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六百九十九章:圆桶
    第三千六百九十九章:圆桶
  
      我们说话之时,离开寒仙山的仙家越来越多,而且全都飞往同一个方向,庚秀不满的说道:“和李老前辈这一战,竟这么多人观战,虽然都难免想要看看这场难得一见的对决,但李老却是抱了死志的,亲友或相关者去看还能理解,围观却失了礼数。”
  
      “李左行盛年时便有邀请大家观剑的爱好,他的剑法却不是谁都能学了去的,这么多人送行,或许正是他想要看到的吧。”李古仙倒是没感觉有什么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哦?竟还有这样的兴致,那老人家的心态倒是不错。”庚秀顿时恍然,而所有人都感到好起来。
  
      而在这时候,似乎看到我们在广场的名胜这里聊天,龙丘佑带着几位年轻,还有几位老者纷纷落下见礼,虽然彼此之间的势力有些嫌隙,但好歹私下交情不错,我们倒也没有失礼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已经收到了邀请,李老是要在山门外一处废弃星辰大战夏前辈,不知夏前辈是否一起前往?”龙丘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们先去吧,我在这还有一些事要处理。”我笑道,这龙丘佑倒是很有礼貌,不过拜师之事,暂时我还没有这兴趣收他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。”龙丘佑点头,随后又和少梓等同辈们打招呼,而跟神近昭倒是关系很好,双方相互一笑,随后才互相话别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趁着大家话别,过来和我说道:“夏道友,之前所说之事,真的不考虑考虑?在下可以用手神剑,以及毕生所有一切,都用来换取变异果王。”
  
      其实果实天一界这次拿了不少,连胜带买,总数有近二十来个左右,一个变异果王算再强,也是十个左右的数量,真要割舍肯定没问题,不过要他的神剑和毕生所有根本没多大意义,所以我叹道:“前辈对自己的弟子倒是心,连毕生所有和爱剑都肯割爱,不过在下实在不想如此,还请前辈莫要再问了。”
  
      子阳真摇摇头,旋即说道:“我那弟子体质特殊,为天下难寻的剑体,可惜生性顽劣,修炼的时候过于冒险,导致道体脉络受剑气所创,剑体受损难愈,老夫知道果王可救他一命,便抹下老脸服食腐化丹来此,却不成想技不如人,唉,退而求其次倒是可以,可恐怕也只是修复两三成的实力罢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老前辈倒是很在意自己的弟子。”我叹息道,心却已经多有不愿意了,毕竟生性顽劣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,因果循环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前辈,师伯的弟子确实是天下罕见的资质,要不然也不会用果王了……”龙丘佑也说道。
  
      可惜我心已经抱定了不换,他们再怎么说都没用,我又岂能给道盟添砖加瓦?
  
      看我十分不能说动,龙丘佑和子阳真相互点点头,随后拱手对我说道:“夏前辈,我们道盟已经无力去救治师伯的弟子,但天之境却常常化不可能为可能,若不然过年的时候,我和子阳师伯,连同师伯的弟子拜访夏前辈,好让夏前辈帮忙看看如何?而这变异果王,也希望夏前辈先留着,我们回去后,会多方筹备足以交换的东西,到时候若是夏前辈能看得,那皆大欢喜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过年?嗯,好像也不远了,这倒是没问题,当然,我不保证到时候果王还在,因为我还要去一趟远路,也不知道何时回来,但愿一切都顺利吧。”我并没有给他们任何保证,不过既然他们这么努力,我倒也不会把话说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夏前辈宅心仁厚,不愧是我之良师益友,感谢。”龙丘佑诚恳说道,而子阳真由原来十分失望,几乎此油尽灯枯,现在却多了一分活下去的生机神采。
  
      我拱手送走了他们,但刚打算继续和大家热聊,这左丘寒也带着一干截教的仙家过来打招呼了。
  
      这左丘寒来见我倒也没什么事,也是闲扯了下近些时间的日常,还有他带来了自己师父夏瑞泽近些日子的消息等,大抵是常例寒暄一会,随后往剑的荒废星辰飞去了。
  
      我们当即决定不留在寒仙门了,否则要巴结结交的没完没了,所以带着众人前往剑之地。
  
      因为是顶尖剑仙的生死决战,别说寒仙门弟子去了大半,包括五大峰的掌峰都不能免俗前往,而打算要前往五大山峰游历的少施慧,当然也暂时放下了眼前的事,带着丑跟着我们一同前去赛地点,一路没少感谢我在萧剑岚的虎口帮她争取到掌门之位。
  
      感谢归感谢,我当然少不了跟她商量一些合作方面的事情,大致是让寒仙门多把信得过的弟子剑仙派往北狐芸的领地,增强北狐家的实力,当然,我在化仙者领地开启的天之界,目下也壮大了很多,往后发展得绑北狐家的战车才行。
  
      我身边的茅楚楚和汝月荷、庚秀等,如今都是天一界的骨干了,处理这些事并不是难题,而庚秀要把聚仙盆还给我,我倒也没有直接拿走,毕竟现在暂时还不需要,因为里面还有一整只的碧蓝海神在里面。
  
      “鲲鹏的情况如何了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长得很好,已经能展翅高飞了,只不过却只能宅在这聚仙盆不敢放它出来,它倒好,因为有碧蓝海神的能量打底,吃得是胖嘟嘟的,连带两位小器灵,如今也再不当年了。”庚秀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把他们都放出来吧,既然能飞,那势必要聚仙盆快速很多。”我微笑道,结果我说要把鲲鹏放出来,一群人都十分的忌惮,毕竟鲲鹏牵扯紫袍的事情,他们当然都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会不会触动到窥天者?”庚秀连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鲲鹏是已经不是当年的鲲鹏了,并无连锁的痕迹,而且是重生过的小雏儿,倒也记不得以前任何事情,加以我现在的能力,算是触动了天选者又如何?”我如今已经用聚仙盆恢复了全部的实力,绝非刚遇到紫袍的时候,身能量几乎清空。
  
      “也是……那真的放她们出来?”庚秀又问,等得到我肯定的点头,她立即在空一挥袖子,聚仙盆爬出了一只巨大的翅膀来!
  
      这翅膀虽然没有当时那大如星辰的鲲鹏翅那么巨大,但也有一两套大房子的面积,而整只攀爬出来的时候,也差不多有一小栋高楼那般了,确实是很霸道的飞行神鸟。
  
      不过它吃得实在是太肥了点,加又缺乏外出锻炼,长得跟全家桶似的,抖起身子来,甚至和刚长毛的小鸡没什么区别。
  
      跟着鲲鹏出来的还有净莲和玲珑,现在都有成长了不少,作为顶级的宝物,成长是足够超群了,但也是因为有碧蓝海神的缘故。
  
      “变只鲲看看。”我笑道,而玲珑顿时很有表现欲的拍了拍这鲲鹏的脑袋。
  
      很快,一直黑乎乎圆滚滚的鲲变了出来,让我忍不住也笑出声来,一群仙家看到,无不是跟着打趣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鲲状态的表情也很逗趣,似乎听得懂人话,很是难为情两只肉翅抱着脑袋不看我们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别再逗它了,怪难为情的。”玲珑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往后暂时不用回聚仙盆里了,暂时跟着我吧。”我笑道,而鲲鹏毕竟沉睡的时候感应和关联过我,加又极有智慧,知道我甚至还是玲珑和净莲的首领,所以很听话的点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