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八十三章:死战
“芸儿,你先回去吧,又遇上了这阴魂不散的家伙。”我看向了北狐芸,她也看向了山峰阶梯那扬起斗笠,却一脸笑容的云星坠,蹙眉说道:“要不我去把即墨光如找来吧?这人太讨厌了。”
  
  “事不过三,终有一战,就算这次他不来,我也会亲自去找他,趁着这里偏僻,我也就跟他一战好了。”我笑道,北狐芸看了我一眼,‘哦’了一声,随后说道:“你知道这里偏僻还叫我来,要给别人知晓了,岂不是连我都辨不清了?”
  
  “什么?”我愣了下,一时还没想到那方面,但毕竟也老司机了,只是一滞就想起这小姑娘想什么了,就笑道:“知道偏僻你还敢来?就不怕我趁机吃了你?”
  
  “哼,师父才不会让你得逞!”北狐芸俏皮的给我做了个鬼脸,随后飘了起来,说道:“我不管你了,我要回去,让师父看着你,要是你死了,就让她帮你收尸!”
  
  “小小年纪,不用那么狠吧?”我哭笑不得,看着她笑嘻嘻的飞离这里,倒是觉得她其实真性情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,就是背负的责任太重,反倒压迫了她如今真实的性情,成了个为达目的,不顾一切的人。
  
  北狐芸离开后,这十几里的路,云星坠还是不缓不急的踏步而来,轻快的脚步没有丝毫凝滞,每一步都决然而果断,可见他这人决定的事情,轻易不会改变,而且行事不急不躁,非常的稳。
  
  回过头来看看,这云星坠反倒是和我有相似之处,都是出身清寒,有着一种寒门独有的狡狯。
  
  我并没有继续在亭子那等他,在连绵山峰的走道那背手拾阶而下,表情没有半点的变化。
  
  “苍河里行舟呵,悲风千丈回,仙兵只一人呀,横行落仙台……”云星坠嘴里哼着小曲儿,一步步如行于苍河,而歌声低沉小声,却在山间荡然,语调中有沉沉暮色,却高调纵横,确实仙气十足,有寒仙门的威风。
  
  回想过来,当时和玄剑琴仙一战,那老仙家也有着一脸的脱俗,而歌声如金铁,未曾拔剑,已然刺入人心。
  
  这一战的对手,不弱。
  
  我嘴角泛起了一抹弧线,而云星坠似乎也同样如此,低声吟唱时,歌声又复云间响起:“昨夜忆别君呀,一生如碧云,从此君不归呵,登山感秋色……何为天上豪,千载照此踪……”
  
  我笑了笑,脚步从缓缓变成了疾步,手轻轻一拉,劫天神剑也跟着中手中拉了出来,神剑在云间发出照人的光彩,寒光四射,锐不可当。
  
  云星坠也笑了,脚步加速,和我几乎一模一样,不过歌声却仍未停止,继续又唱:“浩浩山海閒,潺潺波光暖,寄醉于仙壶,唯应道心熟……”
  
  我的脚步继续加快,除了脚尖沾地,几乎已经跟飞在云端似的了,只不过气息仍然内敛,几乎不放分毫!
  
  而云星坠笑意更浓,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气息内敛,这样一来,即墨光如肯定是侦察不到!
  
  那是死战的宣言,也是他所想要的最好结果!
  
  云星坠在得到我的回应后,也健步如飞,而他离开小半天的时间,竟不知道哪里找到了一把宝剑,品序极高,从背后剑盒拉出时,竟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,绝对是一把好剑!
  
  轰!
  
  这几里的距离,我们俩在最后阶段,连须臾间都不需要,互相之间内敛的能量,使得肉体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,所以双方的剑轰在一起,发出了一阵可怕的闷响!
  
  而脚步在最后一步踏出时,把山峰的走道直接塌得裂缝直接开到半山腰,山石也跟着飞滚而下,卷起了滚滚浓烟!
  
