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一十四章:分析
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省不少辛苦钱。
      第三千六百一十四章:分析
  
      “三天?这……”看我居然敢威胁寒仙门,岳千山倒吸一口冷气,但也不敢去反驳我,只能是故作难为,壮着胆子又疑问道:“是不是太短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短?你觉得我拿到了一头差不多的尸龙,不需要炼化么?不需要让它和控尸者相互默契一下,才去参加赛么?”我反问道,这越说我脸色越难看,渐渐的朝着他走去:“怎么?想要换着方法来坑我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不不,阁下说的哪里话,在下绝不敢说话不算数,只不过师门之事,需得各位大长老们来裁定,在下只是执法堂的堂主,对于这类赔付之事,权利实在微乎其微……”这岳千山有着年轻人的狡猾,怪不得能跟刚才的古龙俊走到一起了,那是臭味相投!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你可以说自己的没有权力,也可以说师门之事,得由长老们裁定,不过我也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是你答应了我,要对我负责,如果不赔一条只强不弱的荒兽来,我杀了你,而且不管是谁来保护你都好!”我冷冷的威胁道。!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这……”岳千山脸色大变,但这样的追责无疑对他太有效率了,吓得他面色惨白,心估计从怎么把责任卸掉,到想着怎么弄一条同样的荒兽来给我了。
  
      “痛快点!”我冷喝一声,这岳千山顿时打了个激灵,大声说道:“定然会赔!”
  
      “那还不滚去通知师门现在赔更待何时?三天内我看不到同样的尸龙进城,别怪我无情!”我冷冷说道,这岳千山只能是连忙答应,随后灰溜溜的逃了。
  
      眼前,还剩下一群的家族子弟,以及少正家的残党,看着我连寒仙门都得罪了,全都不敢吱声了,不过这不代表他们没有想法,只是时机还没有到罢了。
  
      我豁出去当了恶人,所有大家族的子嗣都不敢这时候报仇了,他们知道我不会有丝毫的留手,而胜屠昊自然也不想触我霉头,在一旁苦思良策,而九方烨却非常知道借势,拱手看向了所有的家族子嗣,包括寒仙门的弟子和长老,说道:“诸位今日先散去吧,这里是赛所在的仙域,希望大家即便有冤有,都先隐忍一番,要报仇请到外域去报吧。”
  
      一群家族子弟只能是闻言而退,免得在这里也不过是自取其辱,连少正家的残党,也在胜屠昊的一个目光扫过下,开始退场了,毫无疑问,主家保你不亡,那还有的玩,犯不着这个时候拼了老命。
  
      而胜屠昊知道留在这,肯定会给我借机羞辱亦或者威胁,所以也拱手客气说道:“那既然事情暂时解决了,夏道友放心在城休息吧,想必诸位仙家也不敢在此闹事,而在下还有要事,也得返回胜屠家的庄园,若是夏道友有空,可随时大驾光临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真的?那可叨扰了。”我冷笑答应,这让胜屠昊苦笑,只能回应道:“那是应该的,在下也想结交如夏道友那样的强者。”
  
      我轻哼一声,也懒得和他废话,看着他离去后,把目光移向了还剩下来没走的九方烨和九方桃,这对叔侄看着却并没有太过害怕,似乎是得了九方锦的招呼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你们还不走么?”我故作不高兴的问道,九方烨怔了下,微笑想要说什么,结果九方桃先站了起来,说道:“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?我们可都是偏向你的,我爷爷说很看好你,让我们来到这里要跟你好生结交,而且你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我们非但没有因为害怕而站在你对面,还帮你脱罪,怎么你反而这个态度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什么态度了?”我看着只剩下他们两个,连个保镖都没有,倒也有些好这叔侄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小桃,不得无礼。”九方烨连忙制止,随后对我又笑道:“夏道友,正如小桃所说,三叔说过了,让我们和夏道友好好相处,所以我们对你并没有恶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我倒也没有拒他们于千里之外,不过现在人多嘴杂,最后我们的见面变成什么样的剧情,实在很难控制,所以不宜和他们来往太过密切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,那有机会,我们再说吧。”九方烨老成稳重,当然知道我的顾虑,所以很快拉了一把九方桃,但这小姑娘却生气了,嘟囔着嘴碎碎念起来,要不是给拉住,估计又找我理论了。
  
      九方烨和九方桃走后,躲在一群寒仙门后面的信小筠终于在一位道长的带领下出来了,说起了还要安排参赛者住所的话,然后问我们的意见。
  
      我当然不会不识好歹,这件事是我和家族之间的事情,寒仙门确实做得不对,但荒古仙龙也没那么重要,不过是一具空壳而已,真正的灵魂已经去了媳妇手的六道天书那了,只要肯赔,我倒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。
  
      看到我答应要跟着她们去寒仙门安排的庄园,信小筠终于松了口气,连忙跑去问询北狐芸和茅楚楚等参赛者的情况,等知道大家都无碍后,她才小心翼翼的看我脸色带大家前往休息的庄园。
  
      而路,城主当然屁颠屁颠的过来给我们赔不是,还自责自己家族没有看好少正家,让他们引来这次泼天大祸,当然,也亲自给我道了歉,极度的摆低了自己的位置,我虽然知道他们是一丘之貉,但伸手不打笑脸人,责他几句后,让他去仲裁另外的参赛者去,至少这剩下七天里,别在我面前晃悠,这才算是弥平此事不找他麻烦。
  
      这兼职仲裁官的城主连连称谢,很快一溜烟跑了,毕竟谁都不是即墨光如,算是石头挡路,都会想办法往前面撞去。
  
      很快,我们到了参赛者的庄园里,大家整备了下,都聚在了堂大院内,之前的事开始研究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  
      我毫无疑问是最大的麻烦,可现在作为她们的保护神,早不能随意的脱离了,因为我一走,她们的赛事也别打了,肯定没有公平可言,而现在我也出不去,估计光是寻仇的,也开始汇聚这片仙域了,我算是把几乎大半的家族得罪了。
  
      特别还得罪了两家皇族,这跟投名状交得太狠,我还怕九方家不敢接呢!
  
      “这次因为我,闹出了那么大的事情,哎……”庚秀叹了口气,她是最清楚家族势力的,更别说还拉了寒仙门。
  
      “秀儿,不关你的事,他们想要获胜,必须除掉你手的仙龙,少正家又刚好想报仇,这一怂恿,自然当了,一系列事情要怪怪背后策划一切的人吧。”我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  
      庚秀仍旧一副怅然的样子,而北狐芸看向了我,说道:“他们此举失败,必然还会想着更毒辣的办法,至少在我们的实力真的削弱到他们觉得稳胜之前,绝对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而茅楚楚分析道:“那寒仙门很可能不会归还我们同样厉害的荒兽了……算寒仙门想,这些大家族一样会想办法截住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也要小心他们偷袭才行,以后大家切忌别离开夏大哥才好。”伏霜也提醒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但寒仙门未必会赔,家族当然不会善罢甘休,不过这并不是让我们变缩头乌龟的理由,该干什么继续是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然而我的宽慰,并没有让大家放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