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三十三章:问审
“凑够了下一个果实的时候,便是下一次盛会开始之时,所以相信应该不远了,大致是三年到五年之WwΔW.『kge『ge.La”黑牌老者笑道,九方烨点头,随后说道:“这一次相信会引来更多强者,后天九子中部分剑仙参赛
  
  ,恐无悬念。”“正是如此,百年之战,我们寒仙山本来想要推举云星坠云师侄来参赛的,但眼下他自年前离去后,再未见影踪,又在大家族面前闹了个灰头土脸的,连太上掌门都说不理会他了,掌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
  
  好。”黑牌老者苦笑道,随后看向了我这边,似乎在咨询我一些云星坠的情况。
  
  云星坠是寒仙山最优秀的弟子,虽然不是最强者,但无论资质还是实力,都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才,而且现在不过无极境,若是达到天道境,必然是冠绝许多高手,达到萧寒仙的程度。
  
  萧寒仙的强大毋庸置疑,那毕竟是活了千年的老怪物,对于剑的运用更是比现在的我还出色,当然,这也说明进入天道境后,会有对天道境界的领悟。“云星坠盗取了叶家的宝剑,却并非是致使叶家队伍失败的主要原因,但叶家把责任归咎于他也正常,但却并非太过重要吧。”我淡淡一笑,云星坠现在没准正在修养和领悟呢,短时间内可能出现不了,即
  
  便是寒仙山召唤。
  
  “唉,那就最好了,这孩子生性洒脱,却也恣意妄为,希望有了此番教训,能够让他收收性子,以后不要再如此的冲动了。”老者摇头说道。
  
  随着我们的速度越来越快,前面率先飞行的一群世家的头目都出现在了我们眼前,九方烨也开始介绍了起来,我看着这些人,一一记住,毕竟以后有的是机会撞上。
  
  这里面除了即墨家自身难保,陵阳家作为仲裁官而忌讳此事都没来,基本上剩下的十二大家族成员都有代表过来,当然,虽然有代表过来,但重要性肯定是区分开的。
  
  少正家是事主,是找事的主要家族,而接下来是曾家、叶家、轩辕家、东宫家这四家,因为是和少正家捆绑一起的家族,缺不了他们造势,还有新近遇上的归海家、帝家都是凑热闹的,简直是声势巨大。而这些家族归类中,少正家、曾家和叶家是胜屠家所控制的家族,轩辕家、东宫家则是古龙家所控制,而归海家和帝家都是九方家下辖联盟,至于还有余下几家,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并没有来人,但
  
  即便如此,十二大家族那一方势力,都是强大无比的,光是下属的领地,势力,都足以和一个新天之境抗衡,堪称巨无霸一样的存在。九方家强,是强在和六十四家族的大量中型家族维系,主要实力却并非在十二大家族之中,而古龙家和胜屠家才是真正老牌的超级皇族,所以皇族之间的势力斗争非常的厉害,正是因为下辖家族之间也存
  
  在巨大的鸿沟。十二大型家族都有着自己的骄傲,也有着龙盘虎踞般的实力范围,九方家在高速发展下,想要在这些数千年来已经拥有稳固势力群的家族中寻求合作,其实是非常困难的,而这一次即墨家出事,九方家会
  
  倾尽全力力排另外两家皇族众议保下即墨家,正是要对即墨家抛出橄榄枝,也是希望能够获得即墨家的支持。
  
  “夏道友,你可看到前面的那片巨大的山峰群了么?那儿正是我们真仙峰所在。”黑牌老者指着前方的连绵群山,打算了我的思绪。“果然壮观,这些叶子每一片都如此的巨大,是我所见过最大的叶子了,也不知道果实一颗有多大?”我看向了群山,果然那儿有一株枝繁叶茂,巨大得难以想象的大树,正将一座座大山串联起来,而顶上
  
  的叶子,也片片大如遮云,把下方的山脉遮去了大半!“呃?这并非是神树,而是神树身边的伴生藤,因神树的养分而使得它长得枝繁叶茂的,也别小看了这伴生藤作用,这些叶子都是圆凸而起,故而底下汇集力量,使得仙气汇集而让下方的仙家能够聚气,对
  
  晋级时需求力量之时,非常有效。”老者连忙解释起来。
  
  “原来是神树的伴生藤,倒是看走眼了。”我苦笑道,不过神树居然还有伴它生长之物,简直是天生王者,跟一般的树都区别开了,这样的仙地想不成仙都难。
  
  “呵呵,你也别感慨,我刚来的时候也觉得这就是神树,并不只是你。”九方烨笑道。
  
  这种伴生藤当年在古神界我也有一株差不多的,不过后来因为把核心宝石取走给了紫衣,所以后来衰败了,但这颗更加的巨大,简直是连绵不知多少山脉,而叶子也更是大得超乎想像。
  
  随着门中的弟子前来迎接,我们很快就飞入了山顶那片巨大平地,而前方已经是禁飞区,但离着大殿已经不远了。一群仙家走入大殿,这时候殿内已经站满了仙家,其中有更老一个辈份的寒仙门老仙,也有新一辈的黑牌,甚至其他峰的掌峰以及十二属相级别的存在,都来到了这里,所以大殿虽然恢宏巨大,也济济一
  
  堂了。
  
  十二家族和一些重要的领袖站在这里,反倒人数成了最小的一部分,看着底气都没多少了,不过,任谁都明白他们身后代表的势力将会是如何的庞大。
  
  我找了一遍,丑婶却还没有进场,所以只能就把目光放在了仙椅上坐着,一脸凝重的莫寒仙。
  
  这莫寒仙是个中年道人,一身的白色道袍,装饰得非常的奢华,和之前的萧寒仙是明显有区别的,萧寒仙穿着朴素,他却反其道而行,不过这或许是掌门和太上掌门的区别吧。寒仙门的这一任掌门给我的印象有些一般,毕竟为了避开十二家族的直接问责,之前还采取了避开的态度,竟说自己云游去了,而今未曾听见他回来的消息,却看到他开了这么个审讯会议,估计是避开锋
  
  芒后,已经和各峰商议好,统一了口径了。
  
  “诸位仙家来此,寒仙门欢迎之至,不过却是以这样原因而汇聚,也着实让本掌门感到尴尬。”莫寒仙说着客套话,脸上却明显不敢有盛气逼人的态度,可见三个皇族的新继承者都站在这,让他压力不小。“莫掌门,此番寒仙门的丑,应该是知晓我们家孩子到底为谁人说杀,但却选择了避而不谈,如此行径,老夫可就得赖到你们寒仙山上面了,不知道莫掌门是打算保着丑到什么时候?”少正家的首领少正义
  
  夫站出来说道,少正义鸣死后,少正家的精锐势力现在全都往这里赶,一旦互相之间谈崩和寒仙门不惜一战,恐怕就算寒仙门能打赢,但也不会来打这一场战斗,因为亏损太大了。“少正道友何出此言?本掌门也是非常的头痛,丑这孩子平素里还是很老实本分的,问什么也就说什么,但这一次不知道怎么的,竟一句话都不说的回来了,连过程都不愿意说,哎,就连她的师父,卧云峰
  
  的潭师姐,也没办法让她开口,眼下只能对她问罪,当着大家的面,对她公开审讯了。”莫寒仙叹了口气。“呵呵,你们寒仙门自己人都问不出来,公开审讯,恐怕也难出个前因后果,这样吧,要么就将她交与我们少正家,我们少正家自会让她开口,如何?”少正义夫皱眉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