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零九章:丧船
    随着我们不断的前行,不远处聚集起来的少正家越来越多,一副把我们当成了罪魁祸首的样子,这让北狐芸凝神传音问了我情况,毕竟眼下这局面,难免吓到了参赛的所有人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连茅楚楚也靠向了我,挽着我的手一副担惊受怕的表情,毕竟少正家眼下跟要债似的跟着,谁都高兴不起来。“这”庚秀看向了一旁陪着的信小筠,而信小筠也有些意外,忙传音和站在自己身前不远的一位无极境的长老,那长老反过来看了我们一眼,随后说道:“请诸位参赛者勿要担忧,有我们寒仙门仙家在,
  
      可保仙家们无虞。”“有劳了。”北狐芸连忙回答,她是此行的队长,当然要代为回答,不过从她得到答案后的表现看,已经是十分出彩了,换成另一个人,怕听到事情始末,至少也会色变当场,所以说,这少女以后是干大事
  
      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那长老不再说话,而是看向了正前方一言不发,而少正家此时此刻至少三十多位道三境已经跟在了身前身后,大有把局面一点就炸的态势。我面无表情,当然没有理会这些家伙,而他们盯上我们的原因并不意外,第一,和皇族关系密切,又和其他十二大家族都有良好的交流基础,所以可以排除内部作案的可能,第二,既然怀疑外人,那和比
  
      赛有关的也就剩下我们了,而且也只有我们有能力干掉少正豪和丑婶的组合,第三,敌对参赛者东宫家的怂恿,现在能借到少正家的力量干掉我们,自然少不了弄出一些莫名证据来。
  
      而综上几点,不怀疑我们还能怀疑谁?面对我们一脸懵圈的不理会他们,少正家当然火气不少,一群青年已经不断大声讨论指指点点,还不断的靠近仙船,一副要抓我们来审问的样子,当然,寒仙门自然不会把他们交出去,所以一路上他们少
  
      正家只不过是闹,却没有实质性的进展。用不了多时,另一艘披上素白,仿佛奔丧的仙船从城中冲上来,上面仍然是少正家的家徽,而船上则是一群哭哭凄凄的女人,有的看起来十岁、十几岁,有的则是中年,甚至上了年纪的也不少,除此之外
  
      ,还有一位削瘦的中年人,一脸严肃,双目中却全都是通红的,仿佛刚从地狱中爬出来似的,这男子怒视着我们,看着随时出手都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而整首大船也直接就朝着我们贴了过来!
  
      “前方停船!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!”为首寒仙门的无极境道长脸色顿时难看起来,很远就已经呵斥着他们,因为他们所乘丧船正面迎着欢迎我们的船舶而来,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!
  
      我仍然脸色淡漠,倒是其他的女子已经给吓到了,如果说有谁还能淡定的,那只剩下即墨莹和北狐芸蹙眉以待了。
  
      那艘丧船根本不打算停下来,继续以很快的速度朝着我们撞过来,让那无极境的道长再也淡定不了,连忙飞向了丧船!
  
      结果少正家的船仿佛视若无睹,没有停下来就罢了,站在船首像冲头位置的中年人,更是一脸愤怒,大喝道:“今日,我要为我儿子讨个公道!撞过去,老夫就要看看,谁杀了老夫的儿子!”“少正家主,还请冷静!你儿子出事,大家都深表难过同情,不过凶手未定,切不可如此的急躁冲动!”那无极境的道长还算很冷静的劝阻,然而,少正义鸣根本就没打算好好说,那艘丧船已经近在眼前,
  
      光是惯性就绝对会撞得两船当场粉碎不可!
  
      我没有再犹豫,看向了其他的女子,说了一句弃船后,也跟着飘了起来,只要两船撞上,立马就找这少正义鸣问责。
  
      而这时候,更多的无极境的仙家已然从城市里升空而起,看着这一幕,全都一副看热闹或者替少正家义愤填膺的样子,这场闹剧,也不知道谁人策划的了,但对参赛者动手,得益者无疑是东宫家那边。
  
      至于东宫家的背后,还站着皇族中的胜屠家,那问题出在哪里,大抵也清楚了。少正家现在的势力,当然没办法和本地的寒仙门或者城主陵阳家相抗衡,不过也算是一股不大不小的势力了,可见这段时间里,少正家正不断往仙域中调集少人马,已经把杀死自己儿子的凶手,定在了这
  
      比赛的仙域。
  
      轰隆!两艘船顿时撞在了一起,并且瞬间两艘撞成了一艘,而本来哭哭凄凄的女人们,似乎早有准备,全都给各自的客卿和家奴救到到外围,这下冲撞除了两艘船报销,其实伤不了谁人,但却代表了少正家的决
  
      心!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但你们杀了我少正家的继承者,我便杀了你们!”少正义鸣怒吼一声,双眼更是如戾气喷出,转瞬更是赤红,少正家本来就是魔道出身,行事能用拳头解决,就绝对不会用脑子来过场,
  
      所以一声令下,所有的少正家魔修全都冲向了我们!
  
      “保护赛者!”那无极境的寒仙门道长急得额头冒汗,她发现站在少正义鸣的身前,自己完全给无视了!只能是呼喊同伴以及晚辈救场的同时,连忙又不断传音起来。少正义鸣为少正家的当家,气势强横自然不是一个道长可比,匹夫怒吼,一群少正家的家奴和家臣全都冲向了我们,大有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干掉全部再说,至于是否是我们杀了少正豪,这些都不重要,
  
      他们少正家,实在太需要一个宣泄口了!
  
      所以无论是谁干的,遇上这事的结果都是一样的!
  
      我吸了一口气,瞬间拔出了长剑,迎着冲向我的第一个混元境,猛然冲向了对方,在对方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,将他的头颅当场摘下!
  
      “没有证据,再无理取闹,也怪不得我了。”我冷冷说道。看到我的面目狰狞,一出手就斩翻了对手,一群少正家家臣全都愕然了下,但更加激发了他们的怒火,没有一个家臣不嚷嚷着就是我杀死了少正豪,仿佛已经找到了证据一般,而少正义鸣本来还和寒仙门
  
      的道长对峙,现在已经朝我这里飞过来,顺带五位无极境的仙家全都奔向了我,这应该是整个少正家最精锐的力量了!我悍然无惧,面对冲过来的敌人,除了打翻他,没有任何可投机取巧的,毕竟谈判是在力量对等之下的,现在少正家觉得,他们就是整个世间中的受害者,他们干什么都是应该的,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有
  
      绝对的实力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除了我这里交战,茅楚楚和北狐芸她们,都各自遭遇了少正家的围攻,伏霜正保护着庚秀,而庚秀想要召唤荒古仙龙,但仙龙在船坞中被固定住了,要挣扎下来还需要时间,局面眼下是瞬息万变,要指望
  
      仙龙下来救援恐怕只是奢望而已。不过即墨莹似乎已把自己融入了团体,拔出了长剑站在了伏霜和庚秀面前,额上的寂灭剑已经爆发光芒,吓得一群有见地的道三境连忙后退,任谁都知道即墨家的寂灭神剑不好对付,一旦释放出来,越阶
  
      杀人是轻而易举!
  
      北狐芸那边已经交战上了,这显然违背了比赛的规则,毕竟原则上是不能对参赛者动手的,不过城主陵阳家的四儿子凌阳白不在,这事就说起来就成笑话了。而且照现在来看,陵阳家没有份也说不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