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八十六章:物主
云星坠知道自己的心脏核心马上要给打成十字,所以这时候的他同样痛苦的抵抗着,希翼我也力量不济,让他死里逃生!所以他不但因用力而使得手臂青筋凸起,额间也在认真中布满了汗水,显得悲愤万分!
  
  “住手!”
  
  然而,就在这随时让云星坠完蛋的瞬间,一声暴喝从云空之中传来,我一听之下心念闪过了‘即墨莹’三字,确实没想到居然会是她来了,而即墨光如却反倒没有自己女儿来的快!
  
  这里离着驿站,其实已经很远了!
  
  但这声音离得还远呢,我要干掉云星坠,她根本来不及救助!
  
  嘭!
  
  然而事实却证明我错了,我的念头,远远没有寂灭剑快,一霎那间,我的手臂当场给斩断,这一剑从我和云星坠对撼之间,这距离有多近可想而知了!
  
  断臂受痛前的瞬间,我左手已经本能捏完了瞬移法术,瞬息就出现在了离着两人都很远的地方!
  
  没有半点恋战,聚仙盆已经从地面飞起,瞬息将断臂和剑都接走,并且快速的朝我飞回来!
  
  “呵呵,趁人之危,这样真的好么?”我冷冷一笑,将断臂和身体合拢,用残余的力量把脉络快速的衔接一起!
  
  即墨莹看向了我,说道:“如果真有那必要,刚才我一剑大可将你杀了!”
  
  云星坠就算逃过一死,可残存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恢复受伤的身体,在那猛地往地面掉落,而即墨莹则快速的将他一把拉住,手按在了他患处,注入了一丝力量!
  
  云星坠的道体得以保存,立即翻手将一枚丹药吞入口中,法力开始徐徐恢复,但这毕竟是应急,想要完全恢复,估计没有月余都很困难。
  
  我双目阴郁的看着即墨莹,之前还说要跟她道个歉,至少能够缓和彼此的关系,结果许多事情耽搁了,才导致了这姑娘还心中一直想报复我,间接酿出了现在的祸事。
  
  云星坠在恢复了伤势之后,并没有和即墨莹道谢,而是以最节省时间的方式,趁机念起了什么咒语,在即墨莹刚要制止的时候,他已经把刚才拿丹药的手一翻,一枚令牌出现在手中,只见光芒闪过,瞬息后,这云星坠已经消失不见了!
  
  这家伙,居然动用了逃跑的灵符,甚至连无败神剑也一样带走了!
  
  即墨莹给对方这一举动弄懵圈了,我冷笑一声,说道:“现在好了吧?他偷走了叶青萍的无败神剑来跟我决战,你倒是机灵,跑来砍断我的手,让贼人逃走了。”
  
  “啊?”即墨莹脸色一凝,然后看向了我,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呵呵,你何不问问你爹?”我看向了远处正带人飞过来的即墨光如,此刻的他正火急火燎,看了一眼周围,问道:“云星坠呢!?”
  
  我表现得一脸郁闷,说道:“让你女儿放跑了。”
  
  “莹儿?”即墨光如看向了即墨莹,脸上带着疑问,即墨莹给自己父亲问得也是愣住了,说道:“他……走了。”
  
  “你!”即墨光如瞬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毕竟我现在法力几乎是清空的状态,而地面到处是战斗产生的坑洼,可见我刚和数次要杀我的云星坠打了一场。
  
  “爹……我……”即墨莹这下觉得自己有口说不清了,而即墨光如对这女儿是打骂不是,顿时说道:“云星坠盗取了宝剑!诱我和叶小友离开元神城找,自己却胆大包天跑了回来刺杀夏七两这小子,结果你放跑了他?”
  
