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七十八章:升华
()..,
  
  、“老前辈,请出剑。”我并没有因为他老态龙钟而有所轻视,因为这样的存在,可能是剑痴所表现出来的另一种性格,这样的人平时要么慵懒,要么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,但只有出剑的时候,才知道他到底
  
  有多强大!
  
  而眼前这位老者同样如此,他看起来已老迈无比了,但那双看起来疲惫的眼睛里,仍然一小团的火苗,而正是这样的火苗,可能一旦对剑,就会燃烧成泼天大火,毁灭眼前一切!“哦……这样利落的动作,是个男娃……何以装成了女娃的样子?”老者颤巍巍的说道,随后手中的‘铜条’在手中一抹,嗡的一声发出了龙吟虎啸之声,而我他的压迫感,很快从背后攀升,而熊熊的剑气燃烧
  
  起来后,老迈得驼背的老者看起来果然不再弱小,反而有巍峨群山的魄力!
  
  我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老前辈不再九天剑碑留名,但这一战后,恐怕未必没有一席之地,恐怕老前辈不是化仙者吧?”
  
  老者呵呵一笑,随后脚尖抬起,两脚如同垫高的僵尸一般,在我说完话的一瞬间,嘭的一声,他踏空而来!
  
  嘭!
  
  我的剑瞬息和他对撞一下,整个人顿时有种被带走的感觉,这种感觉仿佛像是酒鬼遇上了陈年的老酒,只一剑就能够知道是能轻易醉人的陈酿!
  
  嘭!老者的剑速不快,不过每一次都无比的沉凝和冷静,而每一剑都不得不让人跟着这节奏走,这并非攻敌必救,实际上看起来老者的剑势破招颇多,有种不切合实际的感觉,但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知道,他
  
  的剑意浓烈之极,就如同让人置身于强磁场里面,根本不由自主的去应对!
  
  最初级的剑者,常常以技击之术来获胜,因为这是最能达到胜负的路线,就好比绘画中临摹,只要剑法套路和大师一致,一般的对手根本不能应对。
  
  而接下来中级阶段的剑者,则领会剑的真意,开始以剑气来御剑,这样的剑法一剑可破万法,如果不是太过追求剑法的极致,那已经是剑法大乘的境界!但大乘境界之上的高级极端的剑者,却以剑意来控场,这类剑仙出手时处处是剑,剑意之沸腾往往让对手防不胜防,所以看似写意无比的一剑,实际上一发出,临场者时刻如置身山崩地裂,排山倒海之中
  
  !少有半点差池,就立马万劫不复!
  
  而老者的剑,正是达到了如此猛烈的境界!
  
  看来,这世间也不是没有高手,而是寒仙门的舞台还不够大,如今经过天之境的渗透,更多外围原仙者渗进来,使得这场比赛高人云集,让人应接不暇!
  
  “娃子,纵然有些不公平,但老夫……也多活了你千年论,就当是输在了年龄上吧……”老者的铜条挥动,百十道剑气狂风一样扫过来,密密麻麻打得我步步后退,眉心也不由轻凝起来。
  
  如果不拿出点真本事,老者光靠一把铜条剑,就能把我打得只有后退的份!
  
  我连忙急退,很快逃出了老者的剑意压制范围,倒抽了口气,我说道:“老前辈是道盟的剑仙吧?这化仙者之地,怕是没有这么好的剑仙,不知道晚辈可否有幸知道前辈大名?”“呵呵……老夫有脸跑来这……是帮晚辈争一枚果实的,只怪自家的后人实在不济……而有这样的继承者,老夫哪还有脸……报上姓名?罢了,罢了。”老者颇有些挂不住脸的笑了笑,随后脚步一踏,又逼近
  
  了我!
  