  “有趣!”云星坠冷笑一声,随后在和我对撞后退后,立即长剑如鞭,瞬息甩出了一十八剑,每一剑都气势磅礴,就连拍到的石头,都给打成了齑粉!
  
  我身上的脉络通力合作,道体的强度早就强横无比,在对轰中完全不亚于已经是无极境的他,在无限天剑下,周围的石阶梯被击中,全都出现了一窝窝深不见底的空洞!
  
  云星坠越打战意越是高昂,速度也快如流星,他现在的衣服又换了一身,也是道袍,不过却是正儿八经的寒仙门道袍,而那把剑在近看后,终于看到了它的剑铭:无败!
  
  砰砰砰砰!
  
  剑互相交集的次数在我们的急速攻击下,变得越来越多,声势也越来越可怕,但这是必然的结果,无论再怎么内敛,我们相互的实力都强大之极,小小的后山,并非我们战斗的舞台!
  
  “好家伙,偷了叶家叶青萍的无败神剑,我看你战后如何交代!”我冷冷一笑,这把神剑无败,正是叶家叶青萍的,那是用来比赛的神剑,结果给这小子偷来了,要给叶家知道了,非得跟寒仙门闹矛盾不可,不过这样的行事风格,确实够云星坠的!
  
  “若是把你宰了,偷剑的罪名,自然由寒仙门顶上,我只管做事,哪管得着用什么办法?”云星坠嘴里轻松说话,但剑法却快速绝伦,而且凭借觉醒后的恐怖身法,剑快得要赶上我的无限天剑,怕是谁碰上他这样的对手,都不会是好事。
  
  “呵呵,若是你死了,寒仙门不但要背负死了一位高手的结果,还要担上偷剑的罪名。”我冷笑说道,为了赶上他的极限速度,全身上下无一处力量不调动起来,这些年来,这云星坠确实当得上如李破晓般的对手!
  
  轰轰轰!
  
  我们从开始站在山巅小道上,到现在浮云对轰,一连百来剑交错而过,互相之间当然都挂了不少彩,彼此之间对实力的了解也深邃起来,这云星坠的实力确实超群,让我也不禁起了惺惺相惜。
  
  “你知道,我顾不上这许多。”云星坠越打越顺手,似乎真正的实力还没完全释放出来,他的法力雄浑,在和我对轰的时候,很明显跟我几条脉络相加的法力竟不相上下,可见绝对是修炼了什么专门储能的法术,要不然短短一日之间和我连战三场,也不会还底气十足。
  
  “我杀了你爹还是你娘?犯得着这么为寒仙门卖命?”我皱眉问道,却在他的强攻下不禁后退起来。
  
  “呵呵,刚才我不是说了么?你没听到?”云星坠步步紧逼,无极境的力量输出确实恐怖,加上他的先天腐气已经爆出,整个人双目释放着彩光,如同吃了炸药似的变得悍勇无比,竟逼得我也在伺机而动。
  
  不过想要就这样把我击败,那是不可能的,即便擦伤再多,也不过是擦伤,这无败神剑虽然足够坚固和锋利,但不经过本人完美的祭炼,绝难发挥真正的能力,顶多是够他使唤而已。
  
  当然,我的攻势依然凛冽,在没有完全读取他的剑法和实力前,我的杀手锏还没必要全都拿出来,况且,想要灭杀彼此程度的高手,不是区区剑法就能够轻易做到的,因为大家的法力同样雄厚恐怖,防护手段也多种多样,所以唯有剑歌,才是湮灭一切的手段!
  
  云星坠的剑法大气磅礴,剑法的出招仿佛来至刀法,也来自于剑法,能够泼皮的绝不耍横,能够耍横的,让你连反驳的余地都很少,所以几乎算是尽得寒仙门的真传了:潇洒而随性。
  
  这样的人,我本不想把他变成对手,但细细咀嚼他之前的长歌,恐怕这一战,只能是死战了。
  
 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