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二章:知剑
“梦里姿剑歌随意,镜中长笑何人知!”剑灵手中的紫背天夔往地上一磕,瞬间已经冲上了高出,直至这力道的终点时,她才渐渐的随体重飘落而下。
  
  这时候的她已经闭上了双目,并且伸出了手,而在下落的过程中,随着长歌和剑影,如漂亮的紫色凤凰,正翱翔于天地之中。
  
  我能够看到她嘴角的笑意,这一剑也仍然如刚才一样的犀利,只是笑容已大不相同,凌冽中带着如雪冷酷,想来创造此剑的剑仙是位魔道!
  
  不敢再有携带,我立即迈开了剑步,双手握剑,剑指长空,凝聚着无穷剑意:“云中仙路似无穷,迢迢递递入玲珑!”
  
  轰隆!
  
  剑光冲天,气浪迅速从周围往我的剑上汇聚,而随着我长剑轰入大地,一声炸响,佛仿震动了寰宇,在这宁静的空间里,显得格外的震骇!
  
  而剑灵的剑气同样肆虐,周围也早就不知不觉凝聚了剑境,只不过相对我的爆发性剑意,她凄美中带着一抹萧杀,相互之间就成了矛盾点,一旦碰撞上,那必然是狭路相逢!
  
  剑灵睁开了眼睛,轻轻一笑,可那双妙目,却没有看向我,仿佛看向的是远方!我心头顿时一紧,回过头,却发现她的对面,又多了另一个剑灵,如同照着镜子一般,让我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!
  
  还真是梦里恣意剑歌,镜中长笑自己知,这是一套封锁式的剑歌,然果是让人惊悚,而一旦发动,是包围型的进攻,和我的仙路咫尺全然不同,但明显是克制我许多,因为我咫尺一剑,不知道点杀哪一个!
  
  哪个剑灵才是真的?
  
  笑罢,那剑灵长剑轻易一挥,将自己剩下的剑歌完全唱了出来:“身外浮名多连累,剩得一剑只留君!不言仙道!一剑留君!”
  
  嗡嗡嗡!
  
  她剑歌的声音唱起时,那紫背天夔同样爆发恐怖的剑啸声,使得我心中顿时凝重,因为不止是剑歌连剑啸都是从我前后冲来,所以我也有些疑惑了。
  
  和对手对决,最害怕就是碰上难以读懂的对手,更何况这剑灵完美的复制了一位超级剑仙的剑招,这些招数,每一招都足够让对手顷刻覆灭,足见恐怖!
  
  那两位剑灵身影甩一,瞬息就挥剑以我为中心疾飞,而剑境因为伴随她们的移动,形成了强烈的龙卷风,不断的将整个天地搅动起来!而这速度快如疾风,更是难以判断两个剑灵的真假!
  
  剑气很快把我在外收回后残余的剑气剿灭,而且不断的朝我冲过来,因为骤急,所以根据我的预判,恐怕要不了多久,我立马要给这龙卷风围杀当场!而分析这剑歌,其实龙卷还不算是真正的杀手锏,这必杀一击,恐怕藏在真正的剑灵身上,因为现在她们的紫背天夔身上都聚集了无限剑意,这是想要一剑留下我的首级呢!
  
  “看旧行新别去小,天涯咫尺见岁同!天一道!仙路咫尺!”我大喝一声,随后高举的长剑,瞬间刺入了大地,接下来,方才我汇集自身的全部力量再度轰出四道,这四道剑气追着两个剑灵急转,显然是针对两个真假剑灵而产生的变招,这也正是我的灵活之处!
  
  剑入空间,周围顿时剑气纵横,以四个角轰然冲出,快速定位对手,并且一下炸裂升空,使得四条剑芒直接轰击两位剑灵!
  
  而龙卷同时也快速挤压过来,虽然没有直接中剑,但我浑身上下的护罩却霎那给搅得乱颤,这就是剑境的压力!而一旦击中我,自然后果不堪设想!
  
  轰隆!
  
