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五章:女子
恢复了视力后,并不代表我就能够扭动脑袋,亦或者动弹半分,不过,我也在引动虹气打通自己的关窍,至少先把视觉和听觉完整的恢复过来才是。
  
  而就在这时候,忽然我的视觉轻微晃动了下,让我心中不禁一凛,这次晃动显然是表明有人碰了我,这个地方,难道还有别的人存在?
  
  我立即引导虹气冲击听觉和感官,而很快,我的听力恢复了,可周围熙熙攘攘的声音,却让我不禁心中一惊,这甚至比我给人晃动还有让我感受冲击力。
  
  我极力突破听觉,毕竟在黑暗无物的状态下,视觉实在受到太多的影响,至甚不开天眼什么都看得不真切。
  
  而我的听觉恢复后,外面熙攘的声音也微弱的传入了我的耳中。
  
  “这寒仙山的剑碑,确实足够的宏伟,不过相对它的伴生藤,却显得有点小气了,你看这藤根都长得到处都是了,连这里都长得杂乱不堪,换了我们门派,早就砍掉了。”一个声音清晰的入耳,但信息量对我来说却十分的庞大了。
  
  这里还是寒仙山,而且,我的位置应该是广场或者人流量多的地方,毕竟不止是这个声音,很多的讨论和指指点点,都在表明这周边域区非常的热闹!
  
  我心中一滞,该不会是现在已经千百年过去,这寒仙山因为某种原因没落了,成为了某处观赏景点了吧?要不然其他不是这门派的仙家,怎么能跑到这里来?
  
  “呵呵,寒道友可就不知道了吧?你刚刚到来,却不知道这处地方其实在寒仙山颇为有名,我早你来几日,听这里的弟子解释,这一藤根可是大有来历呢。”另一个人很快回答道。
  
  “哦?这一堆藤根能有什么来历?这寒仙山的藤根长得到处都是,这里也不过是一处而已吧?有何区别?”这寒姓的家仙连忙问道。
  
  “听说里面睡了俩位厉害的剑仙,其中一位厉害剑仙一睡好多年过去了,如今还没睡醒呢!”那弟子回答道。
  
  “厉害的剑仙?能有多厉害?也是这寒仙山的弟子或者长老什么的?”寒姓仙家问道。
  
  那弟子吊着胃口说道:“呵呵,这倒不是,这里面的剑仙非但不是寒仙山的弟子,而且和寒仙山的关系也颇不对头,你可记得多年前,发生在这仙域里的那件大事?”
  
  “多年前……多年前这里发生的大事多了,哪一件?哦……我记起来了,莫非是那件?”寒姓弟子压低声音问道。
  
  对方没有说话,看来正在点头承认亦或者什么了,而在我心中,当然明白到底是那件事了。
  
  “是里面这位剑仙干的?”寒姓弟子一副惊愕的样子,对方则回答道:“正是里面那位,所以寒仙山的弟子,也不太敢触霉头呢,当时这事发生不久你就闭关去了,因此不知结果也正常。”
  
  我听完这两人的对话,脸色顿时变了,我确切的听到他们说是两位剑仙?我毫无疑问是睡着的那位,那没睡着的那位,岂不是就在我身边?
  
  这些年,我都和李破晓睡一起了?那以后说出去,这老脸不用要了,真是好基友一辈子呀……
  
  “嗯,那倒是了,这件事我听说了,啧啧,光是听听,我就想看看这位剑仙到底长什么样子了,我神思已久啊……”寒姓弟子似乎颇为惊羡的表情。
  
  “呵呵,算了吧,就算你心念人家,人家也是冲着睡着那位剑仙去的,而且,如今此地一里之内禁入,可不是说笑的,你可敢踏入里面一步?”那弟子挑衅道。
  
  “这有什么不敢的?我还想偷偷斩开藤根,与里面的仙家说说话呢。”那寒姓弟子说道。
  
  我皱了皱眉,这寒姓弟子居然喜欢李破晓?这小子不但是男的,也没多帅呀,难道以讹传讹了不成?
  
