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八十九章:剑手
“好一个食君禄,忠君事,北狐家的丫头,就是你忠诚的对象吧?”九方锦笑道。
  
  “如果前辈要这么想,那就算是好了。”我陪笑道,九方锦捻须沉凝,扫了一眼周围的四个同道,并没有征求他们的同意,继续说道:“有消息称你是化仙者,又有消息断定你必为原仙者,老夫都不信,只信自己所看到的,所以想要查探一下你的气息,不知道你可愿意让老夫一试呀?”
  
  老狐狸。
  
  我心中不禁骂了一句,拿了那么多事出来,好容易解决了,最后又把剪刀拿了出来,架在了悬顶之剑的绳索上。
  
  “前辈请。”我倒也没有发怵,对方虽然看着实力强大,但难道还能比云星坠觉醒还无赖?查一查就查一查,反正终归走这一条路子,不过我身上多脉络的秘密,可就藏不住了。
  
  看着我伸出手来,九方锦也跟着伸出苍老的手,不过快要触摸到我的手的时候,忽然的沉凝了下,笑道:“呵呵,小友看起来如此的沉稳,老夫又何必以小人之念猜度君子?小友定是化仙者无疑。”
  
  他身边的两位无极境愣了一下,看向了老者,而包括即墨光如和他的副手,也有些意外这结果。
  
  “九方家鼎立于四大皇族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我淡淡一笑。
  
  当面说出拍马屁的话,其实也是我由衷而发,况且他直言自己是君子,我也没说我不是,所以直言不讳没有丝毫唐突。
  
  “哈哈哈……小友这话可不好放在别处说。”九方锦捻须一笑,随后站了起来,看向了两位审查官,说道:“好了,今日到此为止吧。”
  
  两位审查官犹疑了下,还打算要说点什么,但看到九方锦背手而去,连忙跟上了。
  
  两位副审查官虽然是大家族的来历,不过再大也大不过九方家,所以再给两个胆子也不敢再来审我,这确实也是一票而决。
  
  但这九方锦解决了审查的事情,即墨光如却还一脸的懵圈,毕竟到底是有罪还是无罪,总得有个答复不是?好方便他安排下一次比赛,我有没有资格上场,或者有没有什么限制才对。
  
  所以即墨光如很快硬着头皮过去,问起了自己心中的想法。
  
  九方锦抬起头,眯眼凝神了一瞬,说道:“比赛就不比了,何必再让夏小友自降身份?若是北狐家的丫头真有本事,从帝家或者东宫家手中夺取这名头,又有何难?”
  
  “这……”即墨光如有些不敢决策,而九方锦沉眉低头看了他一眼,问了句‘怎么’,让即墨光如连忙拱手应‘是’,可见即便是即墨家的家主,真上升到实权在手的四大皇族那儿,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  
  九方锦很快带着两人离开,应该是去城主府那边了,这位实权存在,当然要住最好的地方,包括元神城的城主,怕都要对他极尽迎逢。
  
  即墨光如看了一眼我,沉眉说道:“运气倒是不错,逢赌必赢。”
  
  “呵呵,即墨前辈太高看我了,运气不错的是北狐家。”我笑道,随后又道:“那我现在审查结束了,是不是可以走了?”
  
  “随你。”即墨光如一甩袖子,很快就飘远了,竟比我跑得还快,我倒也不意外,即墨家快要尝试后果了,十二家族里,曾家和轩辕家,叶家都对他有很大不满,现在这时间段,没准在天城那打即墨家小报告呢,下一场比赛能不能来还是个问题。
  
  不过我倒也很希望即墨家不要完蛋那么快,至少在这盘根错节的势力中,他们家是最超然的存在,不会随便给人下套。
  
  返回了驿站,北狐芸、茅楚楚、庚秀、伏霜都来问我审查的结果,我轻描淡写的将事情过了一遍,然后把北狐芸约到了驿站外,问起了九方家的情况。
  
  “九方家势力庞大,几乎等同三大势力中两个加起来,你说的那位九方锦,则是家中掌权者,虽然比他大哥势力弱一些,但也不可小视,毕竟家族能达到那个程度,就俨然不是一两个兄弟所能够全盘控制的了,整个皇族仅仅一个九方锦掌握的势力范围,说是比你的天之境大,其实都不为过,至于十二大家族,掌握的资源都不小,至少也有天之境的规模吧。”北狐芸详细说道。
  
  我点了点头,和自己心中猜想差不多,毕竟现在化仙者的区域太过巨大了,加上三大势力接连被蚕食许多,地盘变小也正常。
  
  “北狐家,如今的情况如何?”我不禁问道。
  
  北狐芸想了想,说道:“四分五裂,区域被蚕食得差不多了,几大支脉,都给发配各处边域牧边,就算留在中枢的也不过苟活而已,我们这一脉没落的皇族想要复生,除非有真正能够掌权之人出现,而我成为天选者,只是第一步,当然,如果真有机会进入皇权中枢,北狐家振臂一呼,必然响应无数。”
  
  “嗯,这点我相信,权利来去如风,只有站在巅峰的人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,如今九方家要让一条道给北狐家走,我们又何尝不试试借势而起?”我笑道。
  
  北狐芸点头,认真的看着我,说道:“九方家如此,必然是愿意让我借用你天之境的力量崛起,那你愿意助我一臂之力么?”
  
  “你不怕我心怀叵测?”我和她四目相对,可以看得出她强烈想要复位之心。
  
  “不怕,只要你让我北狐家重归皇位,连我都可以是你的。”北狐芸坚定的说道。
  
  “原北狐家所有地盘,便包括这一大片势力凌乱的仙域,几乎和天之境相连,也就是说,你想要夺回北狐家的皇位,这大片区域却并不能从我手中拿回,你肯么?”我笑道。
  
  北狐芸给我这么一问,咬牙说道:“连我都是你的了,你怎么还那么小气呀?”
  
  我笑了笑,说道:“一码事归一码,还是说清楚的好。”
  
  “哼,什么都要,贪得无厌。”北狐芸气得瞪了我一眼,然后直接飘走了。
  
  “明天比赛了,可别气坏了。”我知道她不过是羞涩罢了,也没有再去追她,转道去了一趟即墨莹那边。
  
  然而刚回到驿站另一头,就发现即墨莹被他爹禁足了,关在房间里没能出来。
  
  我本来是想要缓和下大家之间的气氛,别让她出来又惹事,既然她不在,那这事就算了,我只能是返回自己所住区域,和庚秀、茅楚楚她们聊起比赛来。
  
  而到了夜里,一句传音传入我耳朵里,邀请我去后山一聚,我想都没想,听到这声音就飞去了后山。
  
  后山入山口的亭子,老者自斟自饮,看着苍茫的星空,似乎颇觉有意境的样子。
  
  我飘进了亭子,拱手打起了招呼:“不知道九方前辈夜里相邀,可是有重要的事情?”
  
  “来来来,先陪老夫喝点酒。”九方锦平静一笑,却不忙着说事。
  
  “难道前辈有什么好酒,能够让我把今天没说出来的事,又和盘托出?”我开着玩笑说道,心中其实也颇为警觉,毕竟我和他九方家又不熟,他有意帮我难道就是要帮我?没准是欲擒故纵,今天放松我,现在才设计?
  
  “呵呵……若是老夫想要置你于死地,今日知晓你是原仙者,便可一鼓作气,老夫相信就算你能击败寒仙门那把剑,也未必能逃出老夫的手。”九方锦气息延绵,有着雄浑无比的可怕力量藏于其中,让我瞬间能够察觉到他的恐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