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七十二章:同志
    “呵呵,天下纷争起而寒仙平,故而此剑寒仙门不持,又怎能震骇宵小?又怎么能让此天下太平?此乃是平衡之剑,即便剑不出鞘,亦有强大威慑,不是么?”萧剑岚淡淡笑道,语气中却有种当仁不让。
  
      “天下纷争起,怕光是一把剑,也很难平衡,这山也不方便我进对么?”我皱眉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如今已然封山,夏小友想见恐怕要等天下纷争起之时了。”萧剑岚说道,我眉心舒缓下来,随后喝了一口茶,说道:“不知道若是有人和萧前辈你斗一次剑,这紫剑会不会出?”“剑亦不会出。”萧剑岚笑着捻须,随后说道:“夏道友也勿要再激老夫,老夫知道你无极境之修为,面对天道境都不看在眼中,想来老夫对夏小友而言也是一样,所以即便是夏道友挑战老夫,也不过是认个
  
      输而已,并无甚么大不了。”“呵呵……看来,萧前辈也是猜到我无法怎样了,寒仙门目下除了给化仙者家族打打零工,可和平息天下纷争没有什么关系呀。”我心中冷笑,暗骂脸皮果然不薄,这萧剑岚无论是在客气还是觉得真是这样,
  
      都是一记好棋,反正我就是不打,难道你为了看一把剑能杀了我不成?“平息天下纷争,无非只需一点罢了,夏小友也未免把我们寒仙山想得太过不堪了,多年来,寒仙山所做的一切,皆不过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罢了,故而广撒网,却从不会做出任何有悖寒仙门,有悖任何家
  
      族之事,因而在外界的眼中,寒仙山的所作所为,和夏小友你所想一致,然而实际上,岂止如此?”萧剑岚微微一笑,随后锐利的目光和我相对,仿佛潜藏于黑暗中的巨龙,正在一步步的露出狰狞来。我双目没有半点退缩,心中在想着寒仙门这么做的目的,但回顾许久,始终没有半点由头切入,就说道:“呵呵,给人打工都能打出这么个平天下纷争的口号来,萧前辈果然是够能往脸上贴金的,我多有不
  
      及也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夏小友莫要着恼,既然都来了,老夫当然不能就这么忽悠小友不是?小友又怎可如此早妄下评论?”萧剑岚笑道。“呵呵,我这评论下得可不早,这些日子也把寒仙门看在眼中许久了,目下还没有看到你们有平天下的迹象,你忽然拉出这么大的虎皮来,让我怎么信你?藏剑山中光看不炼,如占着茅坑不拉屎,既然此剑
  
      有无上神威,就该拿出来斩尽邪魔!而不是藏起来吓唬人。”我皱眉冷笑。
  
      萧剑岚摇摇头,问道:“那老夫问你,天下为何始终纷争不断,数千年来,征战不休?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是化仙者想要吞并原仙者而已,实则也不过天城为了自己心中欲念,强加于原仙者罢了!”我冷哼道。“看来,夏道友所站位置,乃是原仙者这边。”萧剑岚捻须凝神,我却反倒:“难道不是?化仙者眼中,原仙者缺一道新仙气而为原始之仙,觉得原仙终究应该给淘汰,为不完整之仙,但化仙者又岂知原仙者如何想的?画龙点睛和画蛇添足皆是同落一笔,但却千差万别,化仙者觉得原仙者不完整,原仙者更觉得化仙者吞没的一抹新仙气,不过是画蛇添足呢!终究因为寿元早尽而夭!又怎么如原仙者这般顺其
  
      自然的好?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……夏道友见解独到,连老夫都觉得如此,不过,细细一回味,化仙者亦无大的过错,既然新仙气逆不可挡,又何不感染天下?让大家更多的群策群力,为天下社稷而尽力?”萧剑岚笑道。“是么?这新仙气一感染下来,强一些还好说,能够轻松的驾驭和重新的获得新的力量,顶多寿元受损而已,不过,弱一些的呢?成为化仙者傀儡,这又称得上人性?原仙者称之为黑魔兵的存在,化仙者驱
  
      策得还少么?如此不顾一切的优胜劣汰,对这九重天下,又岂有公平可言?”我冷冷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夏小友为天下仙家顾虑良多,老夫亦是佩服至极,老夫和小友所想,亦是一样的。”萧剑岚一脸诚挚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一样的?”我心中一滞,连表情都有些凝固了,但萧剑岚始终是一副确实如此的表情,让我不得不又追问道:“萧前辈可听清楚我所说的了?”
  
      萧剑岚呵呵一笑,点头说道:“老夫听得一清二楚,又怎么会听错?老夫和夏道友所想一样,这天下的秩序,应该回归正常,而非是彼此兼并,更不能持强凌弱而论谁人兼并谁人,对不对?”我皱了皱眉,说道:“确实如此,强者,可选择性成入化仙者,却不能因此欺凌于弱小,尽可能因势利导让时间完成一个轮回,逐渐的转变整个天地的气息构造,好比潜移默化而不是靠战争来急速凌驾其上
  
      ,这也可以尽量减少黑魔兵的形成,如此,天下的发展才算是真正的有了公平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而夏小友可知道缘何这九重天成为眼下大家说看到的九重天么?将这天下带入如此残酷世界的,又是谁人?”萧剑岚仿佛引导我一般,给与了我提醒。
  
      “是天城那位,是天城的长老团?”我猜测道,得到这猜测可不是我乱来,而是一直以来,所有的家族,门派,都在围绕着天城转动,也在想方设法的感染原仙者。
  
      “不对。”萧剑岚摇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对?”我心中迟凝,随后又说道:“不是他们想要天下皆化仙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他们是想,不过,始作俑者,却不是他们,既然夏小友不知道,那问题又回到了之前,老夫再问一遍,小友可知,我寒仙门何以广布弟子于天下化仙者的家族?”萧剑岚笑道。
  
      我愕然看着他,随后凝神说道:“为寒仙门收集家族的消息,为了让寒仙门跻身天下剑仙巅峰?”
  
      萧剑岚眯起了眼睛,摇头说道:“收集化仙者所有家族的消息,跻身天下剑仙巅峰,这点不过是一部分,小友再猜。”
  
      我想了想,越是想越觉得靠近了什么,而一会时间,我忽然一下站了起来,惊讶说道:“难道,是找出潜藏于所有大家族中,恣意改变天下进程的窥天者?”“哈哈……”萧剑岚中气十足,笑起来仿佛震得整座悬空楼都抖起来一般,半响,沉默下来的他开始说道:“正是如此,窥天者恣意妄为,对天下之势,指指点点,搅动了天下纷争,使得这九重天下,每一天无不是发生着令人痛心疾首的罪恶!而恰如小友的好友李小友曾说过,上天应有好生之德,不应恣意引来滥杀和战争,老夫深以为然,故而天下罪恶者,无一方能出窥天者之右!他们若是仍然不断的去窥
  
      天机,改天运,引导天下苍生互斗,我们做为天下仙家之代表,又怎么能够让他们继续如此恣意妄为?”
  
      “前辈所言、所想……真是如此?”看到萧剑岚表情冷凝的说出这番话,我始终没套入角色,因为他是纯正的化仙者,为何却想到要为了天下苍生去对付窥天者?
  
      那岂不是和我的目标一致了?
  
      也真的怪不得李破晓会和他站在一边了,而寒仙门一直将弟子送到家族那边,难道真的是为了获得天下化仙者的信息和定位?萧剑岚到底想要干什么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