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九十章:乌云
    寒仙门的剑和九方家的手,这些都是现在我不敢想象轻松赢了的对手,更别说之前还有即墨光如等四位无极境存在了,他说要拿下我,确实不是虚言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“好吧,不过我怎么又成了原仙者了?”我表现得有些无奈的样子,这老头该不会疯了吧?之前说我不是,现在又断定我是,难道是在测我?
  
      “脉络再杂乱,再能够掩饰你的仙气运转,骗得过别人,却也无法逃出我的游气缠丝,所以你伸手那一瞬,我便清楚一切了,你的核心之处,并未完全的化仙,不是么?”九方锦眯着眼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皱眉不打算承认,结果九方锦森然说道:“不过,老夫也不是不给你机会,若是你们有幸出现在第三场比赛上,希望你已经完全的化仙了,否则,老夫可不保证会出什么事,恐怕到时候也用不着老夫站出来指认你,自有其他皇族的存在找你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我心中倒吸一口冷气,不过很快却坐了下来,拿起了一杯酒,灌入了喉中,说道:“游气缠丝?什么时候的事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伸出手,靠近老夫那一瞬间,就如同现在你靠近我。”九方锦笑呵呵的看着我,不得不说,这句话让我吓了一跳,不过多年来的沉稳涵养,让我表面依旧不动声色,笑道:“想不到这世间,还真有能探测人心的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探查人心?人心如此深邃,是不可能探测得了的。”九方锦意味深长的说道,随后接着笑起来:“游气缠丝,不过是在靠近的时候,呼气和吸气,尽皆被我所获取,从而得到它们微妙的变化,让我判断出对方的实力深浅,气息的强弱,以及归属的细微属性,当然,老夫还能做到让靠近老夫的人在吸收老夫故意散发的一种气息后,从而让其瞬间走火入魔的事情,不知道小友怕不怕?”
  
      我背后寒气差点冒了出来,现在和他坐得太近了,不过即便纳入这样的气息,其实也不会真和他说的那样,对于低阶仙家或许还有效,但对我而言,除非能够控制我所有的先天之气,否则最大的可能是瞬息反被我化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怕得很,所以明人不说暗话,前辈有什么吩咐,还请直说好了,免得我有些什么不懂胡说乱侃的,让你误以为我反抗而置我死地呢。”我笑着又给他和我斟了一杯,然后举杯和他邀饮。
  
      九方锦倒也没有拒绝,饮了一杯后,说道:“你最近所作所为,又怎么会瞒得过我?花美翎便是老夫放在叶家那边的一个暗桩,要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稳坐那边这么多年?而北狐家,当年在四皇之争的势力角逐中落败距今,也有许多年了,差不多该翻一翻旧账了,而你掌控着新天之境的势力,相信也是北狐家考虑进去的缘故,既然他们如此有胆略借原仙者来翻身,老夫又拦着做什么?该给机会,也不会少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北狐家当年确实是四家之首,不过他们想要凌驾于其他皇族,却是最不受其他家族所容忍的,难免成了众矢之的,最后也是意料之中,被以虚有大罪几乎连根拔起,差点杀得连底子都被抹去了,最后举了北狐战这无能的小子为当家,发配牧边才算是了事,但却也一点不冤枉,当然,如今虽然四大皇族里,也保持了北狐家的一个皇位,想来也是上面觉得关键时刻要拿出来的,所以这也是老夫今日之举的用意。”九方锦如同描述一个平淡的故事,口吻中没有半点情感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北狐战牧边竟是为了给北狐家替罪,怪不得了。”我这才明白北狐战竟有那么深的背景,但能力却是平庸,这么多年来,竟还困守于纵云仙域这种边域之地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要不然,拿什么来平息我们三家的怒火?”九方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既然之前都打得七七八八了,为何不干脆就踩死算了?难道不怕又重演一次历史?”我也开玩笑探道。
  
      “重演历史?那又如何?这历史不都是重重复复的么?过往之历为史,鉴之当下,而经历其中,难道就不是重演了?”九方锦叹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是说,现在九方家也在这一循环之中,承受着当年和北狐家一样的境地吧?所以想要让北狐家异军**,间接化解可能到来的危局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很聪明,对外的凝聚一团,而我们太远的中央却是呆的久了,必然难解势力倾轧局面,无论我们愿不愿意,都需要一个平衡。”九方锦笑了起来,手指敲着石台,不知道还考虑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想要我助北狐家站起来,却不怕我反客为主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反客为主怕什么?难道还能越过我们三家?”九方锦自信一笑。
  
      其实我也不过是试探他的底线,要不然做得过分了难免会给盯死,倒不如现在就把豁口先打开,让他有心理准备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,光是靠我,恐怕还不够,前辈总得出点力气吧?”我当然不会什么都不要。
  
      “朝中又人好办事,这就是我给与你的最大方便,九方家会想办法扶持北狐家重归四皇之位,不过,也得北狐家那丫头争气才行,而且,如果只是单靠这北狐家的**,恐怕还不够,想必这也是北狐家如此信任你的缘故吧?”九方锦笑道。
  
      天下大同在即,到时候未必是四皇当道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话我不会说,毕竟还差着一段距离呢,我想了想,说道:“既然有九方家保驾护航,那就好办多了,这是否意味着我在底下做什么,就没有人动肆吃拿卡要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……那就看你能够闹到什么地步了。”九方锦笑着说道,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,显然他是觉得我上道,已经被点化了。
  
      我也笑了起来,拱手说道:“那上面的事,就还请九方前辈压一压,我会尽力将北狐家拱上皇位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乐见其成。”九方锦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三大皇族自己在里面闹得不可开交,现在九方家想要再竖立起北狐家来,想必也是要打个太极,让两家因为忌惮而不打扰九方家发展,从而在两家忽略下成长到对方再难撼动地位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这是非常狡猾的釜底抽薪计策,当然,没有这么大的棋盘,也不会容许北狐家,甚至连我的新天之境进场捣乱。
  
      和九方锦又商议了一些细节,交换了联络的方式,我这才返回驿站,并且和北狐芸回馈了这些事情。
  
      九方家现在势大,当然能傍就傍,而且也方便我们在这片区域中上下其手,**足够大的资源,而只要北狐芸获得天选者的称呼,振臂一挥就是一方势力,方便天之境也跟着入局,反正九方家现在正期待有人在这片地方捣乱,好让另外二皇忙起来呢。
  
      和北狐芸定制好了后续一些计划展望,已经是凌晨了,钱临元那边来了信息,又一次确认了赌注的情况后,即墨光如也过来喊我们前去比赛。
  
      因为我已经不再参赛,所以北狐芸带着茅楚楚、庚秀三个女子一台戏,对阵叶家领衔的三男队伍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庚秀也在前往比赛的时候,提前激活了船坞中停靠着的荒古仙龙,将这巨大几乎如城市一般的仙龙招入了城市的上空,霎时间元神城如乌云盖顶了一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