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五十八章:事精
“你如今法力皆未恢复,修为也没有巩固,不如稍待几日再去天道仙域,而如今正逢寒仙门盛会,各方势力云集,人也多得不行,你乔装打扮一番,趁机多看一看,听一听周围的信息,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?”李古仙笑道。
  
  “是好主意,和我想得一样,当他们觉得我没有醒过来的时候,先做出万全的准备,等他们反应过来,我却站在了主动的立场上了。”我点头一笑。
  
  “正是如此,而最注意你存在的窥天者,也会因为误判你还在沉睡之中,让你有机可乘,是吧?”李古仙笑问我。
  
  “你真是我的解语花。”我笑道,李古仙所言,正合我意,但快很我就被难住了,看向了左右,问道:“不过,如今外边这么多的人,我……”
  
  “你不会是睡过头,昏了脑吧?你不是有界力之花么?”李古仙摇头笑道,我愣了下,顿时苦笑起来:“我倒是忘了这茬了……”
  
  我这是法力没有恢复过来,并没能激活界力之花,所以它也在沉睡之中,如果我现在激活了它,要潜行到地底下再从别处出来,那简直最轻松不过了。
  
  “纳灵法。”我大手一吸,瞬间将抽取了周围空气中的重元气,随后把它们注入我的体内,恢复了少许的法力,这些法力其实足够我启动界力之花了。
  
  将界力之花动启后,这东西还是跟之前一样,是受创的状态,看来我沉睡后,把它封在了体内,使得它无法恢复过来。
  
  “古仙,我们走吧。”我站在了界力之花上面,邀请李古仙离开,但李古仙很快摇摇头,说道:“你先出去吧,这些年来,也并非没人可以贯穿这些藤根探查到这里面,只不过知道有我在而不敢过分罢了,否则怕眼睛都放进来了,这次的大会诸多势力潜入进来,他们又岂会不看看你是否还在里面?而只要我在,他们必然还是点到为止,所以我还不能走。”
  
  “这……”我知道李古仙说的是对的,但把她留下来,对我而言还是不太能接受,没理我由获得了自由,还让她被关押在此,那我又算什么男人,所以我说道:“既如此,我还隐藏身份干什么?无极境后,我何须再怕任何人?就是天道境,我也不是太放在眼中,这世间,能够留下我和你联手的人或许有,但绝对不会太多。”
  
  李古仙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当然知道,只不过,那一小撮人,正是对付你的敌人,而且不止是对付你,还有你的同伴,你也不想他们陷入惊喜的同时,也陷入危险吧?”
  
  “嗯……那我先出去吧,到时候会在赛后,或觉得安全的时候将你救出来。”我点头说道,随后立即乘搭界力之花潜入了地底,到了一处我之前有过印象,属于半山腰林区的一片地方出来。
  
  而一路上我也早就乔装打扮好,现在的形象是一位穿着打扮不起眼的女子,也就是当时冒充龚冰灵杀少正豪那一张,这样的形象只要不是给韩珊珊撞到就不会有人猜出身份,毕竟面具是她弄出来的,当然,我如果使用自己招牌的法术和剑法,也会的给敌人发现,所以说到底,我是不能参加大赛的。
  
  当时除了丑,应该也没人见过这形象了,但为了预防万一,我还是做了一些特别的装扮,至少连丑看到我,也不会立即认出来。
  
  做好了这一切,我才从半山腰山脉那直飞寒仙山的真仙峰。
  
  参与盛会的仙家,应该都集中在山门的仙台那儿验明正身,不过我现在就在真仙峰的半山腰,肯定不会有人盘问我的身份,不过预防万一,我还是等在了真仙峰山门阶梯那边。
  
  不一会,果然结伴来了一对男女,这两位仙家一看到我,顿时露出了一抹厌恶的表情,因为我这张面具为了避免引人注目,也并不漂亮,所以对方印象不好也正常。
  
  我细细观察他们身上每一寸地方,而不一瞬就找到了他们的共同点,他们不是一个门派,但却有同样的腰牌,那刻画着一个‘客’字,显然是寒仙门分发给他们进入其中的牌子,挂在显眼之处,也是为了让寒仙山弟子好辨认。
  
  其中的女子见我一瞬不瞬看着,顿时冷下了脸,说道:“看什么看?不要命了?”
  
  “对不住,我眼神不太好……”我小声的说道,这年头,照个面都能出事,我也算是个遇事精了。
  
  “眼神不好就回家去,参加什么大会?”男子有些不爽的说道,这男子也有了混元境的修为,背后背着长剑,看着潇洒无比,至于女子,同样也是剑仙,不过参与这种大赛的,连剑道都不会那就讽刺了。
  
  我想了想,不想惹事,就转身往半山腰那飘去,准备先沟通庚秀,用聚仙盆把法力恢复过来再说,毕竟现在这法力太少了,也怕画虎不成反类犬了。
  
  不过,似乎发现了我的可疑,女子立即说道:“华师哥,我好像没看到她身上有腰牌。”
  
  “嗯?该不会是寒仙山的弟子吧?”男子不以为然的说道,但女子很快辩道:“不会,寒仙山弟子,不会在本门穿这衣服……况且,正门在那,她这是去哪?”
  
  给女子一提醒,男子顿时和女子意见同步,立即反朝我这里飞过来!
  
  我皱了皱眉,现在没有用界力之花,更没有飞行工具,以我这法力,反倒是有暴露的危险,我有些暗悔刚才出来时,没有吸界力之花的能量,不过这也是无奈的选择,界力之花这几年也着实够憋屈了。
  
  我继续快速离开,很快就带着那一男一女进入了延绵群山的一处山腰那,这里已经远离了山门,而两男女仍然穷追不舍,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大事一般。
  
  我脸色难看的停了下来,回过头看向了他们,说道:“两位道友,我只不过是客令丢了,正到处寻找,不知为何跟着在下?”
  
  “丢了客令?”男子愣了下,这才发现我确实没带令牌,就说道:“那刚才,你在山门是找客令?”
  
  我楚楚可怜的点头,结果那女子嘴角一寒,冷笑道:“呵呵,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么?”
  
  “事实确实如此,道友要是抵死了不信,我也没办法解释呀……”我当即说道,在女子的反驳下,男子上下打量着我,而女子这趁机说道:“据我看来,你一定是趁机到寒仙山偷东西的贼吧?还不将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,让我们看看到底是不是有贼赃!”
  
  男子给这么一提醒,顿时一个激灵:“菲儿,你这是要打……”
  
  看那男子是要说‘打劫’二字,女子赶忙拉了男子一把,说道:“华师哥!我们是要给寒仙山打掉盗贼!”
  
  我面露厌恶之色,这女子的形象当然不存在了,而男子也面露一丝歹意,看来刚才他的犹豫,不过是害怕在寒仙山的地盘闹事给寒仙山抓了现成,但自己的女伴都不怕,他也就壮起了胆色,面露狰狞说道:“拿来的贼子,还不赶紧把身上东西都拿出来,是要等我亲自去翻不成?”
  
  我摇了摇头,暗道这次运气实在太背了,一出门就碰上两个劫匪,不过看周边无人,我面色顿时阴沉下来,冷冷一笑,道:“两位这是要打劫了对吧?当然,若是现在回头,还来得及,否则,我可不保证会出什么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