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三章:踏血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!
  
  她的战意如火如荼,挥剑之时,卷起的火势如劫掠天地,将我冥思之处全都焚烧了起来,我置于烈火之中,脸色不由阴寒起来,这样破坏我的冥思,我就算精神不死,也会受伤不轻,想到这点,我不觉眼前这红粉骷髅也过于歹毒了些!
  
  所以挥动劫天神剑,瞬息将一大片剑境也借着对方的战意点燃了起来,周围很快形成一大片暮雨纷纷之地,虽然大火倾盆,不过雨水也不断的浇灭着串起的火苗!
  
  两剑的意图是一样的,都是破坏和引动对方的剑境,这确实有异曲同工之妙!但也正因为这样,双方则更要看谁的剑歌更强,具有强大破坏力!
  
  我和她在急退之后,互相之间引动剑法对轰,我的风雨无阻,她的火借风势,都把周围能量卷动得大乱,而她点火,我救火,意味着水火不容!
  
  黑色的水到处劈打着她的护罩,同样的,我也在承受她恐怖的火攻,三战清风搅动的剑境持续增大,剑法的引导无疑是最主为要的,不一会,把我一步步逼入死角之中!
  
  面对控火泼天的剑灵,我自然不能坐以待毙,同样也学着她精进自己的剑法,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中,仿佛一秒钟如永夜定格,帧帧慢放,而蹒跚学步的我双目已是开尽天眼,将每一个酣畅淋漓的动作捕捉住,几乎同样施展出来!
  
  砰砰砰!冰寒蚀骨的力量在我的控制下,逐渐浸淫于黑暗之中,能量的极限使用让剑境得到了再一次的加强,使得她神色渐渐凝重起来!
  
  随着双方再次吹响强攻的号角,我们都忍受彼此的攻击,也在不断的朝着对方移动,而接下来,双方的冲击也再次开始了,决死剑一也很快来临!
  
  轰!轰轰轰!
  
  大火泼天,随着我的激进烧得护身罡罩颤动不已,剑灵同样不好受,一轮轮的冰霜急冻下,把她也打得前进困难,虽然没有法力限制,但只要护罩承受不住攻击破掉,身体也将暴露在恐怖的攻击下,结果同样是魂体受伤的下场!
  
  我的护身罡罩率先破裂,一声震爆,火焰剑气顿时烧得我呲牙咧嘴,可与此同时,火烧之痛也激发了我的怒火,让我成了面对死亡的雄狮!剑法在此时变得也更加的冷冽和畅快,甚至嘴角不自觉冒出了冷笑,将它再度推到极致!
  
  剑灵毕竟只有承受和见识过能才够获得自身升华增强,而人则不同,在逼入死亡的时候,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潜力,很可能将生死的天平颠覆过来!
  
  砰砰砰砰!在我的猛烈进攻下,剑灵被逼得急退无停,双方交错的剑光也密集如麻,但强大的压力,在让剑灵透不过气来,不断中间的她护罩同样破碎了,急冻和猛攻让她动作变得迟缓,冰封也在刺激着她的伤口!
  
  剑灵双目一下子变得赤红,随后手中战清风一挥,轰的一下,无数的火箭从周边全都汇聚向我!
  
  “看来,你这是真把这里当成自己的窝了!”我怒吼起来,无数的冰墙在我挥动的长剑下形成,把周围的空间瞬间冻结,拦截了大部分火势的时候,也在朝着对方侵入,而这时候,剑灵因为不断承受雨点冻结,一轮孤月仿佛也在我的冰墙冲击下交错形成,在有意识的强攻下,我的剑境进入了收尾的阶段!
  
  轰隆!
  
  冰墙交错形成的孤月在我数度有意变招堆叠,爆炸了,这一招,学之与青锋神道的逢剑无期,只不过它成了我剑法中的收尾!
  
  引爆声很快响起,瞬息就把那剑灵炸得浑身是伤,整个抛了出去!
  
