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五百九十三章:三选
一秒记住【800♂小÷说→网.】,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!
  
  不出多久,我已经来到了入山口的亭子那,即墨光如一脸严肃,正抬头看着天空中的星点,不过他才像是他的性格,不拘言笑。
  
  我落地后,即墨光如似乎在酝酿着什么,等我自己找了地方坐下,他才说道:“我被几家联名弹劾了,这仲裁官的位置,另派了他人……嗯,你之后可要小心一些了。”
  
  我点头说道:“意料之中,总得有人来背这锅,并不是你做得不够好。”
  
  “你也不用怜悯老夫,老夫向来行事便是这样子。”即墨光如淡淡的说道,仍旧背着手微抬头颅,似乎就连我坐在他身后,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可去怀疑或者感到危险的。
  
  毕竟把背后让给对手,实在太过轻敌了。
  
  “即墨前辈,你怕是见我都觉得恶寒吧?怎么今晚忽然想到要见我了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你总算还有点自知之明,不过有令人恶寒的本事,却往往证明他有能力,老夫想要求你一件事情。”即墨光如背着的手握着拳,说到这话的时候,拳头也不由握得瓷实不少。
  
  “请求我这样的人,前辈你确定放心?况且我这还没有答应呢。”我说道。
  
  “如果你答应,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。”即墨光如很果断的回答,他似乎觉得我肯定会以利益为重。
  
  “好处?即墨家可不是商贾世家,又不是世代权臣,只不过是个直言敢谏,宠信为生的铮臣罢了,如果哪天失去了上头宠信,那就意味着完蛋了,不是么?还是说,你即墨家在任上攒下了庞大的家业让我去继承变卖,还是说贪下了偌大产业,手不方便拿,让我代劳呀?”我笑着说道。
  
  “所以说,你这样的人,把每个人的命运和价值几何都拉到对等上,但不是谁都和你小子一样,都是能够以这些东西去定价!”即墨光如气道。
  
  我轻哼一声,讥讽道:“不讲利益不讲价值?那讲什么?你即墨光如原来还有点价值的时候,天天找我麻烦,找别人麻烦,谁敢吭声?都陪着笑脸,但现在成了众矢之的,没有了价值,不得往下来找我?你光棍一条的时候可以不讲价值,但你拖家带口出来混吃的,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你还敢说没价值?”
  
  即墨光如双目圆瞪的转过头看着我,但见我双目灼灼,他终究叹了口气,随后找了我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,神情颇为颓然:“我即墨光如从未想过有朝一日,即墨家让我折腾成这个样子,一着棋输,步步退后,原来的那些见面笑脸相迎的老伙计,居然这个时候对我倒打一耙,呵呵,即墨家难道对他们而言,就那么的令人讨厌么?”
  
  “举人之短上位,必有一日遭人落井下石,这点难道你自己做事之时就没想过?”我说道。
  
  “老夫为即墨家一家之主,自认也知权衡各家利弊,尽量不伤其筋骨!万事皆无过于人情!但他们……”即墨光如咬牙说道。
  
  “呵呵,除此之外呢?北狐家的事怎么说?”我笑道,九方锦和我闲聊的时候,可没少说即墨家在里面扮演的关系,眼下北狐家要给九方家力捧上去,即墨家就是个挨刀子的,这时候谁去触即墨家的霉头?不过利益交换而已。
  
  “北狐家……大家各抒己见,老夫自认凭据义理,无愧于心!”即墨光如看了我一眼,咬了咬牙,显然对于当年北狐家的事情,他即墨光如眼下同样感同身受。
  
  “既然如此,即墨前辈,那就没什么说的了,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实现的目标,失败就要承受失败的结果,即墨家大厦将倾难以避免,前辈想要我做什么,直说就好,不过给与的条件如果不足以让我心动,恐怕阁下就要另谋高人了。”我表情平淡的说道,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而已。
  
  即墨家肯定是没救了,但这样的家族都是上位者需要就拿来用,也没有什么资产,就算抄了家,只要不**,一切都能东山再起。
  
  即墨光如想了想,说道:“我这次回去,想是再难脱身,莹儿耿直,知道此事必然要随我返回天城,所以我想让你拖住她,等她知道老夫的处境后,想来会深思熟虑,不会轻易返回天城了,不过,也难说她会回去救我……哎,到时候,还请你能够帮我继续拦住她,开解她,我相信她会听你一言的。”
  
  “我和她关系并不好。”我诧异的说道。
  
  “唉,不瞒小友,老夫活了这么大把岁月,这孩子最得老夫疼爱,但也把孩子养得心高气傲了些,好在她很有出息,也远比其他孩子拥有一颗正义之心,为了心中正义,可一往无前,浑然忘我,所以老夫也一直将她当成家中至宝来看待,不再生养其他的子嗣,就连不任家主后的下一任家主人选,也已经打算让与其他的兄弟了……所以这趟回去,老夫打算把所有事情挡下,尽可能让即墨家保留下来,故而这孩子也不能回去了,回去又能怎样呢?恐怕其他的兄弟得存时,也不会感念我的任何作为,毕竟也是我一手促成了即墨家如此的境地……”即墨光如喟然长叹。
  
  “连家主之位,都不打算交给她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  
  即墨光如点了点头,无奈一笑道:“不错,这孩子性子执拗,看到多大的邪恶她都可以忍受,但让她去做一件邪恶的事情,却是千万不肯的,所以又怎么能指望她去当家主呢?因而本来我是想撮合她跟曾家的曾子仙成一对璧人,让即墨家即便以后失去了我,莹儿失去了我,曾家也可以引为后援的……”
  
  “这次曾家打算置身事外了?不过这曾子仙是软骨头,我早就料到了。”我从他的口中就知道眼下即墨家的穷途末路,看来曾家并不感怀即墨莹带了鼓仙救人。
  
  “嗯,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,毕竟只有在关键的时候,才能够看穿一个人的品质,不是么?”即墨光如抬起头,随后目光炯炯的看着我,又说道:“老夫年轻时,亦是如你般胆大包天,看到不平之事,便敢只身一人站出斥责,无论身份贵贱,呵呵,然而越是上了年纪,越是顾虑颇多,和你说的一样,随着年纪的增长,无数在老夫生命中有价值的存在压在肩上,想要再往前一步,皆如临渊而立,瞻前顾后……”
  
  “我能够拦住她一时,如何拦住她一世?”我苦笑看着他,其实在这点上,我们见解几乎一致,包括李破晓,以前可置生死度外,可现在身边有周璇,又有小侄子在,他和以前比,却也更加懂得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,轻易不会动不动要死要活的。
  
  “是呀……如何拦住她一世呢?”即墨光如瞟了我一眼,我报之鄙视的眼神,他则轻咳一声,说道:“老夫和莹儿说道,以即墨家如今的状况,择偶可有三选,一选为门当户对,如曾家和其他的十二家族,他们势力庞大,相互之间还能连横相帮,但这只是中选,因为若是超越了对方家族的承担能力,其结果却只会适得其反,而二选为下嫁小家族亦或者散仙,那样可避灾祸,隐世埋名,然而,相对于莹儿的性子和资质,这样的选择实在是下选而已……”
  
  “哦?前辈还考虑了那么多,那什么是上选?”我摇头苦笑,这简直就是个宠溺孩子,为孩子未来担惊受怕的女儿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