  即墨光如说话间,身边一个模样清秀漂亮的青年一脸郁闷之色,我上下打量了他,发现他衣着同样华丽,腰间还系着和叶家叶敏择一样的腰牌,毫无疑问应该是同样找剑的叶青萍了,这家伙居然能跟上即墨光如的速度,确实很厉害。
  
  “我看他要杀人,所以叫他住手无果,只能是……”即墨莹这下子知道闯了祸,她现在是助纣为虐了。
  
  “你简直……”即墨光如气得半死,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教训女儿的时候,毕竟也算是无心之失,不过他还是皱眉问道:“你在这干什么?杜老呢?怎么只有你一人?”
  
  “我……”即墨莹总不能说跟踪我,所以支吾说不清楚。
  
  “呵呵,没准跟踪我了吧?”我笑道,这让即墨莹瞪着我说不出话来,我其实也间接整理出时间轴了,云星坠那小子偷剑估计有成套计划,而即墨莹没带护卫,恐怕不是专门来找我麻烦的,而是跟踪我更合理一些,北狐芸应该回到了驿站了,导致即墨莹看我没回来,所以悄然来探,却没想到战斗快结束的时候,自己一出手坏了自己爹的抓贼的案子。
  
  “谁跟踪你了?胡说什么?”即墨莹嘴硬说道。
  
  我倒也懒得去跟她争辩,事已至此,只能说云星坠时运太强,毕竟他是真正觉醒的后天九子,我以混元境把他打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,想真正灭了他,只能说很难。
  
  况且就算刚才灭了他的道体,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留下他的虚体,顶多是把他的行囊留下而已。
  
  但这穷鬼能有什么好东西傍身?连把剑都要用偷的,反倒我把剑找回来,还惹一身骚,等同帮了叶家的忙,让叶青萍失而复得宝剑。
  
  叶青萍这下子是脸色青灰,没有找回剑,对胜负是一大影响,而即墨光如也有些尴尬,毕竟是女儿把剑弄丢了,所以想了想,他拿出了自己的宝剑,说道:“对不住了叶少,这次都是老夫管教不力,没教好女儿,让她错把贼人当好人放其离开,这样吧,我手中这把剑要不你先用着,此剑虽然比不上神剑无败,不过想来元神城也找不到第二把这个层次的剑了,在老夫找回神剑无败之前,请叶少先行使用吧。”
  
  “爹!”即墨莹对自己老爹把剑赔上,实在是苦闷之极,不过只是叫了一声‘爹’,显然也不敢吱声说什么了。
  
  而叶青萍长相不但比女孩家要漂亮,性情似乎也挺好说话,拱手客气道:“这……这怎么好意思,仲裁官大人还要操持比赛秩序……这一旦将神剑让给我,再遇上了飞贼,恐怕也是麻烦……”
  
  “叶少说笑了,云星坠想要恢复完好,恐怕也需要一段时间,而且飞贼也没有那么多……呵呵,寒仙门出了云星坠这败类毕竟是偶然之事,我已经去信寒仙门查问此事了,想来不久就有消息回馈,加上暂时我也用不上这把剑,还请叶少一定要领受了,否则老夫心中这关可也难过了……”即墨光如虽然是前辈高人,但现在面对这叶青萍,也只能是低声下气,这让即墨莹也有些难堪起来。
  
  “看到了吧?你砍我一只手,报应这不是来了?”我笑嘻嘻的悄声说道。
  
  “你闭嘴!谁让你没事都和人动手?”即墨莹把气转移到我身上,是觉得都应该怪我来的。
  
  我无奈耸肩,其实这事也怪不得即墨莹,之前我几乎宰了曾子仙,又结实的在她眼前做了恶人,她把我当成坏人一点不奇怪,实际上她心肠正因为不坏,才会这样,否则刚才真狠心下来报仇,趁机一剑把我砍了都不奇怪,这也是我宽容她的原因。
  
  “够了!你不知道错吗?”即墨光如瞪了自己女儿一眼,显然这下子是真的不高兴了,到了他这程度,能留在身边的剑绝非凡品,这割爱的心情,没有谁比物主更心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