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四十七章:奔流
李破晓也在才寻思我将要使用什么样的法术,他对我的了解非常深邃,或许正因为他时刻觉得我是搅动风云的核心,觉得只要了解我的动向,一定可以获得纵览世界的方向,所以无论是云天剑势还是幻剑天,他都如数家珍,而且,一直都在不停的寻找对抗的办法!
  
  离开星界而前往化仙者领地,正是为了突破自己的界限,觉醒自己的先天九子力量,这一次他道运依然如此的强大,竟一举成为了天之九子的一员,跻身强者中的强者之列。
  
  只不过有的法术,却未必是努力就一定能够破解!我深吸口一气,身后的幻剑天剑气喷张而出,形如一面面紫金色的翅膀,加上创元法深沉的颜色,让我如九天仙魔,漂浮于空中!
  
  “是云天剑势。”李破晓淡淡的说道,随后大手一挥,浑身的彩光再度兴盛,力量显然又增加了三成,而他也摆开了架势,罕见的两手压剑,酝酿剑势,这是打算和我对轰呢!果然如果不是幻剑天,他决然也想要试试我的力量到底有多强,就好比我的心情一般!
  
  我们两人的呼吸声都和周围的气浪起了共鸣,而奔流不息的气浪也越来越快,并且很快到达了我们觉得最适合放释的时候!
  
  下一瞬,轰的一声,双方潮海一般的攻击,很快对轰在了一起,我的气浪由上而下,以斜角三十度俯冲,如怒海奔腾,一往无前!
  
  “破天剑势!”李破晓也低喝一声,厚重的彩虹力量也轰上了天空,也是三十的角度,只不过却斜上天空,霎时间让能量如万仙冲锋,破空而出,和我的云天剑势形成了对立!
  
  而两种剑法,我以幻剑天借力的同时,辅以无限天剑的能量,不但幻剑天能量消耗巨大,身体的力量也因为创元法的恐怖消耗而剧烈的下降着!当然,力量的奔放,也堪称我所能施展的极限,换做是天道境,我觉得对方也绝对不敢硬撑!
  
  但对手,却是李破晓,即便你不打算和他拼命,也路无可逃的存在,若是稍微敢放水一下,输得只能是他的对手!
  
  和破天剑势对轰的瞬间,我发现彩虹的力量凶猛异常的同时,一股金色的破解之力,正轰然向上,无数和他对冲的创元法力量在撞上它的时候,都恍若无法掩盖住它的威芒,给他一化即散,就仿佛一片重压的天空,给戳破了无数个口子一般,这股力量,确实当得起破天之势!
  
  我的幻剑天剑气是云天剑势主要力量的根源,而李破晓的仙道觉醒力量,则是破天剑势的根基,而那股金色的力量,则跟我黑色的力量成为对比,所以,这破天剑势是出自于云天剑势。
  
  “李破晓,你无不无耻,抄袭到我头上来了!”我忍不住骂了起来,也是为了影响他控剑气的情绪。
  
  结果这不要脸的家伙立即反驳起来:“一天,这不叫抄袭,叫学习你懂么?你敢说你就没学过我?”
  
  “好,话都说这份上了,改天你干脆拜我为师,我教你养鬼道你看怎样!?”我继续骂起来,这家伙说我学过他,这倒也没办法反驳,我剑歌里甚至还有不少乾坤道衍化过来的剑法,不过我怎么说都没抄得那么干脆,怕如今这家伙换个马甲,说是我师弟都行了!
  
  “养鬼道就不学了,师承不允许。”李破晓笑道。
  
  而他在这样的表情下,破天剑势也更是可怕,攻击数次冲破的的拦截,好几次都划过我的脸庞和身边!当然,我的攻击也时刻威慑着他,让他觉醒的力量消减得同样快速。
  
  毕竟从视觉上来看,创元法就远比他的攻击刚猛许多倍,他虹色的觉醒能量虽然胜过了我的幻剑天,但金色就差了不少意思,给我的创元法打得全都偏移了方向,化解之力尽数用在了不痛不痒的周边!即便是真的攻破了我的护身罡罩,面对我创元法后坚固到极致的身体,一般的剑气撞上都得反弹!
  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李破晓仙道觉醒时不断加身的力量自然就断掉了,当然,他的攻击却也消耗掉了我不少的法力!
  
