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一章:平庸
少女静静的看着我,双目中不带些许的感情,而她看起来,约摸十六七岁,正是女子一生中最完美的状态,无论是年龄,无论是样貌,身体的素质及头脑。
  
  我看向了手中突起的脉络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深吸一口气后再睁开眼,手上脉络的青筋已经消失不见了,包括额上紧绷的面皮,以及身体上的灼热感,毕竟是冥想的状态,此时即便不需要创元法,也并不影响我的发挥。
  
  她手中的剑很漂亮,碧青如玉,纤薄如翼一般,而剑身上缓缓的符文随着流风晃动,那种感觉让这把剑平添了许多的玄奇,上面的名字取得十分应景:怒春不语。
  
  我拿起了劫天神剑,剑身已经恢复了微带黑色的透明,带着强烈的锐意,这把剑随我征战多年,历尽无数仙家的鲜血,可谓绝杀之剑,剑身无铭文,正名劫天,别名猴子。
  
  “怒春不语!青锋神道!逢剑无期!”少女低声的唱喝起了歌诀,脚踏虚空如实地,下接来,落叶纷纷,周围剑境形成了一片晚秋天,而她的怒春不语继续运剑如飞,引动的剑境一脉接着一脉,简直是快如飞花,让人目不暇给!
  
  我尝试调整着呼气,心中已经了然她的意思,这是要斗剑歌,以剑歌来决出胜负呢!
  
  而‘怒春不语’是报剑铭,‘青锋神道’是剑歌的流派,至于‘逢剑无期’则是剑歌名,我曾经查阅过不少的古籍,用这样的剑歌唱法的仙家也并非没有,只不过比较远古,属于古流派,而且还是非常遥远的流派,怕这么多年过去,这门派早就消失入历史了!
  
  但不能因为这门派没有了就能去鄙视其剑道不行,恰有能可这类超级流派剑法复杂,很难找到传承者,故而湮灭于天地之间,正因此显得珍贵!加上往往斗剑,不过三四剑歌就能分出胜负,毕竟影响剑歌的,一是法力,毕竟一道剑歌最佳标准就是三分之一,三道就要消耗到仙家危险线,所以以三道为好,过多就需要以精血来驱动了。
  
  况且修为到了一定境界,使用剑歌所需要的精神力也非常恐怖,因为凝聚剑境时所控制的细节,在精妙处远超想象,一场战斗下来,很快就要筋疲力竭,这九天剑碑的剑灵即便藏剑法流派十数之多,会选择这青锋神道的剑法,想可而知其恐怖!
  
  眼下这剑灵踏出一步,剑境形成一步,速度极快,丝毫不比李古仙慢半分,我也没有半点犹豫,立即踏出剑步,跟着吟唱剑歌:“云中十二歌奏弹,俯览苍生如践行!”
  
  “鬓长又逢秋晚后,一生几度改剑时……”与此同时,她的剑歌也与我同步而出!这剑歌一出,顿时剑法再度骤变,引动的落叶缤纷而下,很快全都飘了起来,在她骤然变化的剑法下显现出了另一种决意,而这样的变化,其实细细品味,已然有数次,可见这剑灵把这剑歌原创者的剑法复制得完美无瑕,因为这里面融入的情感,绝对不是一般剑法家能够施展而出的!
  
  鬓长又逢晚秋,一生数度精进剑法,这剑仙在独自度过流年时的萧瑟剑境,仿佛自然而然闯入人心!
  
  “七步重现旧繁华,三回九曲十万仙!天一道!十万仙影!”我踏步而出,猛然间天地立即变色,将对方的剑境融入了其中,而无数的仙影,瞬息出现先云端!
  
  七步现繁华,十万仙影随着是剑歌缓缓降落,一个个杀气腾腾,一个个皆锐如剑气!
  
  十万之数略显夸张,不过这漫天神仙,至少也得上万,里外三层不但,上下也围的严实,接下来,一个个仙家迅速往那剑灵冲去,让我心中顿生豪气!
  
