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八百八十四章:浮生
    我倒抽寒气,因为这一脚所砸出的剑气,足足比我刚才强了三成!这种凝聚剑意的手段,确实极为罕见,不过这样的剑道,难免也颇为易怒,怪不得阴阳没能平衡,让那把昏晓错星辰有了偏科的执念,最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后越走越偏,甚至成了李左行的‘累赘’。李左行当然不知道我心中想什么,他脚步落下后,那把银剑就引来了无上剑威,将天地一下子切成了两半,一半成了黑色,一半成了白色,李左行的剑歌也由此共鸣而出:“尘世千古话旧事,人生谁有千年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期,博君一笑拂云袖,万道剑河分星影!浮生剑门!笑分星河!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昏晓错星辰的剑威,将天地分成了两个极端,而李左行嘴角带出了一道笑容的同时,长剑从平指缓缓的往上抬起,随后在浓烈无比的剑意下,剑气顿时如点着的火山,轰然往天空喷发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万道剑河分星影!!”李左行怒吼一声,那把银剑如跟他成为一体,使得能量瞬间暴涨,竟在天空形成了无数的剑河,恍如真如剑歌所唱,将天空星影一分两半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而这并未完结,他的剑终将落下,原来已经黑白分明的天空,霎那又给自上而下的切成了两半,形成了十字格局!而这一次,万道星河汇聚一剑,威力惊天动地,甚至让周围的符文大阵也跳动了起来,这股力量还是形多于实,想来若是李左行以自己的最大实力轰出这一剑,威力到底有多可怕!甚至真的能够将天地星 
  
          辰一分为二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一剑收尾,我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不愧是星界不世出的剑神,这一剑的厉害确实吓了我一跳,而它还不是最强大的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飘忽不定的剑灵又再次出现了,似乎敏锐的嗅到了强大剑歌的气息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好剑歌,好剑法。”我由衷的感慨道,而李左行两指抹过了震荡不已的昏晓错星辰,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说道:“这一剑,不知道能不能引来小友的天剑决歌?”“这一剑还不够。”我缓缓的说道,随后也缓退了几步,随后大手一挥,手中的剑顿时颤抖起来,可见在真正的剑意之下,这把仙剑显得有些薄弱了,只要我的剑力再强一些,释放出强大威力的剑歌,这把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剑立即就要断裂。简单的挥剑动作,却让老者崭露了笑容,而接下来,他缓缓的将剑抬到了眼前,两指抹过了剑身,用低沉的声音唱起了剑歌:“青山斗酒多年后,掷剑横琴与歌同,沧海故人飘零尽,年年思来梦中魇!浮生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剑门!别来无剑!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剑气直上云霄,而李左行大踏步持剑而行,快速衍化剑境,转眼后,周围青山岁月一一标注,形成了一片山河海景,这浩瀚的剑境无声亦是歌,从中看到的离愁萧瑟,让人留恋其中不忍归还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剑仙凝境,山水尽在写意,一笔一划,全是离愁和哀伤,也都是对方多年来心境的变迁,以及岁月磨砺带来的思绪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站在这剑境里,恍若沉沦其中不可自拔,也忍不住长剑一横,以剑道来抵御剑愁!“东风一语人烟无,落日一沉再无歌,怎忍他乡留滞久,故园别离也候君,天一道!山水问情!”我长剑一挥,剑境同样凝成,萧瑟剑境不断在我的剑中变更,东风吹起,落日沉沉,而我久踏剑境,却快速 
  
          一剑划过,青山绿水,沧海云烟,尽数让我这奔走一剑毁得一干二净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快速的划过地图,从东到西,从地到天,从云端落入海洋,剑境给我破坏得什么都不剩,随后长剑一收,和李左行相视而笑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嗡嗡……剑在这时候因为承受对手和自己的强大剑意,竟不断的还在嗡鸣,而看向了我和李左行腰间那朵小花,大家虽然只是互相过境,但其中能量都已经消耗掉了一半,而且消耗的差距微乎其微,看起来仿佛是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比对过一般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可见双方在剑意和力量的控制上,已经达到了几乎玄妙之极的平衡!绝不会因为力量过大而触发规则,更能籍此消耗对方花朵的能量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好,很洒脱,老夫的花朵能量无多,这一剑,不知道小友可否跟上!”李左行笑了起来,而那把昏晓错星辰显然为了不破规矩,给他死死的稳住了,要不然这把剑不会那么老实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不过即便如此,李左行的剑气仍然如万马奔腾一般,在整个大阵中狂飙,而他的声音,很快仿佛占据了四面八方,而他脚步一踏,仿佛千里行云,周围剑气沸腾,如同把整个大阵全都引爆了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问浮生沧海无行迹,愁岁月万里不留情!!”李左行大喝一声,轰隆巨响,以他为中心,天地顿时骤变,而这招直接震得我的小花乱颤,力量恐怕撑不住他半道剑歌的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慢着,这把剑,撑不住我的天剑决歌。”我当即说道,随后扬起了手中仙剑,示意这一剑绝对不尽情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李左行顿时停了下来,脸色凝重的皱起了眉,随后摇了摇头,伸手就把腰间的小花一捏,嗖的一下,他整个人就给传送了出去!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愣愣看着眼前空无一人的大阵,顿时也有些失神了:这值得么?没过一瞬,我同样给传送了出来,而刚刚出现,一枚失去了能量的小花就朝我飘过来,我伸手就轻松接住了,看向了眼前,李左行正微笑看着我,说道:“既然没办法在比赛里一剑决胜负,那便到外头去, 
  
          老夫等你。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我苦笑看着他,说道:“前辈,你是高人,这一战,我承认自己不如你。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老夫寿元无多了,就在这寒仙山外,有座很大枯山的星辰等你,到时候,老夫会以全盛之时,与你一战!”李左行说罢,看向了已经结束的比赛会场。而这时候我才发现,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我们,眼中或者是震惊,或者是可惜,但无不说明我们两人刚才两次演剑,让所有人都有所回味,毕竟达到一个层次的剑仙对剑,对他们而言,绝对是无亚于凡 
  
          人于珍馐美食。“我记住了,期待与前辈一战,不为别的,更不为那把昏晓错星辰。”我知道他放弃太多,包括胜负,包括于有可能登顶九天剑碑的机会,而这样的剑仙,确实当得上‘星界剑神’几字,他既然以死来求战,我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又怎么能不尽力挽留?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李老!”小侄子带着李辰飞和李灵仙飞了过来,而身后还有几位老者,显然都是星界的剑仙,他们一脸的疑惑,估计是想不通为何李左行认输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嗯,都输了?”李左行看向了李辰飞,这孩子倒也平静,说道:“对手太强,我比不过……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年轻,一切都还有机会,你们两的资质很好,乾坤道往后会有很好的未来。”李左行笑道,李灵仙和李辰飞当即点头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小侄子看向了我,说道:“大伯,现在知道我没说慌吧?” 
  
  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你说的是真的。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。 
  
          小侄子的提醒没有问题,李左行确实是星界最强,甚至李破晓的剑法也没办法与之相比,由此可以知晓天下剑仙无数,强者也未必为了名利而来,或者只为了追求自己从未踏足的领域罢了。“老夫先去星辰备战,果实就由你们几个孩子代劳领取吧。”李左行也不打算在这里久候,很快就飞离了这里,而身后几位老者回应了后,也跟着离开。
  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