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三十四章:根源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!
  
  “这……”莫寒仙当然不肯交人,要不然自身无法保护弟子的名声可就传出去了,而且他如果肯交人,早就交出去了,何至于现在还闹出个审讯?
  
  “丑不能交给你们!”一个中年道姑站了出来,袖子一挥,脸上全是固执。
  
  “潭师姐,还请放心,丑断言自己没有犯事,我们寒仙门当然也是相信的,不会轻易将她交给谁人。”莫寒仙连忙说道,我看了那中年道姑一眼,就知道这潭师姐说的正是丑的师父了。潭师姐得到掌门肯定,只能是点头后退,不过少正义夫怎么可能轻易就此罢休,冷笑说道:“丑已经入我少正家门,又是三弟少正义庆之妻,也是我的弟妹,我们少正家把她领回去,与你们可以说已无关系
  
  了,所以就算是潭师姐你出来制止,恐怕也不该如此义正凛然吧?”“你!丑既是我的弟子,这辈子我都是她的师父,又怎么会让你们带走她?呵呵,你们不提此事还好,一提起来老身就不得不说说了,莫说她有无过错在先,也暂不讲谁人杀了你们家的少正豪,但她却和我
  
  说了进入你们少正家后,你们所言所行,所作所为的阴鸷,这么将她骗入少正家,对得起你们少正家的家声么?”潭师姐厉声说道。少正义夫脸色顿时阴暗下来,他哪会不了解自己家的三弟和侄子?一堆的阴鸷事有的埋入了地下,但大部分还抛头露面在外呢,不过他能够上位,也是因为少正家现在最需要的是他,所以当然不会让任何人阻止他完成这任务,所以说道:“她嫁与我们家义庆,名正言顺,而且也是心甘情愿,这点天下家族尽知,而风闻而来之事,也能够当真?当年他们两情相悦,为天下家族中的美谈,而义庆仙去后,弟妹
  
  也甘愿为义庆守寡,这便是真情所致,可怎么却到了你口中,成了这样子?”“放屁!也是丑这孩子太过老实,老身之前本就不太同意这门亲事,我们丑出身不好,高攀过去,必然会出大事,要不是这孩子性子拧,老身就算是绑也要绑住她!也不曾会有今日之事!更别说这少正义庆
  
  不好就罢了,他的死,还是你们家少正豪造成的!叔侄之间互相坑害,侄儿还想杀了叔叔娶婶婶,简直是禽兽不如!”潭师姐怒喝道。
  
  虽然没有提及谁杀了少正豪,但却当着把大家的面把此事揭晓,顿时打得所有家族的负责人一个措手不及,就连少正义夫脸上都一变再变。恐怕少正义夫也没想到,自己气势汹汹的来拿人问询凶手,竟会翻出当年各种秘辛,不过他毕竟是现在少正家的正统领袖,所以也跟着怒喝说道:“你胡说什么?!潭离!你可有证据没有?若是没有证据,
  
  便是血口喷人,我少正家已死的两位家人,怎容你构陷?”“呵呵,是不是构陷,相信不止是我知道,你们少正家敢发誓没有这回事?当年重重阴谋,骗一骗丑这孩子便罢了,要骗我们这一辈的老人,轻易么?”潭离冷笑说道,气得少正义夫脸色黑如锅贴,怒道:“
  
  我家三弟,侄儿少正豪,定然便是丑杀的吧?如若不然,自己为何不敢留下领罪对峙?而现在回到了寒仙山,为了避开我们家族的问责,便编造了如此恶毒诋毁我三弟和豪儿之事,简直不可理喻!”
  
  少正义夫的反驳当然是无力的,因为这本身就是真实的,而潭离义正凛然,眼珠子都因为愤怒而急的火红,可见说一句假话都不大可能,两相对峙,高下立见。
  
  不过,少正家就死了少正义鸣、少正豪而已,家族子嗣可不少,只要新家主出现,振臂一呼,家族还会聚拢起来,更别说是家主给人杀了,这更是报死仇的机会!一致对外时的凝聚力,谁轻易抵挡得住?
  
