云星坠,你在此地闹事,我已然了解,自己把剑弄断了反去讹卖家,未免太过,此事和我走一遭,定然不能随你这般胡闹。”即墨光如这次总算没判错,这云星坠确实欠收拾。
  
  然而这话说完的时候,云星坠又已经退后了数里,笑嘻嘻的说道:“有什么好走一趟的?问题已经摆在明面上了,他卖了我不经用的物什,给夏七两那小子随手就打断了,我去和老板讨个说法,却反遭他看不起我穿着打扮嗤笑一番,换谁不揍他一顿?老子又不是什么三流野仙,被点着了脾气也会炸,不说了,我没时间的和你去喝茶,就这样。”
  
  说罢,云星坠已然消失不见,他的速度也是飞快,加上觉醒爆发,如果无心恋战,这里每一个敢保证自己能留下他。
  
  即墨光如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怎么哪儿都能有你的事?真是奇怪了。”
  
  我一脸无奈,说道:“总有这气运,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  
  “哼,想着怎么过审查那关吧,这次可不是跟你说笑的。”即墨光如轻哼一声,随后一甩袖子就飘走了,而不远处,他女儿即墨莹才尾随而至,被自己父亲凝眉看了一眼,也只能是默默跟着飞离了。
  
  我知道这即墨莹对我肯定有怨念,上次我这么折磨她,她正愁找什么机会对我下手呢,我也没时间找她道歉,想想这事我确实有些狠了,估计给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,眼下她变强了,找麻烦当然找上我。
  
  返回了店里,伙计已经收拾干净了,掌柜钱临元连忙出来跟我道谢,意思无非是没有我出手帮忙,此事恐怕他要吃亏,而眼下相信这云星坠也不敢再来闹事了,所以他当然要设宴款待。
  
  我倒也没有拒绝,在他请我们到他郊外庄园后,和一群商贾喝茶就菜的闲聊开来,我也并不客气的问起了参赛另一方的情报。
  
  这次也没有意外,对面的队伍非常的厉害,赢面赔率比我们这边要多了三倍还多,毕竟我们这里临时换了人,这在赌徒们的心中绝对是一大败笔,而且我看了一眼庚秀的资料,里面连她是我买来的姑娘这点都说得清清楚楚,甚至打上了‘丁’等的评价。
  
  甲乙丙丁,到了丁这级别,基本就是送菜的了,我看向了尴尬的庚秀,传音说道:“你别太介意,不知道你的真正实力,这对我们反倒是好事。”
  
  我又翻了翻原先对我旧的评价资料,上面品序里直接打了个大大的‘甲’,而旁边还有一些精彩的注解,不过在后面却被无情的批注了这场比赛不能参赛的描述,看来这群商贾消息非常灵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