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七十六章:剑赛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!
  
  两次闪烁,这绝对是对规则的极限挑战,再来闪一次,我这就算是输了,也真没想到连天眼都限制得如此严格,这顿时也让对手高兴起来,双目中带着一抹犀利:“对不住了,下面几招,会让你的令牌忍不
  
  住再闪一次!”
  
  这话也不是开玩笑,毕竟激战的时候,逼得对手使出超越限制的能量其实很简单,即便是再能控制住脾气的人,有时候给逼急了也忍不住动粗,所以这家伙很自信能够让我提前出局。
  
  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缓缓的把力量降到了混元境的最低程度,而双目的天眼自然也只保持能够捕捉对手进攻的力量为止,做好了一切,我迅速拔剑,瞬息踏出了三步!
  
  噌噌噌!快速绝伦而飘逸无比的三剑,全都绕开了对手的攻势,直接点入了对方的身上,这剑法来自于灵玉剑道的三战清风,为剑灵所演剑法的其中一种,也是我难以破招的精妙剑法,而对付这样的对手,已经足
  
  够了!
  
  我的令牌亮了起来,上面的大写数字标注我赢下了战斗,而那仙家仍然保持前冲的状态,显然还没反应过来,正刹不住往前呢!
  
  而接下来,他脖子和胸口一抹血光溅出,自然让他急忙用法力封堵,好在伤口也不深,倒也不算致命。而接下来,我整个人就陷入了一层白光之中,对方输得是痛快无比,我自然也给传送得干脆利落,而再一次出现,已经是后山的一处山坡那里,而周边的树丛中间,站着一个女子,正抱剑看着我,双目中
  
  带着一丝通透的亮光。
  
  我看了一样这把细剑,以及那身让人目光移不开的玄色霓裳,忍不住说道:“原来是帝姑娘,真没想到这么巧。”
  
  “你认得我?”帝依琴脸上的平静打破,随后说道:“你是和北狐家主一伙的剑仙?”
  
  “不错,拔剑吧。”我笑了笑,这帝依琴当然不认识我,不过我却认得她,她是帝家下任家主的妹妹,一位闻名遐迩的剑仙,而帝家也可谓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竟有个资质这么好的孩子。
  
  帝依琴很快拔剑,她的剑如秋水照人,有着一汪浅色的波澜呈现其中,而她在挥剑之下,也同样浑然天成,展现出没有太多名师指点,却仍然完美无瑕的动作,这是位好苗子。
  
  噌!剑光瞬息而至,我已经掌握了赛令所限制的力量,所以身法躲开这一剑根本不成问题,而避开这一剑后,我也迅猛冲出,剑直抵帝依琴的咽喉!
  
  嘭!
  
  我的力量不能全数发挥,所以剑速也就相对容易捕捉到,帝依琴挑开一剑后,立即和我对击起来!即便是混元境,力量也同样雄厚绝伦,周围的飞溅而出的能量攻击,仍如排山倒海一般,只不过我们以为打中这里的树木时,一定会将这里的森林成片的破坏掉,但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这里的大阵,无论
  
  是什么攻击,都轻而易举的淹没了过去,但一棵树都没办法击毁!
  
  甚至我尝试踩过的泥土和草木,皆是透明的,我们所在的一片空间仍旧是个平面,绝对没有半点阻拦,若是说有,恐怕就是障眼装饰用的法术而已。
  
  剑锋来去,在我和帝依琴中穿梭,这姑娘表现出的从容淡定令我暗暗称奇,真不愧是凭借她一人之力带帝家闯入半决赛的剑仙,果然有她的独到之处。
  
  似乎数招下来拿不下我,帝依琴忍不住说道:“击垮第一次对手若是太快了,第二次比赛,似乎必然传送到同样在第一场中能快速获胜者那儿,所以这场战斗才是苦战,不知道我猜对没?”“这也没什么不公平的,效率第一嘛,要不然胜出者难道要等对手个半天么?不过这场之后,应该就算是随机了,姑娘倒也不必担忧,所以现在输了一分,大可在之后重头积蓄,不必太过紧张。”我笑了笑
  
  ,也不忘挖苦一下。
  
  帝依琴轻哼一声,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就是我重头蓄分而不是你?接下来我可要认真了。”“哦?你倒是试试。”我笑了笑,而到帝依琴果然速度见长,而且每一剑都以出乎预料的角度攻向我,这让我一刹那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子神近昭,这小子的剑法也多是这种打法,虽然有名师指点过,但仍然
  
  有着浑然自我的攻击方式,这或许正是某种天赋吧。不过和自己的弟子对剑,我仍然带着指点的心态,对付这帝依琴也同样如此,在试过前面的几剑后,我瞬息剑光一抖,连变数次剑法,一时间立即打得帝依琴措手不及,连续几次都打得她难以防备,每一
  
  次变招都中了一剑,而这都是在瞬息之间完成的!
  
  这剑法来自于青锋神道,因为剑灵的演剑,我一共学会了四家剑法,毕竟在冥想空间对练一次,等同没日没夜的在我脑子里回响,想不去学会都不行,至于别人会不会是这样,我就不知道了。
  
  “你到底是谁?!”帝依琴脸色惨白,这么快速的败北,她恐怕从来没想过,而即便令牌上的分数又回归了零,也没有那么让她在意了。
  
  “我是谁不重要,你只要知道你的剑法很好就可以了,当然,如果你还想要精进,我倒是不介意教你几招,但也是在比赛之后的事了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已经融入了白光中之中。临离去,帝依琴仍然一脸的茫然,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,不过这样追求剑道的少女,我是见得多了,她同样对名利并不看重,要不然以她的实力,犯不着还谦让自己的大哥当队长夺取天选者,自己
  
  上场发挥全部实力,怕也未必输给东宫傲那小子。再一次出现的时候,我的对手同样也站在了我面前,而对方是个男子,这时候刚刚做好准备,他手持一把宽剑,看到我的时候,不禁扫了一眼我腰间的牌子,并且露出了笑容:“阁下居然短短时间积了两分
  
  ,确实厉害。”
  
  “呵呵,道友剑法也同样不俗,一样是两分。”我笑了笑,看向了对方腰间的牌子,这牌子不但有积分,还有名次,而上面第四百七十名的名次,说明获得二连胜的肯定不少于这个数字了。
  
  至于我的,因为这次和帝依琴多练了几招,以时间来算,掉到了七百开外,不过我并不在意,随着时间的进展,只要一直积分下去,就一定会继续往前。
  
  我拔出了长剑,也懒得和对方互通姓名,毕竟比赛终究以剑道为主,而没有李古仙和萧剑岚在,我在这九天剑碑的剑法榜中就是第一,正是老虎不在家,猴子称霸王呢。
  
  嗖嗖嗖!我三剑扫出,这男子连剑法都没挥动,就给我的灵玉剑道连续扫中三次,彻底失去了一分,而我积了三分,立即上升到了第一百多名,这让我相当的满意,不过正因为这样,所以接下来我分配到的对手,
  
  让我有些感到无语了。
  
  少女站在了我面前,双目中带着一抹笑意,恰如当时我见她时候的那种戏谑中包含冷酷的笑容。
  
  “虽说九天剑碑下的名字足够扎眼,但我可不会因此怕了,谁知道我会不会很快就进入九天剑碑?你说呢?夏首领大人。”女子咯咯一笑,她手中的细剑也挽出了一个个的剑花,真是漂亮得不行。“想不到秦姑娘的剑法如此的出色,平日倒是小看你了。”我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