  没有太多的悬念,双方剑招对轰,如果彼此剑路相撞,结果就是硬撼,而后残余突破防御的剑气剑境就会剿杀道体!所以我很快承受了密集的剑气旋转攻击,身上一道道的裂痕狰狞的出现在眼前!
  
  同样的,我分出的四条追踪剑气是凝聚所有剑境力量后,直接追索对手而去,就算只中两道,威力也足以灭杀任何同阶敌人,所以剑灵的龙卷难以全部承受,也给直面击中,假的那个给一道剑气打中就灭了,而真的那个躲开了一道,却给另一道追击轰中,整个人都飞了出去,不过我看她立即站了起来,脸色顿时难看起来。
  
  这是她错开了主要伤害,承受了其中一些攻击的结果!
  
  看来我的剑法冲击力还不够,如果刚才是四道追索真身,那这一刻她早就该毙命了。
  
  剑境互撞互噬,很快再次消失不见,我身上的血痕不少,密密麻麻,不过这并不疼,只是会让我的精神受损而已,相对于我,她左臂全都是血,比我还要骇人,但别看这样,大家受的都是轻伤而已。
  
  “如何?这下算是打平了吧?”我傲然一笑。
  
  结果剑灵摇了摇头,说道:“第一招,我以上品剑歌试你,你却以下品对之,连击中我都未曾,第二招,我以下品剑招试你,你却仍以下品剑法应对,竟只打了平手,仙路咫尺,此技仍过于平庸,难入殿堂。”
  
  “什么?还是平庸?”我脸都绿了,而且关键是她第一招过后觉得我弱,居然第二招用了下品剑法,我却只和她打了个平手!
  
  那太过伤我自尊心了。
  
  “平庸,难入殿堂,但这一剑已有变数,下一剑,我则不会再用下品剑法,可若是你再那般无趣,将会被我击溃。”剑灵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  
  给这么一提醒,我想起了她是迷魂了我,潜入了我的冥思中,所以连忙问道:“我输了会怎样?”
  
  “我会尽量不让你魂思破灭。”剑灵淡淡的说道。
  
  “啊?”我怔了下,随后脸色沉了下来,因为我身上刚才的创伤竟没有恢复的迹象,这是魂体创伤,所以忍不住皱眉说道:“比个剑而已,用不用那么狠呀?”
  
  “置死地,方知剑。”剑灵说着,平伸出剑,随后手展开,那把紫背天夔顿时落地消失不见,而一把白玉色的剑很快出现在她手中,这把剑同样灵性十足,但比前面两把更加的内敛,看不出能量到底充沛与否,只能看到剑铭上写着:战清风!
  
  我腹诽她歹毒的同时,也暗道这把剑果然名字取得够血性的,但偏偏剑意内敛,这反常即妖的道理我是知道的,同样不能小窥。
  
  “能会我两剑,你的资质已非凡俗,但第三剑却是关要,许多的剑者皆落败于此,你小心了。”剑灵冷冷说着,却退后了一步,但这一步,剑气竟在原来她留下脚印的地方,沸腾如火!
  
  剑歌未唱,战火就仿佛烧了过来,这一剑我当然不能再轻敌,立即凝聚剑意,同样也后退了一步!
  
  “迎得三回会剑期,如持宝镜照相衣,惭不早与君知己,应恨相见梦遇迟!灵玉剑道!三!战!清!风!”剑灵的眉目一挑,随后浑身战意顿时沸腾起来,和刚才的两剑全都截然不同,这一剑的明显之处,在于‘战’!
  
  而这剑歌听起来,仿佛不是灵玉剑道的剑歌,更像是和灵玉剑道连战三次而悟出,所以我想了想,决定这一次开始就随性发挥,把以往在心中兜转而未曾使用的强大剑法,趁着这个机会施展而出!
  
  “新雨暮暮剑纷纷,情缘多少再遇卿,此去云山无归路,深秋孤月不忍离!天一道!心剑别卿!”我长剑一挥,瞬息对方刚刚形成的剑境就随着我的剑尖晃动起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