  而就在这时候,心存疑惑的我,忽然眼前晃过了一只手,这手细皮嫩肉,让人一看就觉得有种熟悉感,这让我心下一跳:不是李破晓!
  
  是女子,但那到底是谁?剑仙?难道是倾城来了?不过她用鞭的才对,就算套用的是剑法,可也不算是剑仙呀,可思来想去,也就天道仙域离寒仙山这里近一些。
  
  我身边的人没有说话,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,只知道是个女子!
  
  而这就让我很是迷茫了,因为按照这俩弟子的说法,这位剑仙闯山后,还发生一件大事,而且这事还盖住了我和李破晓同时对阵剑灵,那得多大了才行?
  
  就在这时候,那弟子又继续:“剑碑只是短短时间,就添上了两位剑仙,这是前无古人的事,足够让天下仙家震惊的了!”
  
  “嗯,确实如此,所以我更应该去看看到底里面的人长得怎样,你说对不对?”那位寒姓仙家不知死活的说道。
  
  “你眉眼一动再动,是不是已经听到了什么?”一个声音,忽然正努力的传到我的耳畔,而这声音,让我浑身毛发都仿佛要竖起来似的,这熟悉的感觉,忽然让我一瞬兴奋起来!
  
  我连忙眨了眨眼,肯定了对方的说法。
  
  “那就好了,不过你倒是会挑时间,这个喧闹的时候醒来,如果再睡一段时间,岂不是能够避开这些凡俗杂事了么?”女子笑道,这声音带着对世间一切的漠视,仿佛什么事都没有那么重要一般。
  
  我眼睛有节奏的眨了眨,而女子似乎想了想,说道:“你这是在问我,挑到了什么时候醒来吧?”
  
  我暗道她还是那么聪明,居然心领神会了。
  
  “不如,你猜猜?”那声音笑了起来,我顿时不满的又眨了眨眼,而这时候,只能是继续冲击各处关要脉络,自己恢复过来后再问了。
  
  不过忽然间,我灵机一闪,就想到了一件事,因为这件事在我沉睡的时候,好几次给人提起了,当时说最后一个剑果形成,应该是三年或者五年左右,那现在按照我曾经以四脉创元石化后睡去的年份来算,岂不是也正是三年到五年之间?
  
  是寒仙山的天下斗剑大赛?
  
  我心中一跳,可顿时又有些失落了,看来这些年来,我可一直沉沉寂寂于此,什么都没有改变呢。
  
  寒仙山还是那个寒仙山,只不过多了我们两位突兀的剑仙,却没有半点变化,我还曾经猜想他已经给李破晓同化了,成为了其统制下的一个门派呢,但似乎没有实现,那大会还是照开不误。
  
  “这里这里!姐姐!快看!赵姨娘说,咱们爹爹就在里面!”
  
  忽然,一个声音直接击穿了我的心灵,我一下子就愣住了,因为这声音太过熟悉了,这不是凌天的声音么?
  
  “臭小子,小声点,你怕别人猜不出我们身份么?”一个妙龄女子的声音也再一次把我镇住了,那不是如雪还能是谁?我的两个孩子,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来了呢?
  
  “哈哈……好呀,这两个小鬼都来了,这下好玩了,看来,天之境来的人不少嘛,这两位公主和王子都来了,能不带一大群的侍卫保镖?天之境要不来大半,说不过去呀。”身边女子的声音再度逗趣道,让我无奈挤出了生涩的笑容,我的嘴巴已经开始能够活动了,因为这个时候,我非常想要呼唤我的两个孩子。
  
  而确实如女子说说,他们既然来了,天之境肯定还来了很多人,要不然谁会放心他们孤军深入到化仙者的核心地区,还是化仙者里的第一门派!
  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