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六十二章:认真

      参加比赛的话,当然不能再用原来的剑法,所以别说云天剑势和天剑无限了,只能用新的剑法获胜,但想要加入进来,投名状还是有的,而且他们说要救一个人,现在可没有直接告诉我是谁,可见夺果之事可说是因为大家都在想方设法获取,那这问题也就是公开化的了,说出来反倒能让大家更好的沟通合作。
  
      但救人之事却不能直言不讳,因为可能涉及到寒仙山的利益,现在说出来,也信不过我。
  
      安排了任务后,北狐芸就从袖中掏出了一面叫‘雪剑门’的令牌,并且告知了我这门派的来历,位置,以及我该扮演的角色。
  
      我当然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,一一记了下来,而凌天和如雪就带着我出了客殿,安排了小房间给我。
  
      这一路上,自然也没少互相问起各自感兴趣的话。
  
      “想不到路上踩点,居然捡到了一位前辈,我这道运可也太好了!不过话说回来,想不到夏玉姑娘还是一位剑仙!?那这剑法……”凌天笑呵呵的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我暗道你这小眼神,简直和你爹我一模一样,这是要跟你爹讨教的意思呢?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这剑法,自然是比不过小天公子你的,从刚才你那几位娘姨那我便看出来了,小天公子必然是某个大仙域的继承人吧?这等出身,剑法自然是得名师指导,所以我除了早修炼些年头外,剑法想来不如太多……”我一副试探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凌天浑然不惧我揣测的样子,笑道:“夏玉姑娘你可别这么说,我这剑法常给师祖和师伯、师叔们诟病,跟我爹比起来,那更是差了千差万别,估计我爹要站在我面前,要把我打死呢!所以剑法一道,同样稀松寻常得很!所以你看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暗道:你爹还真站在你面前呢!幸好你现在还有自知之明,老子我也不愿意跟你见识你三脚猫的剑法了。
  
      但这凌天完全一副自来熟,完全无视了我不愿意的表情,接着说道:“怎样?我们要不切磋一下?算是赛前预热不是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还是不了吧,我刚拿到了庚道友给我的劫雷晶……还打算尽快恢复下,至少能够有点比赛的把握……”我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如雪却笑了笑,帮腔道:“我弟弟的剑法还稀真松平常,你就和他压了法力随便打几招,好好让他见见世面好了,相信也不会影响到你恢复的。”
  
      我心想这如雪可不是省油的灯,这不声不响的和她娘一样,可一出声之时,必然就是一套补刀,我要不答应可就麻烦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……那就比一比好了。”想了想,暗道看来就当是试试这孩子的剑艺好了,随便打打只要不打伤他就行了,当然,也不能让他输得太难看,失去了比赛的信心。
  
      “小天比完,就到我好了。”如雪补了一句,我道暗狡猾,不过对上这自家俩小孩儿,难道我这当爹的还怕了不成?
  
      就这样,我们半途就转道附近演剑场了,这里有不少的寒仙门弟子,甚至某些大家族、门派的剑仙在附近打坐或者晃悠,甚至某些在这里的仙家来了兴致,还相邀上去切磋一下的,不过也就是偶尔斗个几招而已,大多看着就是剑法稀松平常的,因为真正的剑法大师,绝对不会这个时候斗剑!
  
      所以想在这看到李破晓级别的剑者,肯定都不容易。
  
      想着也就是陪两个孩子玩玩,我也很快就上场了,而且还拿出了刚才庚秀顺手给我的一把品质不错的宝剑。
  
      这把宝剑没有剑铭,应该是她干掉敌人时获得的,毕竟当年寒仙山一战,她用碧蓝海神杀死的敌人就不少,加上还把两大皇族麾下的家族洗劫了一遍,聚仙盆里存活不少。
  
      而这把剑经过简单祭炼和注入法力后,也展现出不俗的剑威,让我暗道庚秀出手阔绰。
  
      凌天取出的宝剑倒是让我小吃一惊,也不愧是我的孩子,不看不知道,一看也是武装到牙齿的,不但剑的品序至少要到无极境可驱使的程度,连身上都各种加持法具,看来韩珊珊对这两个孩子简直要用溺爱来形容了,要不然可不会有这身行头。
  
      站在了场上,大家的倒也没有特别的留意,毕竟偶尔上台的真的太多了,所以底下的人都见怪不怪,大部分都还在冥想中不可自拔,让他们看戏都懒得。
  
      而且我们表现出的气息也不是特别强,更是引不起大家的注意,因此比赛顺利开场,也没有哪怕一声叫好。
  
      我不在的时候,凌天师承的自然是东方伏师父和言师兄,剑法相对而言,一直都是一往无前的路子,所以一开始,我并没有采取主攻,而是让他的率先冲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而我的修为比他高了个层次,让他攻击也应该,所以他出剑后,我才摆开了架势迎敌!
  
      可瞬息后,我就发现这孩子剑法却不得了,走的路子虽然和言师兄更近一些,但剑法却鬼了很多,有着自己个人强烈的特色!
  
      我当然不可能再用天剑无限,而是改用了之前剑灵所用的剑法,多变灵动中带着强大的侵略,顷刻就跟他剑光对轰起来!
  
      演武台不小,约摸有一个小球场的大小,这里毕竟是侧山上最大的平台,所以活动上并不受限!
  
      嗖嗖嗖!
  
      这孩子引剑冲过来的时候,往往身影一下就变成了三四个,而且假身还能以假乱真,这显然是从鬼道中悟出的剑法,当然,我对鬼道颇为了解,这种幻像剑法顶多只能骚扰我,但我的剑法更加的灵活,轻松的就用剑灵的剑法应对上了,既是一片片的攻击,这样一来,再多的身法对我都是无效的。
  
      但不能因此否定了他的强大,这小子灵活多变的同时,每一剑都有着刚猛的破空之声,这是言师兄的路子!而且他自己的剑势已经形成,一旦被我破除了鬼身,立即把攻击凝聚一点,朝我直冲而来,在近身战中想要扳回一城!
  
      我倒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厉害,当然,这如雪一直把目光全放在了我身上,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,这让我也不能有少许失误,否则一定让这小姑娘看出端倪,因此剑灵的剑法,我倒是用出了六七成!
  
      然而,凌天这孩子如同一块海绵似的,在剑法上虽然每次都给我很快克制住,但每次都会换一种剑法来尝试还击,这小子别看年纪轻轻,比我的剑法还驳杂,可谓是让我又怀旧了一次天之境小伙伴们的剑法。
  
      “博学不专。”我笑了笑,剑法又换了一种轻快的,立即以快打快起来!
  
      凌天给我这一激,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我爹也这么说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么?那倒是没说错。”我笑道,这孩子和我也一样,这种时候偏爱胡诌。
  
      可接着,这小子忽然又变了剑法,这次的剑法让我感觉到有些我的味道在里面,不过一瞬间后,我心中就摇了摇头,暗道这小子连少梓的那套天剑无限也学了去,只不过光得气势,却没有真正的灵魂在里面,唬人还行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想不到夏玉姑娘剑法这么好,真是让我大开了眼界。”就在这时候,如雪却冷不丁的说了一句,让我忍不住看向了下方!
  
      这一看,我心中不禁一寒,因为不知不觉中的酣战,引来了许多的围观者,包括冥想的,竟都睁开了眼睛,一副看愣了神的表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