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二章:渴求
    李左行整个人就如一把利剑,调动周围的剑境,让自身的剑意浓重得吓人,若是给他真正施展而出,别说这片废弃星辰,就是我现在要逃,都会给他的剑网瞬间斩成虚无!
  
      对付将这层次所能发挥到极致的剑歌,唯有施展同样的剑歌来抵抗!
  
      虽然我已经有了觉悟,但现在还是让人有种生死不由己的感觉,原来以为可以切磋一场,互分胜负的战斗,最后竟演变成了对方以死相迫,实在是让人无奈至极。
  
      我闭上眼睛重重的吸了口气,两指搭在了剑尖上面感应剑中萃饱的能量,将它彻底激化起来,而嘴里,一个个字跟着唱出这从未真正在世间释放过的剑歌!
  
      “三十年只身白云留,望不尽青山到白头……”剑歌一起,我浑身上下的能量全部一下子清空,我的头发,我的身体,瞬间就因为能量消耗而变得惨白!睁开眼睛,强烈的能量爆发时,不断激扬起我变成纯白的头发,让我如置身于人生衰老之时!那种心境尽衰,身体空洞的感觉,让我生出了一丝不甘,这样的剑境影响着我意志和意识,而它所追寻的,也
  
      是一种生命光华的爆发!如同李左行所要施展的剑歌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巨大的爆炸,让我身上释放的力量强于空间,随后爆炸而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将周围所能看到的一切景物,全都定义为自己的剑境!
  
      整个天地间,一片片茫茫白云,云底下,青山望不到边,巨大的参天大树上,皑皑白雪压得枝头都坠了下来,但那种强烈的生机和萧瑟共鸣,让所有观战之人都感到无比的震撼!光是气势,都足以让人望尘莫及,全都退到只有视线能及的距离,而这气势也是最正确的举动,因为光是我们两人剑境的起手式,已经把周围星辰震碎,剑境的形成,本身就具有很强的侵略性,一旦布出
  
      ,就是调集各种能量来拼接和拆封,整个世界的能量都会给重组破坏掉!
  
      轰隆!剑境的互相碰撞和影响,让周围一切景致都变得非常漂亮,青山之上有白云,白云之下有雪花,这场剑境的盛宴,互相保有着彼此对事件美好的理解,这是剑法到达了极致后,彼此坚持的一种对天地感悟
  
      !“漫尘世化尽千山白,乞一剑!空门!了生灭!浮生剑门!一剑生灭!”李剑行狂吼出声,长剑一举,天地顿时闪现白天黑夜交错的世界,而整个剑境原来的和谐,也在这一瞬间打破,毫无疑问,生之后就
  
      是死,兴盛到了极致,就会落败到底,接下来,就是灭的开始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一股猛烈到难以想象的天地重压,顷刻间就轰落下来,剑境破碎,周围千山万水都给震成了云烟,我浑身上下的力量,也在这一刻不得不爆发出来,籍此抵抗这一剑定生灭的攻击!“战千仙万道唯独我,三尺剑!沾!尘!常笑君!天一道!天剑决歌!”面对强大的压力,我缓缓的抬起头,三尺青峰挑到与胸向平之处,轻轻一抖,瞬息间,无数能量汇聚剑尖,不断的压缩成为一个细微
  
      的点,而外面看来,就如剑沾染了一颗微末灰尘一般!
  
      这颗粒子却并非是粉尘,而是不断的将能量压缩,冲击临界质量的能量,它形成的温度很快高得惊人,最终在我剑歌唱罢之时,仗着无数冲向我的能量以一道光芒疾射而出!
  
      随后,在不断的延伸扩大后,把前方一切的力量全部以粒子扩散的方式引爆,最后所以产生了连环爆炸,将前方一切剑境都彻底的点燃!
  
      轰隆隆隆!连绵的爆炸,把前方蔓延过来的能量一齐吸收浓缩后引爆,包括一剑生灭带来的冲击力量,都无法破除天剑决歌带来的力量大爆炸,我纵然早就逃出了很远的地方,但因为最终爆炸范围不断的裂变,所以
  
      在缩地逃离的时候,整个人都给气浪炸得飞出了外围!
  
      这一剑是破坏一剑,是摧毁一切的剑境能量爆炸!从自己的力量吸收,释放,再裂变成剑境,之后和对方的剑境碰撞时,再将碰撞所产生的残余能量吸收聚变成粉尘,从而释放出来,让它最终裂变,这就是天剑决歌释放的整个过程,而这跟氢弹的释放条
  
      件是一样的,不得说不说人类发明出了这可怕的大杀器,在经过我的能量转换后,带来的毁灭效果,也几近达到连我都无法控制的程度!爆炸仍在持续不断,而这样的毁灭越可堪称剑境的极致了,破坏能力甚至比因果互噬还要大,当然,它不是彻底的吞噬,把一切抹成虚无,所以站在极远处,看着爆炸渐渐的平息,我的心情也无比的复杂
  
      ,因为我压制了这场爆炸的能量,让它无法做到一切灭绝,也希望能够最终看到李左行活着走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只是,愿望是美好的,现实却告诉了我,其实当他施展最后一剑的时候,他就已经油尽灯枯了。
  
      ‘不负剑名’是物理类剑技的极致了,以灌注能量于一剑决一雌雄,而想必,老者已经看完了‘天剑决歌’的施展过程,这是引导类剑法的极致体现,或许也是他毕生所追寻的极致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看着茫茫然一片宇域,都想着李左行能够出现,但最终,根本没有他任何的气息出没,他似乎彻底的消失于这场大爆炸中了。
  
      李左行的弟子们是最先反应过来的,甚至表情比起怔怔看着远方的我好很多,几个人逐一对我拱手示意,脸上展现的或是苦笑,或是复杂的难过,这都是他们对于自己师父的所有感情。“师父老人家仙去了,他临战之前,已经交代了我们身后事,而最后一剑以昏晓错星辰倒灌能量入体,他也早早的和我们只会了,让我们这些弟子做好准备,若是阁下没办法抵挡,就立即用法门将你带离这剑境,他老人家说,这天下,不能没有镇压昏晓错星辰之人,他还指望你能够持有此剑,为天下仙家谋求和平呢……当然,若是你的剑歌远超于他,他说就让他这么走吧,他会欣然仙去,让夏道友也不要有
  
      所自责,因为不是你杀了他,而是他杀死了自己,他一生追索剑道,正是为了将这一剑生灭完全施展而出,和天下最强剑仙一决生灭。”作为李左行大弟子,年纪最老的老仙平静之极的说道。我看着李左行的弟子们,苦涩的挤出了一抹不止是何等感觉的苦笑,拱手说道:“李老令人敬佩,追索剑道至死方休,在我心中,天下出其右者寥寥,而与他一战,我同样得到很多的感悟,只不过现在并不
  
      是详说的时候,若是几位道友也对剑法剑歌感兴趣,可随时来找我,也算是我欠下李老的一个人情吧。”
  
      李左行的几个弟子顿时目光中闪过一抹光晕,他们同样都对剑道万般渴求,而继承师父的意志,是他们作为剑仙的理想,又怎么会拒绝呢?“师父老人家说过,他不死,我们不能收徒,因为我们没有学到他最后的精神,会误人子弟,而现在我们学会了,他老人家却已经走了……真不知道我们又该是什么心情……”其中一个年老女弟子一边说着,热泪一边流淌下来,又道:“不管怎样,我们都会感激夏道友,也会继承他老人家的意志,至此广收门徒……更该前往夏道友之所在,论剑法之极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