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四章:决歌

      嗡嗤!剑光一闪,天地骤然突变,所有剑境都不见了,全都吸入了我的劫天神剑中,除了不负剑名,还有这怒仙道的云剑不负,而身后,剑灵背对着我跪倒在地上,手捂着胸口,大口的喘着气,她身上只有一剑,但这一剑足以致命。
  
      胸口处,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在那,换做任何神仙,都不可能活下来了,这是无限能量灌注一剑所斩出的剑光,锐不可当,所以一切能量在它的轰击下,溃灭必然!
  
      “问沧海……几时……明月回,待一剑藏云……负归期……”剑灵喃喃自语,不知道是否还有力量再战。
  
      “不负……剑名,上品……永录剑碑……”剑灵的声音震颤中带着一丝复杂,恐怕她也没想到剧情会发展到这个程度,从平庸直接跳过了下品、中品、上品,这不负剑名竟一击击垮了她!
  
      我没有回头,横握手中饱吸双方剑境的劫天剑神,缓缓的用手抹过了它的剑身,而抹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,随着一声震荡天地嗡鸣,所有储藏其中的剑境力量,再一次被我逼出剑身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霎时间,风云突变,周围力量卷成了恐怖的漩涡龙卷,这威力连我都感到惊恐和震撼!
  
      我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,因为下一剑的剑境,将由它们而开始!终究可以想象到接下来的一剑,会是如何霸道绝伦,因为它积累了不负剑名、云剑不负的剑境!
  
      “三十年只身白云留,望不尽青山到白头……”我微微抬起头,眼中透出对于数十年白云泊漂过往的景象,它们历历在目,而我在其中所参悟到的情感,亦如留身白云时,望不尽的连绵青山。
  
      这之中的所有事里,有忏悔,有失落,有决然,也有着无尽杀意,同样,也有那绵绵长情,震云的剑歌,但它们一切一切的过往,却没有让我有太多的后悔,因为我的神情里,有的只是毅然,以及对天地的觉悟!
  
      剑缓缓的平伸而出,剑境舒缓到令人心情宁静,但磅礴宣泄而出的力量,却带起了无限的剑意,这里面蕴含的剑力,用我平生所有来形容,也绝不夸张,因为它所包容的一切,无过于一个‘情’字。
  
      然而这一个字里,囊括的却是喜怒乐哀,是我的一切未来!
  
      “战千仙万道!唯独我!三尺剑!沾!尘!常!笑!君!天一道!天!剑!决!歌!”我大喝一声,天地震骇,大地轰隆裂变,天空瞬间往地上压缩!仿佛皆为我的怒意所折服,而这一剑,定会堪破日月云天,以天剑决天下战歌!披靡独尊一切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剑压太大,空间震动让周围力量变作乱流,我缓缓升空,但这时候,忽然间剑灵的气息已经消失了,我脸色一变,立即看向了她所在的区域,这一看,却让我提起的一口气彻底的松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我苦笑一声,暗道这时间最悲哀之事,莫过于自己这声势惊天一剑才刚刚起手,对方却早在上一剑中彻底完结了。
  
      这剑灵毫无疑问,是我这些年所遇上的最强剑者,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给了我无数的触动,让我的剑法置死地而后生,完成了真正的脱胎换骨,而我拥有了击败剑灵的剑法,足以可以让我自豪的了。
  
      我看向了天空消散的剑境力量,心中想着也应该赶紧的醒过来了,所以立即尽力驱散冥想状态,想要恢复本真。
  
      可就在我驱散冥想状态的时候,忽然间我却发现我的意识竟开始不断的模糊起来,就仿佛实在太困的时候,如置身深渊后又猝然醒悟之感,我连忙想再回到冥想之中,因为这样的感觉和猝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!
  
      一旦陷入这种状况,那只有两种可能,其一是真的因此猝死,其二是因为刚才我冥想使用得太激烈,导致道体无意识的状态下释放掉过多的能量,导致自己的创元法达到了将石化的临界点!
  
      但无论是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种,都不是我愿意接受的!
  
      我顿时在冥想中咬破了舌尖,想要的籍此清醒一些,甚至尝试心念沟通李破晓,助我一臂之力,至少给我我一些力量,让我能够醒过来!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!
  
      即将要前往仙域的决赛,还有面对其他家族的后续收尾,以及本身我对于寒仙门而言的眨眼,都是我不能够这个时候石化的原因!
  
      况且除此之外,聚仙盆里还有净莲,还有玲珑,虽然现在庚秀控制着,但鲲鹏蛋不也没处理么?我这时候睡下,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好预测了!
  
      这鲲鹏一旦腐化,怕又是搅动风云的一个关键点!
  
      而鲲鹏的主人,那位神秘的窥天者,以及外婆去开窥天者大会的结果,甚至还有林林总总的事情,包括雪倾城还在天道仙域冒险寻找自己的残留记忆……
  
      还有天之境和三大势力之间周旋的格局,化仙者领地里我开辟的一切是否能够得以发展,这等等一切,都让我魂牵梦绕着,时刻不敢有半点放松!
  
      然而,我越是这么想,事情就越不如我所愿,我仿佛给一只黑暗的大手正往深渊里面扯,而我自己却没有半点力量突破它的掌心!
  
      “我不想睡!”我努力的大喊起来,但整个冥想境界都消失无踪了,我什么都沟通不了,包括那剑灵也是!
  
      接下来,会发生什么事?我心中的念头瞬息辗转了几百次,但没有一次是能让我确认下来的,没有我的世界会怎样,而我将要沉睡多少年?
  
      一切的未知,让我感觉失去我时,会让所有的事情失控!
  
      “九儿……你说天城会怎么对付我的存在,我要睡多少年……倾城……茜茜……姗姗……”我喊着她们的名字,呢喃低语所有的一切,但最后终将难敌这席卷而来的无限睡意,思绪彻底的陷入了一片死寂中,并很快失去了所有的意识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少的时间,多少的岁月,我的意识里,忽然间竟闪过了一缕白光,这抹白光将我一下子刺痛惊醒,并且渐渐的开始恢复意识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一次的石化,似乎有些久了,毕竟数次激发自己的潜力,又是和李破晓打到接近力竭的状态下,才于冥想境界中大战剑灵,甚至恣意施展了几次剑诀,最终导致法力告罄沉睡,所以这一次延醒,恐怕会很久。
  
      而且我醒来的时候,对身体还有一丝的不适应感,无法接触外围的事物,这种陌生感正不断的折磨着我。
  
      我极力的回忆一切过往,同时也在计算着种种得失,以及我睡去的时间里,自己关心的所有事情,到底会演变到什么程度?
  
      一天一夜过去,我的头脑位置,仿佛终于注入一丝力量的感觉,这是能量复苏的迹象,而虹气也在不断的替我贯通所有的脉络,好让我能够彻底的回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我的眼睛,终于在半天后睁开了,但入眼处,却是一片的黑暗之中,这让我有些意外。
  
      原本我应该是在寒仙山大殿广场上和剑灵激斗的,随后给对方闯入了冥想境界,所以按照我的猜测,我应该在广场才对,但现在看来,前方竟像是一堆树根交叉而成的一个容身空间。
  
      我在树里面?
  
      这想法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但至少我的道体没有灭亡,那证明有谁在我沉睡后主动的保护了我。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