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一章:生灭
    第三千七百零一章:生灭
  
      尾迹未完,整个剑境又给调动起来,李左行在剑歌一道,确实可圈可点,这种引动剑境的门道,汇集的可是无数生死大战才能达到的境界,好当年和李古仙对战剑歌,正是她教会了我这引动剑境尾迹的法门。
  
      李左行懂的抓住机会,我又怎么会不懂?长剑一瞬轰击地面,让我倒退的身影顿时停了下来,而接下来,一声巨响,四方光芒以不同的方向冲出,而力量爆发后,直灌天空!
  
      “朝饮坠露落英仙,冷清池无余留,自是本心怀远报,从此白身孤剑行!天一道!此身剑行!”我长剑从地挑起,双手直至云天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一个个剑气之身从我的身猛烈冲出,形成如人影剑气一般的恐怖剑形,以快速绝伦的速度冲向了李左行!
  
      被引动的剑气如千军万马,以扇形的区域不断的轰击对方,李左行在护身罩下仍然给撞得七荤八素,算持剑抵挡,也不住后退,然而,他脸的笑意却还很浓,仿佛这样的攻击还不够一般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  
      在好几次攻击的强劲攻破他的剑境时,李左行同样没有停止他剑歌的释放,甚至在剑歌发动时一挥大袖之,万道星河急坠冲下来!
  
      我的攻击在于快速发动,延绵不断的进攻,以白身孤剑,对李左行造成不断的伤害,断掉他的剑歌,让他快速败北!
  
      而李左行的剑歌之前我见过,为蓄势后,引导剑境力量在空形成无数的形成,使得他们飞坠而下,瞬间将对手炸成粉碎,所以我的攻击如果不能在他完成剑歌的时候破坏他的进攻,那接下来我的命运坎坷了。
  
      果然,那句笑分星河一出,我刚才还密集许多倍的星辰顿时轰落下来,伴随群星陨落的,还有骤闪不停的白昼和黑夜,这是昏晓错星辰的剑威,这种攻击如随风而来,随风寂灭,剑歌一起,它加重攻势,对我造成的伤害十分惊人!
  
      我的能量虽然恐怖,但这一击之下,掉得也不少,也让我不得不认真的对抗接下来的剑歌!因为这两次的热身,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象!
  
      双方显然都挂彩了,李左行脸色苍白,能量衰减得可怕,不过他并没有退缩的意图,挤出了笑容后,手在剑一抹,血液殷殷的灌满剑槽,而那把神剑也顿时像是醒了似的,能量瞬间倒灌入体,让他整个人头发变成了极黑,皮肤变成了极白!
  
      我心下忍不住骇然,见过无数将力量灌注剑,籍此发挥出无剑威的,但从来没有见过将神剑的力量倒灌入道体,从而让整个人和剑融为一体,冲顶更高层次的!
  
      这一下,彻底让我绝了大家战后还能握手谈笑的心情,这李左行是要竭尽全力的发挥呢,要拼命的!
  
      “小友,虽然老夫也不愿意伤你,不过我们俩的层次,已经不是随便能够分出胜负的了……这一剑若是不小心,可能你也会此丧命!”李左行淡淡的说道,随后眯起了眼睛,嘴里缓缓的蹦出了剑歌:“相逢不问沧海东,仙剑磨砺有盼头,老朽剑曲不着调,却去千山过几世!浮生剑门!沧海磨剑!”
  
      李左行的这道剑歌似乎是即兴而来,因为更多剑气冲起的时候没有任何规矩可言,时大时小很不规整,但这,其实却算是剑歌的至高无境界!因为他已经不在乎规整,而是随心而发!
  
      虽然我也能够做到,却没有他那么信手拈来,因为有的剑歌需要在脑海里演算无数遍,才能使出,务求不出任何错误给对方抓到。
  
      不过越是身经百战的剑仙,出错对他们而言越少,像是李左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老剑仙,当然不可能会出差错,而看似一般般的剑歌,如果你不认真的应对,瞬息它能淹没你!
  