  “好吧,那就剑下见真章吧,就算老前辈不愿意告诉在下,在下也早晚会知道。”我这一次没打算再做任何的闪避,瞬息踏前一步,而云天剑势也跟着爆发而出!可结果云天剑势一启动,我的比赛腰牌立即闪烁了一下,这下子,我脸色也不由震惊了,这令牌禁法已经很残酷了,现在连身体内的幻剑天剑气也跟着禁止了,看来赛牌和符文阵已经明晰了比赛的规则,
  
  既是禁止使用剑之外的身外之物,至于法术更不用说了,肯定也不能用的。云天剑势虽然没有真正启动,不过动弹一下的时候,老者还是震了一下,隐约也发现了这里面蕴藏的力量,不过看到我的令牌一闪后收起来,他笑了笑,说道:“看来这一路过来,娃子你……走得都很顺,
  
  现在对上老夫,居然还打算用身外物呀……”“能用刀子解决的,何必拳打脚踢?给前辈看笑话了。”我笑了笑,一场比赛里,只要不超过三次让牌子亮,那就不会算输,不过,一旦错误的使用出来,那就不一定了,毕竟谁都不会挑战符文系统的权威
  
  。
  
  而且令牌一闪,其实最受影响的不是对手,应该是自己才对,毕竟箭在铉上又收回,等于给河中呛水,那是极度危险的事情。果然,那老者的剑法非常玄妙,正是因为他每一剑都能够瞅准机会,所以在我收回招数的时候,他的剑意就跟乌云一样蔓延笼罩下来,打得我只能东躲西藏,甚至好几次给剑光扫中,护身罡罩都给划出了
  
  好几道的痕迹!
  
  这还是我剑法精妙才逃出了虎口,换成了其他人,恐怕这瀚海一样的剑意兜下来,想逃跑都不可能!
  
  我扫了一样身上衣服留下了好几处口子,也不禁暗叹对方的强大,不过,我只要顺利逃出攻击范围,那一切都好说。
  
  老者动作一副缓慢的样子,实则剑意不断的在增强,他知道我是难得一见的对手,所以对于胜负的急切感早就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稳扎稳打!
  
  我也更加的小心起来,因为对付这样的强者,很可能这一战要拖延下来,绝非之前那几战,可以快刀斩乱麻!
  
  我漂浮在他的周边,绕着他剑意笼罩的范围飘动,这并非是打消耗战,因为即便老者看着已经很是老迈,但要真跟他比拼耐力,那可能率先输的是我!
  
  既然要赢,免不了尝试去进攻!所以我立即以青锋神道来尝剑,因为这套剑法是最灵活多变的,可快可慢,可攻可守,所以冲入老者的攻击范围,立即收效颇多,老者给我多变的套路打得有些吃力,不过他的剑路是千年修炼而来,斗法
  
  的人也不知道多少,只不过来去十来剑,他就读懂了青锋神道的剑法,又开始把我拉入了‘泥沼’之中!剑不用老,我的不言仙道又施展而出,一时间身影数十,搭配鬼道的身法,简直如一群年轻人围殴老年人,瞬息围得战场水泄不通,不过这老者完全似同铁壳乌龟,不动声色的运剑如虹,剑意挥挥洒洒,
  
  如同拿起了水漂给土地浇水,泼得到处都是!
  
  不过在密集的剑法中,老者也不禁对我的剑路感到新鲜,从他原来疲倦的眼眸变得神采奕奕,就知道他逐渐趋于认真了,也可见剑碑上我越用越灵活的几种剑法,现已能够作为实战用途。
  
  面对越打越顺手的我,老者的剑路变化并不大,只相比较之前的懒洋洋,现在每一招每一式的原本样子开始展露峥嵘!
  
  这剑法不出所料,应该是道门的路数,所以一招一式都如泰山般稳重,使得剑意朴实中带着厚重!我因为没办法一下子拿下这场比赛的胜负,更好不容易找到了对称的对手,所以将剑灵那学来的几套剑法不断演练而出,将对方做为试金石,让所有剑法都得到升华!
  
  (.laoqu123=老曲小说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