  而我也因为爆炸产生的气浪给震飞,同样急退而去,不过因为对爆炸点的掌握,我受到的攻击不过是被炸得两眼直冒火星,手脚焦黑了一大片而且,相对那剑灵,也算是可接受的范围内了!
  
  剑灵从黑暗的地面缓缓站起来,把手臂的冰霜拍去,道:“心剑别卿,取巧之剑,入不得殿堂。”
  
  我冷冷一笑,抬起头时,看着因为刚才剑歌收尾引爆而起的漫天飞雪,长剑缓缓抬起,而这时候,风刮了起来。
  
  雪从缓缓坠落,变成了斜飘反暴风雪,一座高山轰隆一声巨响隆起,我站在了山巅之处,直入云霄:“不周山外……凡情落尽,陈霜冷月……垒去千里,凡仙总恨不位神仙!我剑从来不负君卿!天一道!不!负!剑!名!”
  
  轰隆隆!天柱峰上白雪皑皑,山外白雪纷飞,我面色渐入萧索,周围所残余的剑境力量,在我剑诀的咏唱下,再度暴露了狰狞的獠牙,砰砰数声,冰冷刺骨的白雪,将可见一切都无情的冰封千里,如陈霜千年不化!
  
  这一剑的剑意,加上上一剑的收尾,连携得完美无暇,所有一切攻击衔接自然畅意,让眼前的剑灵也如被触动,怔怔看着自己陷入了连携剑境中,有些惊骇我跨过她第三剑的同时,将第三剑歌写入了不负剑名中!
  
  这样的表情,已经足以点评不负剑名超然的起手式,剑灵很快闭上了双目,双手平伸而出,仿佛在享受着剑境给她带来的强大威压,与此同时,那把战清风也不断转变消失,最后终于幻变成一把猩红血剑!
  
  这把剑的剑身又细又长,如一根长针,无剑格,无剑穗挂扣,无任何装饰,仿佛它就是一把拥有血槽开口的长针,这样的剑已经锻造入魔,但同样才能够展现出仙剑的极限之快!
  
  而血槽上,剑铭:负归期!
  
  “欲与君相识便相知,却总会相逢最后时,问沧海几时明月回,待一剑藏云负!归!期!怒仙道!云!剑!不!负!”有节奏的剑歌唱起,她浑身如血液浸染,整个人都变得赤红,并且延伸而下,将陈霜千里的天柱峰也染上了猩红色,仿佛这片地方不只有雪,还有血!
  
  如地狱之歌奏响,彼此强横的八字剑歌都在突破彼此剑境的极限,战场拉开不知多远,然而,我于她之间,却只有一剑的距离!
  
  天空中,冷月猩红,照得整个冰封世界如地狱深渊,云间不负,如等待我的不负剑名无数年,这一刻席卷而来!
  
  轰隆隆隆!
  
  大地因为两种剑诀的接触,终于震动了起来,并在震颤下不断的崩裂,如将一切存在都带入溃灭之中,而猩红的鲜血怒意也紧跟着沸腾起来,这绝配一般的剑歌,剑意亦如不负剑名。
  
  高举手中的劫天神剑,我站在巍峨不周山上,剑气浩浩荡荡,区域里温度骤降,延绵千里!以我为誓,以剑为誓,屠尽神仙!不负剑名!
  
  剑势铺开,我的脚步往前踏出,瞬间,劫天神剑的力量爆发出来,强大的剑意让剑光闪烁骄横,天地间陷入了一片的黑红!
  
 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,背后的剑境不断的消失不见,这不是力量在消失,而是因我所过,它们尽数汇集中入劫天神剑之中,让它的力量彻底的登峰造极,由此不负剑名!
  
  这也正是剑歌对于剑器的需求严苛到极致的原因,能够将我施法的剑境融入神剑,击出恐怖一击,这需要足够的强大坚韧,因为如果无法容纳我疾奔而过的剑境力量,也将会在不负剑名下寸寸震断!
  
  不过这把本命神剑已经明确的告诉我,它可劫掠天地!自不负重担!!
  
  剑灵同样踏血而行,一路飞来,几乎和天地融为一体,以锐不可当的气势骤化一线藏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