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八十八章:纸上
我凝眉看向了老者,这老者鹤发童颜,皮肤苍白,体态却高大,不说贵气逼人,但出身绝对不俗,有着养尊处优多年才有的迫人感。
  
  又看向了另外的几人,除了即墨光如是熟人外,另一道气息也相当熟悉,这人长相也中正平和,传说是新来的副仲裁官,和即墨光如搭档,之前在驿站的时候照过面,感应过气息。
  
  另外两位无极境的存在坐在老者的左右,左边是一位老者,闭着眼睛没有睁开,穿着一身袍服,老神在在;右边一位是中年的女子,眼中藏着一抹倨傲,身材富态,但从轮廓来看,年轻时应该也是位美人。
  
  五位无极境,放到哪儿都是不同寻常的势力了,当然,他们应该都分属其他的家族,因为有种看不见的隔阂在他们五人之间存在,并没有达到心领神会的程度。
  
  “无论夏一天还是夏七两,都不过是个名字而已,不知道前辈有何指教?”我笑着找了张椅子坐下,双目看着方桌对面,离我不过一米二远的老者。
  
  “呵呵,虽然一把年纪,指教还不敢当,老夫九方锦,九方家的老三,今替天审查不公者。”老者平静一笑,双目中的光芒如有实质。
  
  我一咀嚼‘九方’这姓氏,瞬间忍不住吃了一惊,惊骇说道:“四大皇族九方家!?”
  
  老者呵呵一笑,说道:“看来,你作为一个原仙者,也相当的了解我们化仙者的势力分布,虽然我不知道你来此目的,不过,不止是老夫,相信很多家族,可都不想你在化仙者的地盘乱跑吧?”
  
  我倒吸一口冷气,但看他表情里没有杀机,顿时又冷静了下来,说道:“什么原仙者化仙者的,我现在可是化仙者,在化仙者的地盘上跑,难道有什么不对么?况且换句话说,九重天之大,为天地生灵所有,无论原仙者还是化仙者,尽皆有来去自由,却不是化仙者独享,也还轮不到化仙者私设地锁,画地为王。”
  
  除了老者仍然笑吟吟的,另外四位尽皆脸色微变,包括即墨光如也凝眉看向了九方锦。
  
  其实对这腐化丹我还是相当有信心的,除了我本身基于对脉络的敏锐感觉,而觉得自己和化仙者没有区别外,还有身边的几位同伴,以及那位鬼师父都觉得很真实,即便北狐家是知道我原仙者的真实身份。
  
  所以这也是我打算先咬牙将自己划归为化仙者的主因。
  
  “呵呵,你说的确实是这样,我们化仙者,也没有不让你们原仙者进入化仙者区域的明文,毕竟我们打从内心是觉得新仙气应当惠及九重天下的所有仙家,让天下变得大同才对,不过,你却是不同的存在,一边面成为了原仙者一方势力的首领,一边面却是参与了我们的天选者比赛,还试图或者已经尝试控制了好几个仙域,如果我获得的资料没有错,你如今还是一个仙域里的左统领吧?这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你已经插手化仙者的地域,如此的行径,你觉得我们化仙者还应当置之不理么?”九方锦眼神中带着一抹探索,似乎想要从我眼中看出什么来。
  
  即墨光如一脸深沉,他似乎也在进行这脑力风暴,神色从九方锦假设我是真的原仙者开始,就已经很久没有变化了,可见他现在正极力纠正我是化仙者的定式,要把我当成一位原仙者来看待!
  
  这样下去,对我而言非常不妙,如果别人把我当成了原仙者,那不把我感染了能甘心?也不会放心让我在这里活动,破坏原来腐气已经侵入三大势力开始蚕食九重天原始势力的格局。
  
  “九方前辈,这些都不过是建立在我是原仙者的情况下,如果我是化仙者呢?那一切问题应该也都合情合理了吧?我在此安家立业,也解决无数仙家的困境,为了朋友,一同参与到天选者的竞争里面,都是所有化仙者所想要去做的,而且也给好些仙域带来了和平和安稳,促进了经济的发展,难道能够否认么?”我自信一笑。
  
  九方锦嘴角也扬起笑容,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我,好一会才说道:“不错,你确实为我们化仙者做出了许多的贡献,不过,同样也把很多布局打得七零八落,这点也毋庸置疑,老夫既然是来了,自然要问个清楚。”
  
  “那样的布局,不要也罢,旧患不除,何有新生?好比血液陈旧来等同制度老化,我们解决仙域的陈腐的毛病,无疑是注入新鲜血液最为快捷,难道不是么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你说的很好,不过,不可否认的是随着你的到来,我们化仙者前进的脚步变得更加的凝滞不前,就取你所在区域之外的三大势力,以及如今新天之境,都有懈怠的兆头,可是你从中作梗吧?”九方锦把最重要的部分抛了出来。
  
  “那恐怕是九方前辈收到了错误的情报吧?腐气近些年来,甚至走了数十年都未曾前行的距离,相信天下化仙的大同格局,应当不远了。”我平静的说道,这确实是事实,腐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祖龙逛了一圈周遭区域,导致从跨界通道那加快了紧逼的速度,就连新天之境,都开始被乌云盖顶,目下身不由己的紧张准备着。
  
  九方锦看了一眼即墨光如和另一位副仲裁官,两人都相聚点头,似乎也承认了这点。
  
  “很好,不过即便如此,在阳神仙域,你所作所为,可也把好几个家族搅成浑水一片,听说就连寒仙门也罕见有了动向,你该如何证明,是为了我们化仙者好,而不是试图搅乱我们原仙者原来坚若磐石的格局?而让三大势力和新天之境有机可乘?呵呵……话说回来,如果你真是原仙者,又是天之境的首领,那潜入我化仙者之地为了天之境的复国,应该也算理所应当的吧?”九方锦一个问题比一个问题尖锐,一步步从宏观中拨开我的面纱,甚至没有一句提及要探测我的气息,简直就是专门为了揭示我的阴谋而来。
  
  对于这个问题,我当然不打算再被动的去解决,而是笑道:“九方前辈每个问题,确实都是为了整个化仙者阵营着想,不过却从来没有设身处地的从我的角度去考虑问题,其实换一个假设,就算当时在阳神仙域换成了其他家族和势力来,我为了北狐家,做法仍然是一样的,不对么?”
  
  九方锦再次笑了起来,这一次笑声比以往后长,好一会才说道:“就是说,你是坚实站在北狐家的背后,为了他们一家而设身处地的去考虑整个格局的变化,影响着要对北狐家不利的家族,对也不对?”
  
  “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,如果前辈非要这么说,那确实如此。”我并没有藏掖起北狐家,这些都是明面上的棋局了,只能拿出来对赌一把,如果九方家要往死了碾北狐家,就算是天仙转世,都要在襁褓中被捏死,但如果对方有意让北狐家崛起,那一切都好商量。
  
  九方家是四大皇族,大张旗鼓来此,绝非只因为我,而天城那位是想要北狐家完蛋,还是想让北狐家归位?其实应该跟如今政治上变动有关!毕竟我能代表的只是新天之境,化仙者阵营的庞大,已经不是一个势力所能影响的,只要将事情细细解剖一遍,结果已跃然纸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