      “星海飞腾云影孤,露水青烟却醍醐,谁想风来又渐远,恰似轻声掷画图!天一道!星海画图!”我深吸一口气,随后急速的退后,而一边退后,我也一边引剑在空间快速绘制符,这是一套剑歌配合符的绝强攻击!
  
      而随着我的图谱绘制,天空忽然乍现出点点的繁星,把原来黑白颠倒的天空点缀出了耀眼的星辰!星海反很快形成,我飞驰于空,不断的往,而群星罗列变化,不断的将剑境提升到极致。
  
      站的高望的远,这时候,仙家们几乎也来的差不多了,只不过这样毁灭星辰的攻击,没有谁敢靠近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剑歌唱罢,李左行两手平伸,轰隆一声巨响,白色的剑气大海从地下轰出来,不断的冲天而起,经过了神剑的加持,恐怖剑气真如瀚海一般!本来给我们打得坑坑洼洼的大地,此刻全都裂开了,大地整个变成了瀚海,李左行一挥剑,两指缓缓的抹过了剑身下一刻,大海冲天而起,直接冲向了我!
  
      砰砰砰!
  
      大地一块块的裂开,本来这废弃的星辰不大,给神剑的轰击下,立即有四分五裂的迹象!
  
      加我的剑歌唱罢,剑图形成后,群星连携带来的力量引来了暴风骤雨,顿时把星辰如置身毁灭风暴之,整个星辰也如同陷入末日,随时都会自爆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双方的剑境,一下子接触了,而由此产生的剧烈爆炸,让整个星辰不断的坍塌,两种剑歌的对轰,更是把我和李左行一个打天,一个打落地面,双方承受的攻击,都让彼此达到了力量的临界点!
  
      我所剩的力量,已经不足三分之一,而李左行更是连四分之一都不到,现在能够引导出来的力量,其实大半来自于那把神剑倒灌力量,他现在真不知道是剑还是本尊了!
  
      我喘着粗重的气,长剑一伸,星河浩瀚的能量顿时被我引导而来!这是将几次剑歌对撞后,形成的爆裂力量灌注剑身,再籍此释放出来的办法,当时在和剑灵大战的时候,曾经用过这一招!
  
      “来,让老夫看看,什么是天剑决歌!!”李左行几乎和我一样,也在剑境的能量趋于平稳后,缓缓的朝着我走来,诡异的是,那漫天遍地的剑气,也不断的朝着他全身下卷来,而且直接没入了他的体内!
  
      我诧异万分,但很快想明白了为什么,这是因为现在他已经不单纯是他自己了,同时也是昏晓错星辰的本身,他和剑合二为一,所以这些能量的乱流也同时钻入了他的身体!
  
      这种时候让能量进入身体,无疑是自杀性的举动,因为人不是剑,剑气入体,通常是要炸的!
  
      而劫天神剑能这么干,是因为这把剑容量是我所有脉络所能容纳的量,只要不超过负荷,绝对不会断!算断了,也能够重新凝练如新!可这李左行是剑么?那是人!
  
      为了获得更加极限的力量,他选择成为了剑,果然是一个剑者追求极限而所爆发的某种极限!
  
      “问浮生沧海无行迹,愁岁月万里!不!留!情!”李左行因为承受着剑气入体的痛苦,所以唱起这剑歌的时候,几乎是怒吼出声,而这一招,之前在和我在赛对决的时候,他曾经想要实现的,但最后却留到了这里,而这一次因为疯狂以身作剑,使得这一招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我所能理解的剑气爆发范畴!
  
      这样到底值不值得?
  
      “漫尘世化尽千山白,乞一剑空门了!生!灭!!浮生剑门!一剑生灭!”可惜,李左行根本不在乎我心所想,一人一剑,披头散发朝我走来,此时,还在不断的吸收剑气!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