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八十二章:三招
    嗡嗡嗡!就在这时候,对方的剑境很快往下急速压下来,天空的暗云也仿佛被哪位神仙在上面拨动似的,不断的变换着范围,而一声轰隆后,剑光飞速冲击下来!
  
      我不急不慢,长剑一挥,只听到咔嚓一声,一座冰墙就冲天而起,直接挡住了轰落下来的剑云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漫天卷起的雨点,很快因为骤冷的寒气凝结雪花,这些都是凝聚冰墙的细微冰雪剑意,在我挥动长剑的时候,会冰封我所能看到的一切!
  
      而我在看不到对手的情况下,只能是不断的以并且和剑云对轰,毕竟这是两种剑境的对撞,大家承受的压迫感都是一样的,而剑歌之下,就看谁的攻击更加猛烈,谁又先给对方捕捉到了!
  
      剑云给我的冰墙挡住之时,雪花同样在卷动着天空,那高悬天空的月亮也越来越灿烂,仿佛一枚巨大的定时炸弹,随时可能会爆发!
  
      老太的剑云和剑锋没能穿透我的冰墙,终于无奈避开的情况下偶然闪现出身影,不过这些被拨乱的剑云仍不断的成为她的遮掩,让我很快失去她的身影,也很难去定位她的存在!
  
      不过这不代表我拿她没办法了,只要是这样的攻击持续下去,老太迟早要把花朵的能量耗光,因为两种剑境交锋,她很明显已经落了下风,选择错了针对我剑歌的方式!
  
      乌云和剑云不断的摩擦下,发出了类似于大海拍岸的声音,而老太没办法击中我,到了最后也只能朝我这冲过来!
  
      嗡嗡嗡!剑啸声很快入耳,老太面目狰狞,似乎这一场便是决死之战一般,真不愧应了‘谁念剑仙多死志’这一句,不过我的招数也并未用老,这个时候冰封墙一道道已经摆置完毕,完全的交错完毕,在变招下,孤月
  
      落下,在剑意的改变和堆叠下,在以老太为中心的一块区域里被引爆了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爆炸声一瞬间清空了老太的小花能量,所以很快,老太就从我眼前消失,而失去了对手的我,同样给传送到了剑碑那。
  
      一群人看着我们俩最先出现在传送阵中,难免都注目十分,而我开始发现巨大的剑碑那,早已经支撑起了十六枚巨大的多面晶体,这晶体里面,正显现着一场场的比赛实况。
  
      至于我和老太那一枚巨大晶体已经空无一物了,所以很快就消失不见,仿佛只是由空中水汽凝聚。
  
      修鱼兰玉摘下了腰间的那朵失去颜色,重新回归透明的小花,看了一眼后丢给了我,说道:“子阳真那老头骗了我,轻敌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前辈,承让了。”我接过了这枚小花,和自己那朵挂在了一起,这小花之间带有挂钩,所以很轻松就让它们挂在了一起。
  
      修鱼兰玉又叹了口气,随后看向了剩下还在对战的双方。
  
      而这第一战似乎有着惊人的相似,一眼扫过去,十几枚巨大晶体里比赛的双方,全都选择了以剑歌决胜负,毕竟能够体现整体实力,又能一击毙敌的方式,都成为了避免出问题的晋级选择。十几枚晶体一起看,简直是眼花缭乱,根本没办法看出里面的情况,毕竟这晶体没办法传达出彼此之间的能量变化,和衍化出的威力,所以在外面的人看来,也就是看看热闹而已,判断的方式也简单,谁
  
      的剑境更大,更具备侵略性,那获胜者很可能就是他了。
  
      而天之境一向很注重剑歌的发展,因为这最能体现一位仙家资质。
  
      不久,晶体一个个消失,而第一轮十六位获胜者也一一出现了。
  
      不出意外,北狐芸败了,这叫子阳真的老头还是非常厉害,在剑歌上远胜于北狐芸。
  
      而夏瑞泽的弟子左丘寒也输了,面对即墨莹,他也是无力回天,云星坠再次晋级,秦曼阑自然是打不过他。
  
      安驰星和东宫傲的比赛打得很是惨烈,不过终究安驰星难敌觉醒者之一的东宫傲,没能赢下比赛,止步十六强。
  
      凌天和如雪双双击败对手,可见得到天之境顶级资源灌输出来的孩子,绝对具备强大的竞争力,就算是同样出身优越的少年男女,他们也有获胜的资本。
  
      云冰心也正常发挥击败了古轩辕家的轩辕辉,拿下了比赛,至于李辰飞,也不愧是李破晓的真正传人,赢得相当轻松,倒是李灵仙出乎预料的败给了个同龄的散仙少女。
  
      李左行和千代兰的一战也精彩绝伦,这李左行使用的是类似于乾坤道的剑歌,威力惊人无需多说,不过这千代兰也是截教的强者,双方打得很是胶着,算是最后分出胜负的。
  
      少梓赢了子桑奏,而香菱在剑法上终究还嫩了些,输给了散仙葛宁天,至于神近昭又再次爆发了一回,居然打败了截教的老怪物郭龙,让我着实吃惊了一把,纵然这是险胜,但也十分了不起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小子,居然真拿下了这场比赛。”我有些高兴的说道,神近昭仍然一脸没回过神来,甚至看到我走到跟前,还在回忆刚才那场战斗。“师……呃,差一点……就败了。”神近昭不好意思的笑道,现在他是回过神了,所以陷入了兴奋之中,而少梓连忙过来祝贺,倒是香菱有些摇头晃脑,说道:“这次的对手比我强,剑法又克制了我……唉,真
  
      是有些无解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刚才我已经看到了,就算换上我,相信也是一场苦战的。”我安慰道,香菱还是有些患得患失,想来这刺激肯定要让她低沉一段时间,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  
      而接下来的比赛又要开始,莫寒仙仿佛不觉得我们累似的,说道:“下一场比赛,拥有两枚花朵的,请站到我前面来,符文会随机让花朵变色,而同色者,既是下一场比赛的对手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落下,莫寒仙身边的周神意也开口了,大致就是让十六强晋级失败者去选择果实的,而茅楚楚和汝月荷也脸上露出了兴奋,这时候就该轮到她们去怂恿赢下果实的人售卖果实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下一场加油。”香菱情绪低落是肯定的,只不过却非常懂得隐藏,很快就笑着送少梓和神近昭入场了。
  
      我也很快和凌天、如雪入场,因为接下来的比赛,会更加的残酷。
  
      八强战果然比我预料得要凶残得多,我对上了李左行,少梓对上了东宫傲,而云冰心要和少施惠比一场。
  
      至于即墨莹,正巧撞上了凌天,而如雪道运也止步不前的样子,和云星坠碰上了。
  
      少施惠和神近这对少年男女对决,李辰飞则撞上了葛宁天,这回可谓是人人自危。
  
      小侄子看到我和李左行对上,立马就飘了过来,一脸凝重的说道:“大伯,你可小心了,不是我小看了你,你知道李左行李老是谁么?”
  
      我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不是你带来的人么?”
  
      “啥?我带来的?你别逗你家小侄了……李老是这次我们星界派来的秘密武器,实力就不说了,剑法更是出神入化,我真不是开玩笑,我在他手底下走不出三招!”小侄子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?有什么来历么?”我虽然心里说他剑法走不出对方三招也是正常,不过这个时候还是不打击他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真没听过……星界剑神李左行这名头?”小侄子诧异的看着我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,你们星界我只听说有天下剑皇,没听过有什么剑神。”我笑了笑。然而这时候,李左行却正看着我,当然也把我的话听到了耳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