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八十九章:登台
    唪唪唪!少梓的剑境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多变,一条条的剑丝不断卷起,围绕着那把纯钧剑恍若一道道的情丝,不断的去缠绕它,而周围的气息也顿时冷了好几分!
  
      我脸色微变,不过时空剑势所凝聚衍化的剑歌也在不断影响那丝丝扣扣的情丝,仿佛将它彻底斩开一般,确实让我有些不忍,其实我又怎么不明白这孩子一直以来对我的依恋?
  
      思来想去,她的剑歌里,何曾不情丝万千,寄情与剑?而正是因为她剑歌里拥有饱满的情意,所以一直以来剑境威力巨大,甚至近些年早已超越了香菱,这是资质带来的距离,这孩子天生就是成仙逐道的,所以一路过来仙逸脱尘,成了天之境的一番迷人风景
  
      。
  
      三界之内,迷恋少梓者也不知凡几,甚至每次回去,提亲之人听说都多如牛毛,只不过都给拦截了下来罢了,真不知道她为何会这么执着。
  
      嗡嗡嗡!而就在我思绪缠丝一般纠结起来的时候,剑丝噌噌的切割我的剑境,这强烈的攻势,正不断的破开和瓦解我的攻势!
  
      我立即引动剑境反击,不过少梓认真之下,竟压得我的剑境死死的,我心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丝讽刺,这弟子确实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气势,而她现在也确实是这么做的。
  
      砰砰砰!
  
      剑境果断的对撞在了一起,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歌对轰,造成的空间破坏力十分可怕,而抵受如此攻击的,也不过是以攻代守,还有那面对剑歌堪称薄弱的护身罡罩!
  
      小花儿顿时掉了一大截,而少梓那边,也消耗去了三分之一,这或许是因为我刚才分神了。她看了一样我腰间的小花,脸上没有太多情绪,只是长剑一挥,另一道剑气从剑上闪现,而周围因为剑气引导,很快又横生了剑境,少梓朱唇轻启,缓缓唱道:“四月晚霜春草衰,解花偏又语哀愁,常忆当
  
      时初关切,满是云香又待谁!天一道!云深一片!”我深吸一口气,剑歌所言所表,包括言语中的轻重,尽是绵绵长情,我仿佛给带入了回忆之中,因为她所描述的是多年前我还年轻那会,去山洞中寻到她时的初次关切,而这样的关切,对她来说,并非是
  
      长辈所应有的情感,而是少女的情窦初开。
  
      我记得那年她还很年轻,一身的纯白无论站在哪儿,都如脱尘仙子,这在凡俗之间几如出淤泥不染的净莲。
  
      她说,迷迷茫茫的情愫,大概就是那时候生出的吧?
  
      所以她后来每一年每一日,皆无时无刻不在坠入这样的情网之中。
  
      所以前面两句,毫无疑问就是她的初恋感受,至于用云来表达出其中的茫然和等待,则无需解释了,我如果再不明白,也太木头了,只是躲避的却一直是我。
  
      云深一片却不见月明,这样的等待确实苦楚。
  
      唪。
  
      剑光飞旋,如云雾缭绕时又恰逢烟雨,将周围一切都融入了情感之中,而这样的情感,我无法去接受,更没有办法去强行破坏它。
  
      我有对付她这一招剑歌的许多办法,也有获取冠军所具备的能力,可是,我却没有接受她的决心。
  
      一团白光潜移默化,一场细雨润物无声,我放弃了剑歌,选择藏入白光中,最后站在了比赛场外。
  
      看着晶柱中茫然若失的少梓,我不由叹了口气:这场比赛,我输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不是输赢能够解决得了的战斗。
  
      少梓站在了赛场上,认真的看着我,咬着嘴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她是冠军,本来就应该高兴的才是,但现在,她一脸怅然,如失去了所有。
  
      场内外,鸦雀无声,仿佛都如少梓沉溺于这种感情中没有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恭喜令狐道友获胜,比赛精彩绝伦,最后一剑更是堪称绝妙!老夫也不得不为你称赞一番!”莫寒仙笑呵呵的打破尴尬,而接下来,自然是一群人跟着欢呼起来,为新的冠军不吝称赞。
  
      看我一言不发,她原来不展的愁眉,最终缓缓松了下来,说道:“好吧……怎么看,都很奇怪,对吧?”
  
      我没有说话,她则飘下了传送台,到了主持台那儿发表自己获胜感言,而九天剑碑上,也很快出现了她的名字,她的剑法,以及出现在垫底位置的纯均,而纯均之上是泰阿。
  
      她的剑法名字很别致,却不是天剑无限,而是:天剑情丝。能够施展天剑的,不过李古仙、我和少梓,现在都挂名九天剑碑,可谓让这个时代光辉夺目,而寒仙门因为萧寒仙的大度,三大势力和天之境都来参赛,使得九天剑碑又留名许多高人,这其中有李剑行的
  
      ,也有子阳真的,更连少施惠都留名上面,确实远超大家预料。
  
      然而,一下子收录这么多名字,我猜想会让九天剑碑身份下降吧,当然,这里面的质量却没有半点掺水的。“香菱,帮为师取一下剑果吧,为师要去一趟前山广场,把你李古仙阿姨放出来。”我传音说道,香菱点了点头,但仍然一脸的不开心,在我刚举步的时候,她忽然说道:“师父,少梓也不行么?她一样很喜
  
      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不要再说了,为师今天不想再听你们俩提及这些事。”我平淡的说道,尽量断绝这里面的情愫,染指自己的弟子,说出去要天下风闻了。
  
      而就在我要走的时候,香菱又忽然说道:“师父!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微微皱眉,以为香菱又要说服我,所以难免有些不耐,可香菱却道:“你看那边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嗯?”我连忙看向了香菱指向的位置,而这时候,北狐芸也忽然飘了过来,传音说道:“丑来了,化了男装!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!?”我愣了下,连忙朝着那边看去!
  
      远处,一个身形高大,男子打扮的美女已揭掉了斗笠,露出了熟悉的美丽容颜,而且正一步步跟着少施慧,走向了主持台。
  
      少施慧背着长剑,双目如星,不顾寒仙门弟子的阻拦,将一卷卷轴拿了出来,任谁过来,她都直接用剑挑开!
  
      她剑法凌厉,别说寒仙门的精锐弟子拿不下她,恐怕五峰之首想要找她麻烦都不可能,况且她的修为也是无极境!
  
      “少施道友!请问你这是什么意思?老夫记得,你已经领取了属于你的果实,现在何以在令狐道友领取果王之际,忽然登台?”莫寒仙脸色难看,双目中满是不悦。“她领她的果实,我做我该做的事情,并无冲突!”少施慧冷冷的说道,而她到了台上时,周围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了,除了寒仙门的弟子警惕会场外,还有无数看热闹的剑仙,大家都给这忽然而来的一幕所
  
      吸引,毕竟说起八卦,谁都会有兴趣。
  
      “你再不退后,休怪老夫不客气!”莫寒仙皱眉怒道。
  
      少施慧一只手持玉卷平举,一步步的靠近,面对千军万马没有半点害怕。
  
      莫寒仙不知道她什么意思,立即一挥手,看向了身后的黑牌长老,怒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将她逐出寒仙山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莫寒仙,你若是看过这卷玉书,别说是你,连你师父都不敢下这个命令!”少施慧冷笑说道,选择大家都在的时候发难,又怎么会无所持?
  
      少施慧将这卷玉书展开,上面一个个的金色符文顿时显现出来!看着这些文字,我也吃了一惊,这是很古老的文字了,不过在场的诸仙,肯定有大半看得懂!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