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八十八章:心扉
    由此可见,天书必然是觉醒的关键之一,不过我的劫天运倒没让我有任何觉醒的迹象,令人失望这东西是否不是一个系统的。X23US.COM更新最快而先天九子和后天九子是可以共存的,只不过一个是原生的九子,一个是借道的九子,虽然借的力量一致,但却有通道大小的关系,先天毫无疑问比后天强,不过这应该取决于个人基础,如果基础打得牢
  
      固,实力强大,那能量放大时候,表现出的力量就绝佳,反之亦然。
  
      好比李破晓觉醒先天仙道,和云星坠比起来就厉害太多了,他展现出的力量简直堪称恐怖,如果我不使用劫天运中领悟的创元法,势必换来一场苦战。
  
      就在我深入去考量先天和后天的关系时,少梓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站在了我面前,一脸苦相。
  
      “输了?”我没有注意最后的剑歌对轰,因为转瞬的走神,比赛就结束了,这让我脸上表情有些凝固。
  
      “好像师父你没有看我比赛?”少梓有些失望的传音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忽然在想些关键事情,对不起,实在没注意会这么快分出胜负。”我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我还以为师父你会多注意我一些的。”少梓一脸的郁闷。
  
      “赢了?”我笑道,因为看向了周围,发现看向少梓的,多是笑容,甚至不少还有惊艳的意思,可见她的比赛也精彩绝伦。
  
      “输了!”少梓不高兴的说道,我摇头一笑,说道:“祝贺你,已经临近登顶天下剑仙榜首了。”
  
      少梓轻哼一声,随后说道:“下一场,我一定会打败你!”
  
      看着她转身去和北狐芸等高兴庆祝打赢了少施慧,我无奈的把目光投降了落败者,少施慧面无表情,仿佛对自己输赢不是很在意一般,正看着跟一群仙家讨论什么的莫寒仙,不知道心中到底想着什么。
  
      而莫寒仙和一群仙家讨论完毕后,很快飘在空中说道:“下一场决赛,由夏道友,对阵令狐道友!!”
  
      少梓很快飘上了传送台,我只能是跟着飘了上去,很快就传送到了比赛的场地。
  
      这片决赛地有着一大片红色的土地,从很远的地方看去,老远都看不到半点植被,荒芜之极,不过这也正常,毕竟决赛容不得半点阻碍视线的地方,尽可能的展现双方的实力。我和少梓的实力已经有目共睹,特别是我,眼尖的怕是早就把我往排行榜上放了,毕竟剑歌如此出色,排行榜居然没有出现夏玉两字,这肯定是不正常的,所以榜首夏一天三个大字,就成了大家猜测的
  
      中心。
  
      “师父,对不住了,这一场,我一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!”少梓咬牙说道,这话说得委婉,但她的目光却燃烧熊熊战火,可见认真了。
  
      我笑了笑,知道她是觉得我刚才没认真看,所以才心生抱怨,以为我小看了她,不过现在安慰她只会影响她的发挥,所以我说道:“有决心当然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发现师父这些年来,似乎也不是很重视我了,既然如此,只有用剑来让你重新把目光放在我身上了!”少梓说着,立即手袖一挥,那把纯均剑立即出现在手中!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我反手一剑,顿时挡住了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的少梓,但因为猝不及防,我还是给震得退后了一些!而接下来,少梓的剑忽然在四面八方冲过来,我顿时有种应接不暇的感觉!
  
      而到处剑影下,两剑对撞产生了连续的金属撞击声!当然,劫天神剑的硬度足够,这把纯钧剑就算给韩珊珊强化到极致,也很难斩断我的神剑!不过,少梓现在搭配纯钧剑展现的实力确实让人惊讶,我也终于能够了解她对手的无奈了,因为剑威是不受限制
  
      的,但我的缩地术却不行,那是法术,所以在移动上,少梓对上任何人都进退自如,本身就是作弊器。
  
      这把纯钧剑得之于帝纤尘,这位对手如果活到现在,恐怕早登峰造极,可惜和我不对头,在九州一战决死,彻底湮灭于世间,而他的剑为我所得,给了少梓。
  
      而对对手的重视,也让我对这把剑十分的在意,同时也研究了无数次,因而少梓的进攻显然对我没有用,因为花俏再多,也比不过我能用缩地之时。
  
      少梓当然知道这点,所以在久攻不下后,立即缩地到了边缘处,道:“看来,不用剑歌是不行的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,用剑的话,你一点机会都没有,但剑歌的话,我倒是不常见,或许还有机会。”我笑了笑,在我心中,弟子就是弟子。
  
      “哈,也好,这可是师父你说的,如果没办法接,就不要做我师父了。”少梓笑嘻嘻的说道,但这笑容的背后,却是剑境瞬息凝聚,这速度,简直和她的剑法一样的快!
  
      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师。”我倒是多年来,鲜少看到少梓施展这个等级的剑歌,因为之前的考核,都很少用上威力巨大的剑歌,会伤及对手。
  
      剑境形成之后,很快反冷风扑面而来,一阵阵,一缕缕,如同轻卷云帘,让人像是融入这风中一般,当然,不到最后,看不出剑意到底包含了何种情绪,我立即也跟着凝聚剑境,并且准备剑歌。
  
      少梓长剑快速的舞动,而周边的力量很快到处给她牵引,形成了一片四处寒霜的剑境!
  
      “呵。”少梓简短的一个笑容,随后长剑一收,剑就漂浮于她胸前,而接下来,她的剑歌声也妙曼唱出:“抱剑相思春又秋,冷风扑帘又入楼,漫卷云帘令人愁,门掩音信去悠悠!天一道!情丝入扣!”
  
      呆在这片古老的世界多时,我早就能够秒懂许多歌中寄情,所以现在听着少梓的剑歌,不禁让我暗暗吃了一惊,这小姑娘该不会思春了吧?这心上人是谁?谁又能配上她这么完美的女仙?“看来有心上人了,哈哈,你呀,有时间就和师父敞开心扉,看看是哪家的小伙子,居然能得我首席大弟子青睐!”我不禁笑了起来,这么多年过去,这里就算几十岁都算年轻,可毕竟以我的出身和视角来
  
      看,也算是老大不小了,总不能老是单着,如果她有了心上人,那我肯定是高兴的。怎料少梓非但没有感谢我的祝贺,这剑境衍化得更是厉害,周围的寒霜不断围着她和我旋转,还不断的卷入她的纯钧剑中,使得这把剑饱吸力量而哀鸣震动不断,真如相思而不可得的女子,愁苦无发泄的
  
      苦痛。
  
      见少梓认真,我想了想,信手一捏劫天神剑,一收一拉之间,剑境浑然天成出现在我身边:“日日尊前劝师酒,人生欢乐哪能久,别家少年半生缘,秋来春去谁又知!天一道!时光不负!”这道剑歌虽然是简单的顺口溜,不过却蕴含了我多年来对时空剑意的了解,也蕴含了师父对于徒弟的期望,所以收剑的时候为己学,送出剑的时候为传弟子,把自己和剑魔师父学剑时的心情,再一次以如
  
      今的境界送出,也算是告诉少梓,她现在已经足以毕业,成就自己的理想了,无论爱情,无论是自己的剑道。在我凝聚剑意的时候,少梓也在领悟我的剑歌,只不过似乎没有读懂我的寄情与剑的情感,她眉宇间似乎多了一分的不满,而剑境更是不顾一切的让它爆发,也不知道是在报复我,还是这剑意本就如此的嚣张厉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