  而接下来,我们则必须要用更加强劲的力量,才能破开对方的防御,否则李破晓随着时间的推移,仙道觉醒的力量仍旧还要加强!
  
  李破晓在这一剑对轰中,和我的消耗几乎等同,不过我消耗的是幻剑天,而他消耗掉的是仙道觉醒,在剑势褪去之时,我没有半点犹豫,剑歌在对轰中唱出,幻剑天也随之形成!
  
  “天机万道如布裘,孤寂延绵至深求,几度堪折终不厌,天仙客剑亦同流!天一道!天剑合一!”我再度引剑,剑光瞬息带动起了幻剑天的剑境,下一刻,周边区域的剑境全都凝剑而来!
  
  砰砰砰!
  
  剑气一霎卷到了我身上,立即形成了一片片剑身铠甲,就连头上和脚下,背部,皆有一把把锋利利剑穿刺而出,紫金色的神光也把我包容了进去!
  
  而创元神剑在天剑合一的加持下,也暴涨三尺,剑光劈过时,连空间都发出了尖厉的啸声!天剑合一衍化至玄机炮,无论防御能力、反击能力,都已经登峰造极,是能够完美融合幻剑天威力的剑法!
  
  李破晓在剑光围拢的我靠近下,浑身上下顿时遭遇了猛烈的穿刺,法力骤然急降下来,加上创元神剑的攻击,他手中的乾坤道剑也屡次暗淡,这把宝剑并非真正的金铁,是李破晓的道力所凝,所以暗淡一次,等同真正的宝剑断掉一次,只不过承受这猛烈断剑之击的是他本身而已!所以本来强大的觉醒仙力,也给我打得溃散后又再次凝聚,就连破晓金身都完全启动了数次!
  
  李破晓脸色难看之极,这毕竟是单方面的轰击,他的破天剑势在这时候也已经用老了,根本做不到像样的反击,所以在我强大的碾压能力下,他只能龟缩在自己的破晓金身中,一旦法力告罄,立即就是肉身受剑,到时候就是他的脉络再雄浑厚实,也会给我的创元神剑一剑劈开!
  
  “单独面对你的剑歌,仍让人有种游走生死之感。”李破晓双目半眯下来,他身上已经到处是溅血的创伤,不过仍然在顽强的弥合,而仙道觉醒的力量,让他的伤口呈现出诡异的虹色!恢复能力简直惊人!
  
  而我这时候,同样看清了破晓金身,这金身的防御力惊人,在配合了觉醒后让他几乎犹如不死,竟硬撼我的剑歌而不灭!若是换了常人,早就死几次了,毕竟不止我道体创元,连剑也是剑脉创元的状态!换言之要换成云星坠,也不过一剑即灭罢了!
  
  正是因此,才让我感觉到了李破晓现在的强横,怪不得萧寒仙也不敢妄称和李破晓的关系了,这绝非是师徒,只能把两人都摆在同等的位置!
  
  “剑入绝顶万境枯,寒露盛极群色苍,云深一片夜圆月,照见银河水气凉!天一道!极剑银河!”剑歌未到尽头,第二道剑歌再起,使得天剑合一的剑铠未去,新的剑歌又再度释放!
  
  我背后的剑境再度铺天盖地,把天空一瞬间染成了紫黑色,而一轮银色的圆月也出现在头顶,在我引动无限天剑之时轰然而下,形成万剑奔流齐发,银河坠落乾坤之势!
  
  “仙道觉醒!破晓金身!”李破晓怒喝一声,仙道之力回溯,而破晓金身紧跟着让他披上了光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