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八十三章:昏晓
    这小子大伯大伯的叫我,真是替他捏了把汗,生怕别人认不出我来,这肯定又是神近昭这小子给说的,近些年来,我的弟子和李破晓家的那群小子走的都很近,彼此之间早就没有秘密了,所以我也不奇怪
  
      小侄子会突然跑过来叫我大伯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好在大家关注点都在美女帅哥身上,我现在这模样相对而言就有些磕碜了,所以没有引来大家的注意,不过这小子还是得提醒下,所以我说道:“这里还是化仙者的领地,你小子可别当成自己家后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,怎么可能,我这声音够小了。”小侄子缩了缩脑袋。
  
      李左行很快飘入了传送点那,我也不打算和小侄子再聚,跟着就传送到了比赛场上。
  
      站在了一片平坦的草地上,方圆数里外才有错落的一片片原始森林,我和李左行面对面,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那求胜的欲念。
  
      他的战意非常直接明白,而很快,他的剑也跟着出鞘了。一把银白色的三尺神兵出现在手中,剑把的位置是个阴阳太极,剑身到处都是符文,也不知道经过他多少年的祭炼了,可谓是目前我见过所能祭炼神兵的极致了!自然也不能再用仙器什么的泛用等级来形
  
      容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把好剑。”我平静的说道,而李左行脸色入场,手指划过了剑身,符文随着他的手指不断的发出明暗的色彩,一白一黑的交替,让这把剑展现出了惊人的潜力!“此剑剑铭昏晓错星辰,为天地蕴育的一块星辰寒铁所筑造,材质虽然算不上九重天下最好的,但却是最适合祭炼的材质,剑身原本被我打造成三尺三,日以阳神祭炼,夜以阴神培炼,但千年来已脱凡胎
  
      ,剑身凝象成神,被其所触的剑器,均难脱此剑剑威,故而我一直封印在道体之内,而今日,是我三百年来第一次将它放出来。”李左行一脸认真,轻轻抚摸剑身。
  
      我脸色也不由微变,之前他所用的剑和这把很像,但没想到居然只是赝品,而这把真品表现出的力量确实超乎想像,绝非凡物,甚至只论力量,剑胚能给它拉出十条街。“三百年前,我纵横三界无敌,打败的敌人无以计数,而这把剑的心魔同样也越来越通灵,求胜之心愈来愈烈,故而,我便将将它封印起来,决定归隐星界,终身不再求战,所以老夫之剑,自那时候起,从
  
      来不为一战而出。”李左行面无表情的继续描述着。
  
      我仍旧没有说话,因为他现在更需要的是倾听。
  
      “直至这些年,星数变化,老夫随波逐流,又再一次踏出山门。”李左行说着,捏剑的手缓缓的放开,而那把剑悬浮在空中,忽然恣意的旋转起来,如同一把钻破一切的锥子,让人心中发寒。“天下剑仙,踏歌长行,生死之道,尽在一剑……然而老夫来此的目的,已经不再是为了单纯的胜负,只是想要碰上一位剑者,可将此剑传承下去,并且能够压住它的魔性,使得阴阳平衡,昏晓有序。”李左
  
      行的语速不快不慢,而他腰间的令牌,竟也没有催促的意思,似乎这一战,在规则之外。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昏晓错星辰,好一把剑,好剑铭,只不过,想要压制和传承此剑,恐怕不好找。”“祭炼一千七百三十二年,剑灵早已经无需剑胎便可横行天下,它自出鞘,就注定了不败……”李左行似乎不断的在压制这把剑的样子,而我面对这把剑,心中也震骇莫名,想不到这东西居然快赶上腐气横生
  
      的那年代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既是不败,为何不留着?”我心中对这把剑越来越感兴趣,这把剑阴阳交错,混淆更迭,正是玄妙无比。
  
      “因为……老夫已经压制不住它了。”李左行眯着眼睛。“压不住?李老你不是说自己亲自祭炼了一千七百三十三年……”我愕然看着这把剑,结果话还没说完,李左行忽然间往身边一闪,随后一挥剑间,唪的一下,周围空间顿时形成了日夜交汇,剑光骤闪不停,
  
      天地为之色变!
  
      我一看不是冲着我来,心道这老前辈怎么会突然出剑,而再看的时候,他左边已经形成了一大片诡异的剑光肆虐区,直接把一切全都斩成了粉末一样的粒子!
  
      我立即再认真屏蔽了天眼看去,果然,九天剑碑的剑灵已经悄然站在了粉碎区域,双目看着这把昏晓错星辰,随后摇头消失在了虚无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都没有么?”李左行皱起了眉,苍老而坚韧的脸上,多了一抹犹豫,而下一刻他似乎也取消了天眼,只不过,那剑灵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见李左行疑惑,我倒也没有要隐瞒他的想法,说道:“九天剑碑的剑灵来过,我想是此剑忽然感应到什么的原因。”
  
      李左行同样缓缓摇头,随后说道:“不入剑碑么?也是,是器是剑,似剑非剑,它早就脱离了剑形了,偏倚于器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前辈要放手的理由之一吧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赢了我,就可以把这把昏晓错星辰带走了,此剑我留之无用了。”李左行平静说道,脸上甚至没有半点波澜。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前辈不从星界的弟子里面选择?”我神情凝滞,暗道也要能赢才行,这把剑没有肥自家田,反倒跑来找我,本身就注定不好拿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说过了,因为无人可以压制它,包括我,也不行。”李左行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心头一紧,连祭炼自己的主人都不听,这东西得多任性才能这样?
  
      不过这把剑确实罕有到极致,有祭炼了一千七百三十三年,自成一把剑器,即是说就算把它分割出来,也不会掉落祭炼的年限,因为它就是自己,和李左行已经分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,那在下就试试吧。”我只能说道,而李左行缓缓点头,那把剑再度入手,而他很快也摆开了架势!“试试?”李左行闭上了眼睛,随后摇了摇头,说道:“化仙之地,尽是秽气,老夫不远此来,寿元将尽了,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,也是最后的机会,让老夫看一看,剑歌榜第一的剑歌,如何?若是此战你赢
  
      不得我,这把昏晓错星辰,老夫就只能让它随云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看来,李左行还真是位剑痴,宁死都不愿意这把剑丢给不合适的人,不过也可能是他情操高尚,毕竟不能控制的魔剑,终究会害了主人,甚至害了周围的人,所以他这选择也是最正确的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既然是李老最后的愿望,那小辈就姑且应下,但是否真的能入前辈法眼,就不知道了。”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凝聚剑意,将身体的力量一下子释放而出。
  
      李左行却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够,你还能更强一些,这样的剑意,要赢老夫,不可能。”
  
      我愕然的看着他,心道这些剑意已经很强了,几乎达到了剑灵当时所能达到的极限。“好吧,看来你对老夫的剑还不是很了解,老夫也不会让你骤然就面对不知底细的剑仙使出最厉害的杀招,那就先给你演一剑罢了,也好让你知道,过老夫这一关不轻松。”李左行睁开眼睛,随后瞬息已经到了战场开外,而接下来,他撩起了道袍的裙摆,随后右微微抬起,顷刻眼睛瞪大,随后脚步一跺,顿时地面剑光如尘,猛然乍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