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六十三章:投缘
    第三千六百六十三章:投缘
  
      原来我还觉得这孩子剑法和以前起来差别不大,但现在我不得不改变这看法,而且今天的斗剑对决,算放到这里,应该很少能够看到,也怪不得周边剑仙侧目了。(.  .)
  
      我没有回答如雪的话,反倒是凌天的攻击瞬息凌厉起来,虽然剑法是各种杂牌的汇总,但和别的孩子不一样,他显然取的是最精妙的部分,所以顷刻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,逼得我原来的轻松变成了凝重,并且在演剑场退后了好一段距离!
  
      “夏玉姑娘这是愣什么呢?再不用出真正的实力,恐怕要败了喔。”凌天笑呵呵的说道,这是得势不饶人呢,而且他的剑法确实有着很强的天赋,这或许是遗传了我的灵活!
  
      面对连续不断的攻击,我凝神应对,好几次轰来的剑气,虽然压在在了演剑场所限定的力量范围,不过仍然有种步步紧逼的感觉,我提剑连续数次打开他的攻击,将剑灵说使用过的青锋神道剑法施展而出!
  
      下一刻,他的攻击立即给我带错数次轨迹,吓得他连忙退后重整旗鼓,再以自己擅长的剑道应对!
  
      这青锋神道改剑的手法非常精妙,从手势的变化到剑法的变化,如一位剑神年轻、年、老年的更迭,也是剑法从生涩、精妙、求进这些步骤一一交叠的产物,这位青锋神道的高手把自己每个过程的变化都保留了下来,并且运用组合到了极致,所以无论是剑法和剑歌,都有着他自己独有的色彩!
  
      面对青锋神道的剑法,凌天再也笑不出来了,因为剑法变数巨大,他的攻击立即受挫,间接给我封死了,不过,这孩子要是连这样的剑道都破解不了,那也不配成为我的继承人,他在几次吃了小亏后,竟开始熟悉了我的青锋神道,再度以言师兄的剑法来应对,这剑法有着独特的特色,时空剑势更是使用得极度微妙,一旦我想要改变他的轨迹,他立即会顺带引走,确实别出心裁!
  
      然而我也不打算让这剑时间拖得更久,再次改变了进攻的方法,在变剑如潮,忽然改变了剑意,走了不言仙道的路子,一下子身影如拉出了好几个,漫天剑影如潮扑向了凌天,毕竟是年轻,面对变化更大,更繁复,招数更精妙的进攻,他在转变明显差了不少火候,而且算所学驳杂,面对这种恣意妄为的剑法,根本无从寻找对招,所以很快连数剑,如果规则是点到为止,那他算彻底的输了。
  
      不言仙道的剑法也来至于剑灵,剑法走的是如梦似幻,剑意轻灵而随性,如果是自己舞剑,如镜梦里行走,洒脱至极,一般剑仙遇,都很难捕捉到它的剑路,不知不觉会给击垮。
  
      凌天脸皮虽厚,一直想要以剑找到我的门路,可也知道不能输了还胡搅蛮缠,一脸苦笑,拱手说道:“夏玉姑娘剑法神玄,让我佩服至极,这样的剑法,我学艺不精,没办法对抗,恐怕得我父亲或师父来,才能应对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父亲和师父是谁?”我笑了笑,这小子还是有点傲骨的,这意思是他输了是年轻,没学到家,但不承认我的剑法他家的厉害呢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人多,不方便说,嘿嘿。”凌天狡猾的说道,然后看向了如雪,说道:“姐,要不你也来试试吧,这夏玉姑娘剑法很漂亮,我感觉……。”
  
      后面这些话以传音的方式和他姐姐说的,所以大家都没有听到,如雪看了一样周围人群,说道:“不了,人太多了,别剑法让人看了去,连三十二强赛都过不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是!”凌天笑道,完全没有因为自己输了而有心里压力,而底下的观一个个都颇有些失望,不过这时候,一个身穿灰衣的少年站了出来,对我说道:“姑娘剑法如此犀利,不知能否讨教讨教?也当作指点一番?”
  
      我表面无动于衷,飘落地面后,说道:“想剑,赛碰面吧,对不住。”
  
      那少年一脸的郁闷,不过还是飘了台面,伸手拔出了长剑,说道:“赛还早呢,何不趁现在?”
  
      我根本没有理会,继续场外走去,那少年忍不住,瞬息对我出手了,一时间剑法如虹,光影骤闪,那少年立即被击飞了出去,我站在原地静静看着凌天出手,暗道这孩子倒是有怜香惜玉之心。
  
      “连我都打不过,不要叨扰夏姑娘了,免得我的剑不知轻重。”凌天冷冷说道,随后收剑和我一同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一路,凌天是少不了请教起我剑法来,而且从刚才的每一剑开始,问个没完没了,从该怎么出手到怎么收招,这小子有着极致的偏执,想要从我口掏出好料来。
  
      我暗道这孩子倒是好学,当然不吝解释,并且事无巨细,把每一路剑法的变招,以及对他剑法的看法,连带怎么用他的剑法来破解我的剑招都一一说个清楚,甚至在路干脆的划起来,让凌天一脸的诚挚和感激,自然是认真无的细细精研,甚至到了最后还连呼自己精进不少。
  
      而如雪也在途偶尔提出一些更深刻的问题,可知她剑法凌天只高不低,凌天懂的她都懂,凌天不懂的她同样有自己的见解,所以才能触类旁通的拿出来问询我。
  
      虽然我们不过是刚认识半天,但这两个孩子怕自己也觉得怪为何会和我这么熟络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为何夏玉姐姐你剑法如此的厉害?门为何要逐你出门?这样的剑法,在我们那儿,已经可以跟诸位师伯师叔们肩了,你竟随意教与我们,可会引来师门的怪责?”讨论越深,凌天再次提出了心的疑问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夏姐姐如此无门户之见,等同是在传授我姐弟俩绝世剑法,我们俩却仅仅是之前给了你一面客令,帮你解围了而已,却当不得这么重的礼,不知道夏姐姐可还有什么要求?”如雪也当即问道,她的心思同样敏锐,这样教授只见过一天的朋友,放哪都说不通。
  
      我心道你们俩是我的孩子,不教你们难道还教给别人吗?
  
      当然,这种话心说说是了,表面我当然还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,毕竟我对他们的考试还没结束,而且我这样的身份,也有助于他们随性发挥,如果一开始以父亲的身份来和两个孩子交流,那他们一定会因为拘谨而发挥不出原来的实力,好凌天,如果他刚才的赛是面对真正的我,恐怕也打不出这么精彩的赛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所在门派的门户之见森严,我学了自己门的剑法,又去学了别派的剑法,因此触犯门大忌,故而给逐出师门,至于为何愿意和两位交流,或许这是缘分吧,怎么?两位难道不喜欢么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喜欢呀!哪有不喜欢的?不过话说回来,你如今已是无门无派的身份,真应该加入我们,我们那里没有门户之见,而且你想要让剑法精进,或许见一见我父亲是不错的选择!”凌天连忙高兴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?你父亲是谁?”我笑呵呵的问道,这孩子平时见我都跟泥鳅似的想着溜掉,但没想到对我是如此的看重,倒让我心颇为满意。
  
      “我父亲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凌天本来想要说出口,但如雪却很快施以眼色,让他不要说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