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七十三章:包容
    “不错,老夫心中所想,正是如此,这不该是一位仙家理所应当之念吗?”萧剑岚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我咬牙点点头,不过心中仍然有诸多的怀疑,只能又问道:“那前辈既然广布弟子,收集到了引导每个家族的窥天者信息,又打算怎么对付这些窥天者?”
  
      萧剑岚没有闪避我的目光和质问,淡淡的说道:“若是杀一恶人,而能救千万人,夏道友杀是不杀?”“若真是恶人,自然要杀。”我皱眉说道,而萧剑岚露出了笑容,说道:“而为了天下所有的仙家,这窥天者本身,就是恶,他们控制了天下运势,使得天下仙家互相残杀,使得天下间无数的仙家变成了小友
  
      口中的黑魔兵,可谓是罪行累累,我们代表天下仙家,便要将他们戮尽,为天下太平再降临而做一次屠夫!”
  
      我看着眼前的老者,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似的,即便是他说的没有错,就连我都觉得很有道理,甚至是我一直想的,可轮到他来说的时候,我却心中存了一丝的犹疑。
  
      或许,这是我骨子里天生带来的警惕,这么反常的事情发生了,就要去怀疑它发生的原因和理由,而不是对别人说的任之从之。
  
      “若是他们影响天下和平的进程,这屠夫自然是做得,只不过……”我沉凝一会,才又说道:“只不过真的把他们杀光,天下就太平了?萧前辈又怎么敢保证杀了一个窥天者,第二个窥天者不出现?”“恶疮除尽,若不下猛药抑制,自然还会再生,而你和李小友,以及无数的同道者,不正是为了遏制脓疮再生的膏药吗?只要将窥天者杀尽,天下自然就会喘一口气,届时我们可代表天下仙人者振臂一呼,这天下自然就太平了,到时候窥天者再无横生沃土,十年,百年过去,天下再无任何人记得他们,而只会觉得天下本该是这个样子,就恰如现在化仙者都觉得要感染灭掉原仙者才是天下趋势正义一般,对
  
      也不对?”萧剑岚笃定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这一次萧剑岚的想法和我几乎吻合了,我其实也有过这样的想法,只不过窥天者可不少,而且又不是天天集中在一起,也保不齐天城那位也是窥天者的想法,所以想要付诸现实根本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但萧剑岚却在这个时候把剑一把把的拿了出来,告诉我们,寒仙门一直以来干的就找窥天者的事,现在我们大家只要贡献一份力,你杀一个,我杀一个,能者多劳就够了,天下也会很快太平!
  
      那你杀不杀?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萧老前辈所想的要真是这般,天下苍生,恐怕都要对萧老前辈感谢一番,这窥天者祸乱世间,确实该杀。”“嗯,正是如此,所以,老夫很快将会有所行动,将天下窥天者杀尽,而李小友和夏小友你们,我也希望能够尽快的将原仙者区域的窥天者尽数灭杀,届时天下再无故意搅起纷争者,便是我们带来天下和平
  
      之时了,正因此,老夫才做出一系列的准备,包括那把剑在内,也是为了要平天下纷争。”萧剑岚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点点头,不过很快就摇了摇头,问道:“化仙者和原仙者之中,到底谁才是窥天者?萧老前辈可知道?莫要因此而误杀了才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夏小友可知道窥天者大会这一事?”萧剑岚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萧老也知道?”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没等他回答,就忽然说道:“萧前辈获得了名单?”“不曾,老夫为了获得了天下窥天者的名单,曾经想要探查一番,却发现一样不得门而入,不过,若是夏道友有机缘,或许可从中入手,老夫实在是没有更多的心力去灭除原仙者中的窥天者了,也只能将此
  
      事,交托你和李小友那边罢了。”萧剑岚说道。“唉,这点我倒是无能为力,我仅仅知道其中一位正在截教那边。”我叹了口气,实际上,外婆早就去干这事了,但不知道他们窥天者会不会隐藏自身,毕竟一出场就是是众矢之的,他们对自己的身份还是
  
      很小心保护的。
  
      而萧剑岚却很贴心,说道:“若是夏小友和李小友尽力而不能为,倒也无甚可惜的,只要老夫灭干净化仙者境内的窥天者,这一巴掌终究拍不响,对不对?”“确实如此……不过化仙者所在地区庞大,就算是以萧老的修为,想要全部将引导数十家族的窥天者都灭了,想来亦要数年之功,况且若是对方知道己方同志给萧老暗杀,岂不是逃之夭夭?亦或者胆大妄为
  
      的,恐怕会怂恿所有家族全部对抗寒仙山吧?”我暗道还有这等好事?这萧剑岚可真是天下间第一活菩萨了,如果他真的这么去做了,就是我在这世间见过最为正义的存在!“寒仙门弟子众多,渗透进家族的有大半,如今小友所见的寒仙山弟子,不过是一小部分,所以小友无需担忧,只要老夫高举净天大旗,屠尽窥天者的时候,小友也同样能够振臂高呼回应,那对老夫而言就
  
      足够了,不知道小友可做得到?”萧剑岚问道。“只要这般就够了?”我震惊的说道,萧剑岚点点头,说道:“正如李小友所说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一样,老夫既然要净天,那不豁出去,又怎么能取信于天下,又怎么能够让寒仙山多年背负的为家族培
  
      养走卒的名声洗净?”“唉,好吧,萧老前辈确实是我见过最为正义者了,亏在下之前还对萧老心存疑虑,但现在已经再无半分怀疑了。”我当即说道,如果萧剑岚真要为了原仙者和化仙者的和平做到这样的地步,而让天下太平
  
      ,他当得起他自己所言的‘平天下’这三字,当然,若是做不到就两说了。“呵呵,不必如此,老夫所领寒仙门,亦是为了成为天下仙家的表率,而如今,正该卷起这净天大势了,为了洁净无暇的九重天,为了天下再无纷争,望小友与老夫共勉。”萧剑岚对我真诚拱手,我连忙回
  
      应一礼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又喝了一盏茶,我说道:“萧前辈,这趟来的时间不早了,我可马上要回去比赛了,我从树洞中出来,隐藏了身份如此行事,你不会怪我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小友行事,自然有小友的顾虑,毕竟小友牵涉到窥天者的万千心思,低调行事也能麻痹窥天者,老夫又有什么说的?”萧剑岚很好说话,仿佛对我的举动还有些赞同。
  
      不过我突然也参加斗剑大会,这有点以大欺小的意思,我当然不能不知会一声,所以又道:“前辈,我参加这斗剑大赛,必然会尽全力去夺取这变异果王,不知会不会坏了寒仙山的规矩?”“不会,若是小友剑法力压天下,这变异果王便是小友的,于老夫又有何关系?天下斗剑大会,本就为了九重天而准备,神树亦是天赐之灵物,回馈天下仙家,亦是应该,故而老夫深知这一界斗剑大会连原
  
      仙者亦有参加,也让小徒不动声色,这便是寒仙门包容乃大的精神所在。”萧剑岚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对萧剑岚的说法深以为然,感谢道:“为天下仙家,感谢老前辈。”“呵呵,无需如此,毕竟这或许是小友还能轻松下来的最后一次赛事了。”萧剑岚笑吟吟的说道,可谓一脸的大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