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一十三章:限时
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。
      第三千六百一十三章:限时
  
      我当然是冷笑相对,准备说点什么反驳古龙俊这胖子,不过在我往前一步的时候,九方烨身后的九方桃却站了出来,朗声说道:“古龙哥哥,这算什么话?不知道杀得未免太多,是怎么个说法?这么多仙家一拥而,全都围攻参赛者,你要是看见了都要吓尿裤子,那时候杀多少能救自己?所以危险的时候做出什么事,都是可以理解的,而照理来说,也只能叫做自卫!至于冒充寒仙门的弟子来寻仇,将尸龙打灭这种事哪能如此算数?那是寒仙门看管之物,没了当然还得找寒仙门来赔,连带责任难道你都能视而不见么?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古龙俊一听,顿时脸色都扳了起来,说道:“不但不用他来担责,还该有寒仙门赔这尸龙?你这小姑娘你叔还淘气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反正我说的没错,跑去杀别人,却技不如人让人杀了,难道不是该死?”九方桃仿佛无惧对方,让古龙俊气得笑起来:“你是九方三叔的孙女吧?连辈份都分不清,还跟老夫讲道理?叫我哥哥,你该叫我叔叔才对吧!”
  
      九方桃给对方‘老夫’这自称呼气得眉毛都翘了起来,顿时张开口要反嗤几句,但九方烨却挥手制止了,和古龙俊说道:“虽然桃儿这么说终究有些失礼,不过也是情急之下想要讨个公道,道理是不错的,古龙兄这么处理,确实有失公允了,也还请三思再讨论此事吧。!”
  
      古龙俊脸色一黑,说道:“九方烨,你说我有失公允?那他杀了那么多人,难道这么了账了?总得付出点什么吧?”
  
      九方烨看到对方居然吼他,顿时也有些光火起来,道:“付出什么?我们在这里,不是为了讨要互相损失的,而是劝阻这件事不要再继续下去,至于要账,之前少正家是要账去的,你觉得死了几百位道三境,还凭什么去要账?”
  
      古龙俊看着露出阴冷笑容的我,不禁眼闪过一抹惧意,他不怕九方烨的身份,自然是他们身份可以平起平坐,还可以忽略掉实力的差距,但要对我,那是刀子快慢的问题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九方兄、古龙兄,你俩说的都有自己的道理,那能不能听我说一句?”一旁笑吟吟的胜屠昊总算是插了一句话,这也让双方都停了下来,而看到自己夺得了发言权,胜屠昊很快说道:“这件事,再不能凭谁强弱而定论事情了,否则赛肯定会受到接下来的事牵连,而作为仲裁官,又是此城城主一方的陵阳家,也多少没有面子,毕竟在这座仙城斗法,他们的损失又是谁人来赔,当然,我们也不能忽略了若是非要报仇不可的各家;我觉得,各家要是真的不服气,寻仇也行,但必须在这里之外的地方斗法,诸位觉得,是不是该怎么算?”
  
      在这群大家族子嗣很远处,站着满脸紧张的枯瘦年人,这时候他总算有机会点头了,毫无疑问,他是城主,陵阳家的子嗣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不错,还是胜屠兄说的话听,要打要杀的,出了城去斗,在这里斗可不行,对了,认清楚这位兄弟呀,别找错人报仇了。”古龙俊哈哈一笑,指着我大笑起来。
  
      我瞬息到了他面前,手已经拿捏住了他指着我的手,啪嗒一下,拧断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指谁呢?”我双目瞪着她,寒光如有实质的冒了出来,吓得这古龙俊惨叫的同时,一群的护卫连忙冲来救援,包括一旁的胜屠昊也冲向了我,但看见我瞬息能够完成折手的举动,都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  
      在我眼,他们的动作少正义鸣都要慢,自然跟不我快若疾风的速度,至于他们的护卫,除非真来了天道境的存在,否则要跟我动手都是送死无疑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我……”古龙俊脸全是冷汗,这下子总算是吓坏他了!
  
      “还请夏道友手下留情!”九方烨连忙制止道,而胜屠昊也倒吸一口冷气,说道:“阁下切勿再伤人,有话好好说,古龙兄乃是古龙家的长子!”
  
      “古龙家?那有怎样?我看他胡说八道半天,全是针对我的,却没有半点皇族该有的风范,我不找他麻烦找谁麻烦?”给我这么一说,古龙俊面色都青了,而其他的家族都纷纷面露害怕,现在我对他们而言,跟恶魔没什么区别,不过我并不介意,冷笑继续看着古龙俊,说道:“其实,我不想杀你,但我却也不介意杀你,看你怎么表现了。”
  
      古龙俊吓得够呛,连忙说道:“你想怎样怎样,我都同意!放开我好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还敢嘴硬?”我用力一扭,顿时折了的都都给扭成了麻花,而接下来放手的瞬间,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,涌出了一抹鲜血。
  
      这让刚打算逃离的古龙俊眼泪都疼得涌了出来,连忙害怕求饶道:“按照你说的,你说什么是什么!”
  
      “哦?你这么打包票,其他家族会买你面子么?似乎你还不够格呀。”我阴冷的问起来,古龙俊挣脱肯定不敢,也知道我要杀他轻而易举,顿时吓哭了出来:“买的,谁都会买我的面子,绝对不会跟你动手的,求求你,别杀我好么!”
  
      “是么?”我的剑往前一推,他大叫着‘是’,俨然是不敢再反抗了,至于别人敢不敢,我当然知道不会因为他这么说有所改变,只不过是让他扫了面子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滚,有多远滚多远。”看到眼下达到目的,我的剑收回的瞬间,直接拍到了他的脖子,将他拍飞到一旁。
  
      这古龙俊虽然剧痛难当,但还是如获大赦的逃向了自己的保镖,可想让他现在复仇,他肯定是不敢的,而且算身边有无极境的高手,他同样也不敢。
  
      眼看古龙俊灰溜溜的逃离,我看向了胜屠昊,说道:“找我寻仇,倒是个好招,那你继续说说,我的仙龙,寒仙门该不该赔?”
  
      胜屠昊毕竟不是古龙俊,他性子沉稳内敛更前者,看到我发飙,他并没有表现出害怕的表情,而是一脸公正的说道:“寻仇乃是性情,相信阁下做出这样的事情,也已经做好了相当的准备吧?至于阁下丢了东西,当然会去索赔,寒仙门把东西弄丢,赔偿也理所应当,但此事却并非该由我来处理,阁下应当去问道长们才对。”
  
      我扫了一眼那叫千山道长的青年,冷笑道:“听说你是新任的执法堂道长,岳千山?”
  
      那叫岳千山的虽然实力强大,但我杀无极境如屠狗,他又怎么会不知道?加现在我连皇族子嗣都不怕,他知道仰仗的声势不在,想要找会场子,必然要找自己的长辈才行,所以故作沉稳的说道:“赔,不过尸龙并非什么寻常的荒兽……能不能让在下先禀报师门,问问该如何处理,再行赔付?毕竟此事也十分的仓促,在下实在不能以一己之力而断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既然说要赔,让你变一头出来,也不现实,不过给你们太多时间,显然也不可能,会影响我赛,算算离着赛,还有七天左右,这样吧,给你们三天时间赔一条差不多的尸龙来,这事我不追究了,要不然,别怪我和你们寒仙门不好说话,你看如何?”我冷笑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