  “少正兄弟,稍安勿躁,此事莫要给对方带了弯路,不要忘了我们来此的目的才是。”一个中年人捻须淡定的站了出来,也让少正义夫如见救兵,我看了一眼,发现是叶家这次的当家叶君飞,这叶家失去了争夺冠军的机会,把这事的责任都推到了即墨家和寒仙山以及我身上了,这次能够面
  
  对我们这些对手,又怎么会不卖力?
  
  所以叶君飞安慰完了少正义夫,就淡淡的看向了潭离,说道:“潭师姐,我听了那么久,也没听到到底是谁杀了少正豪侄儿,莫不是寒仙门知道正是自己的弟子所杀,才故意有所包庇?”
  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潭离咬牙半眯眼睛,这话她肯定不会承认,而且丑也并没有说出来。“呵呵,现在据我听说,杀死少正侄儿的可能有二,一是站在这里,正虎视眈眈我们家族和寒仙门互斗的夏七两夏道友,而二,便是作为少正侄儿护卫的丑了,而前者和后者之间,无论是谁人杀了少正侄儿
  
  ,都应该是互有联系的!相信这也是大家公认的事实了,至于少正家的人品如何,现在应该不是大家应该讨论的,想必各家族之间,应该都有自己一面的看法,更不该人前背后去评论!”叶君飞冷笑说道。
  
  潭离对对方诬陷自己的弟子毫无兴趣,但听到虎视眈眈这词,顿时把目光扫向了我,我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,这叶君飞把矛头指向我,我现在就接茬,反倒让他能多说几句对我不利的话。“这位夏道友如何,那是他的事情,我的弟子,绝对不是杀死少正豪的凶手!”潭离再度否认起来,叶君飞在挑拨我和潭离上讨了个没趣,很快就又说道:“夏七两无论是否是杀了少正豪的凶手,但都是杀了
  
  少正义鸣的凶手,这两点恐怕怎么看,都应该存在联系吧?”
  
  殿内顿时议论纷纷起来,我斩杀少正义鸣,大抵成了灭口之作,之前谋杀了少正豪,就显得有板有眼了,叶家也是够作死的。“你这么一说,我也想起一件事来,这少正义鸣带领少正家精锐,忽然攻打参赛队伍,而参赛队伍重要的伙伴,获胜的关键荒古仙龙又好巧不巧给人冒充寒仙门灭了,这一系列计划,怎么看都应该太巧了吧?就算说没联系,谁又相信?你们一群家族操纵整个比赛,把少正家当成了炮灰利用了进去,现在少正家给弄得半残不残,骑虎难下,你们还一窝推着往死路上走,这样的棋局,下得真是难看呢。”我冷笑
  
  说道,心中却道难道只有你们能挑拨离间?叶君飞脸色都变了,当即看向了少正义夫一眼,而发现对方脸色铁青却不说话,他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,只能把目光看向了东宫家,东宫家是这次比赛的家族,也是冠军候选,如果是操控比赛,那也
  
  是他们才对,所以东宫家不说点什么也不行。
  
  东宫良面色凝重,站出来说道:“什么操纵比赛?灭掉荒古仙龙的明明是寒仙山白雪峰的弟子!与我们何干?”“东宫道友,不知道我们白雪峰是为何要杀灭和我们毫无关系的荒古仙龙?对我们白雪峰又有什么好处?难道杀了仙龙好让我们白赔上一些东西,只为了折腾一个来回?”白素仙脸色有些不好看的站了出来
  
  ,她当然不会承认和自己有关。东宫良给反呛一句,难免有些哑口无言,不过这时候,古龙俊站了出来,说道:“这些事,且一件件解决,我建议先提审丑,此事是一切事情发生的起源,不是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