  刚才剑法上输你太多,打到了最后还不得不靠刀刀血拼来互相消耗,但这一次是剑歌,对于剑歌我十分拿手,可说就算李古仙在这,于剑歌一道也未必胜过我,而因为双重掷咒的缘故,漫天遍地的仙家就足以证明这剑歌的强大!
  
  而看着密密麻麻由剑光幻化的仙影俯冲而下,很快要把这剑灵轰得渣都不剩,我心中当然无比的兴奋!
  
  可这时候,剑灵非但没有半点的震惊悸动,还忽然的露出了笑容,并且疾步高歌,在剑境覆盖住我后,她忽然微微一笑,随后长剑一提,轰然置入了地面!
  
  我心中顿时有了不妙的感觉,而她最后一句剑歌,也代替了剑歌名,直接启动了所有的剑境:“只怜久隐剑门下,不逢君来独咏诗!”
  
  剑灵笑罢,我本能的立即往外急退,毕竟前有剑影,我何必以身犯险?可让我退都来不及的是,猛然间轰隆一声巨响,以她为中心,剑境忽然互相冲突,随后发出了滋滋的吞噬声后,猛然间形成了一个圆筒形的光柱,随后能量冲天而起,爆炸把所有一切都覆盖了进去!包括十万仙影,包括一切的剑境!甚至连我都逃之几乎不及,身上好些地方直接承受了爆炸!
  
  站在她的对立面,看着爆炸瞬间溶解一切,我骇然的看着她,脸上陡然变色了,她数次改剑法,数次将这堆叠的剑境一层层的加上去,一切都是为了让剑境爆炸而做准备!
  
  这样的夸张的剑法,闻所未闻!
  
  剑境篡改,会引发互噬,一般情况下都会互相冲突消弭,使得剑境威力大降,通常剑仙们将这样的剑歌定义为失败品,但显然刚才那一招的威力恐怖绝伦,要不是我逃得快就给湮灭进去了!可见创造这剑歌的剑仙是反其道而行,将这剑歌直接一层层的延迟引爆,而随着一次次的篡改和叠加,剑境覆盖了所有一切后,最终会把自身为中心的一切都活活炸死!
  
  这青峰神道果然恐怖!
  
  “十万仙影,此技过于平庸,入不得殿堂。”剑灵平静的说道。
  
  给这么一说,我自然是有些郁闷,因为这剑法也算是我所有剑歌中的上选了,一路也是过关斩将,可在她眼里,居然是不入流?
  
  也不管我心情如何,剑灵很快手袖一挥,碧绿色的怒春不语很快颜色一换,一把紫色的长剑,骤然出现在她手中!
  
  那把剑剑身颇厚,呈现一汪紫色,但剑刃处却只有剑的轮廓,看起来也并不锋利,只是爆发出的能量着实惊人,仿佛一把高科技的激光剑,这样的剑力量充盈,通常能够从剑上看出主人的法力状态,而现在这剑灵的情况还非常的完美,几乎没有受伤的痕迹!
  
  她控剑后,这把剑剑啸声庞大,竟发出了呜呜的号角之声,如同震耳欲聋的螺号,粗犷无比,而剑背上落款剑铭为:紫背天夔!
  
  这把剑让我再度倒吸冷气,刚才的那把怒春不语已经非常的霸道了,丝毫不亚于我见过的神剑,现在这把同样也是一把厉害的神剑,看来,这剑灵不但复制了剑歌所有者的剑法,连对方的剑都复制了过来,并在我脑中所冥想之处再现它们!
  
  能够登上九天剑碑的仙家哪个不是某个时代的佼佼者?他们追求剑法极致的同时,也在追求剑的极致,毕竟这不是一个飞花沾叶就能杀仙的时代,对付仙道唯有用强大的杀器!所以这些顶尖剑仙拥有的剑,也将是无比强大的!
  
  转念一想,如果我真有一技给剑碑记录下来,到时候我的创元神剑一出,又将是什么样的光景?后世的剑仙,是否需要花费心思去破解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