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三章:符禁
我点了点头,想要和他们再说说话,缅怀一下李左行这位前辈,可就在这时候,能量乱流中,忽然一圈圈的能量不断的消失不见,而里面的空间很快一白一黑,形成了昏晓交接的状态,能量逼得所有观战
  
  者不断的逃离,当然,也有许多的剑者冲入了其中,似乎还想要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!
  
  “剑没有认主!?”一群仙家全都震惊了,而且似乎都想要去夺这把剑,毕竟李左行一死,它手中祭炼祭炼一千七百三十二年,以阴阳交错,混淆更迭的方式祭炼的剑神之剑,谁都想要继承!
  
  而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只要你的能力足够强,虎口夺食也未尝不可,所以天下剑仙围观,也并非全是围观,有的是想要趁机争夺神剑也说不定!
  
  这场斗剑大赛来了许多不世出的老怪物,所以大多的剑仙来这里,基本是亏本的买卖,果实根本就抢不到,而现在一把传说中的神剑摆在那,谁不心存觊觎!?
  
  所以数千人观战,有数百人冲入了能量乱流区,而少梓和神近昭都是极度敏感的弟子,顿时带着其他的弟子,还有云冰心一同冲入了抢劫的队伍,甚至大打出手起来!
  
  战斗居然就这样爆发了,可见人性之贪婪,无论修炼到何等的境界都是难以避Wwん.la
  
  “夏道友,还请去取回神剑吧,师父老人家说,这把剑只有你才能够很好的镇压,若是其他人得到了这把剑,一定会成为祸乱世间的杀器,如此就违背了他生前的初衷了。”李左行的弟子说道。
  
  我点点头,看向了人群那儿,说道:“立于天下,有所为有所不为!诸仙何以行龌龊之举?”
  
  结果我的呵斥根本不起作用,一些剑仙甚至骂骂咧咧的,并且大打出手,而少梓他们虽然已经冲进去抢夺,但双拳难敌双手,战争越演越烈,简直是一场血战!
  
  “趁着夏一天的法力耗尽,大家快夺剑!绝对不能让他和他的弟子拿到剑!”
  
  “不能什么都让他们得到,这东西也不见得归属谁!谁厉害就谁拿!”
  
  “这把剑好像没有掉落祭炼修为!是真正的神剑!能者居之!”
  
  一群仙家全都疯狂起来了,因为这样的神剑,刚才他们已经看到李左行使用了,虽然没有完全的发挥全部的能量,但可影响到大剑境存在的剑威,就足以让天下人疯狂!
  
  看到这群人都疯了,我暗道这东西还没认主呢,就带来了这样的争端和浩劫,更别说是没有李左行压制后让它流落其他人手中了,也无怪乎要选择我来镇压这把神剑。
  
  看到我快速的飞向乱流中心,和我同一个方向,打算争夺神剑的剑仙当然把我视作敌人,而且看到我能量已经因为大战而惨淡,顿时肆无忌惮的和自己的同伴使了眼色,随后忽然朝着我这里飞过来!我当然明白他们的想法,包括少梓也连忙的叫我小心,不过他们都忘了我的脉络因为是数条延伸,能量充盈之极,现在我的状态,只是核心还没有开始供应能量而已,等同于隐气的状态,而隐介藏形的法
  
  术也同样是把核心之外的所有脉络能量清空,达到不释放的标准,现在我正是这样的状况。一位剑仙冲过来就对我一剑斩来,结果一看我能量忽然爆发而出,吓得他顿时脸色青灰,想要连忙逃开,然而到现在才发现早就迟了,我的劫天神剑瞬息一剑斩出,把他连人带剑一并斩成了两段,而纳灵
  
  法一吸,能量轰到了同他一起来的伙伴身上!连杀四个后,其他人顿时老实很多,我也不打算用幻剑天来杀人,毕竟这里面包括的人太过复杂,除了有我的弟子们,还有一些家族势力,寒仙山的弟子等,我要是一股脑把除了弟子之外的人杀了,到时
  
  候他们长辈跑来跟我说是为了帮我镇压暴徒的,那我几张嘴巴都不够洗清白的。
  
  所以一路飞过去,我也很快说道:“这把剑,李老尚且难以控制,你们争夺它,意义何在?难道都想让自己的力量为此剑所左右?”
  
  可惜的是,我这话反倒让一群的仙家嗤之以鼻,大抵是‘我们控制不了,难道你就行了么?’的话,还有一些说‘不试试不知道’的,相当让人无语。
  
  但我根本没给他们机会,冲入了战场后,杀了十来个左右,这些家伙大部分安静了下来,而还有一些顽固的疯子,也让少梓他们打跑了!进入了核心的区域,那把昏晓错星辰正在能量乱流的中心,大口的萃取周围残余的能量,这东西简直就是把活剑,此刻因为没有了李左行的控制,样子已经大变了,不再是原来一把修长,剑把带着阴阳的
  
  道剑样子,而是一把有魔剑特色,剑刃为白,剑身为黑的古怪模样。
  
  而一群冲入了里面的剑仙,虽然一个个疯狂想要靠近,但很快都变成虚体跑了出来,包括少梓他们都围着这把剑不敢进入其中,而是将一大批人拦在了外面!
  
  我把劫天神剑一挥,瞬间就闯入了其中!
  
  嘭!
  
  那把昏晓错星辰顿时自卫一样爆发出了猛烈的力量,把我连人带剑都震得往后退了几步,可见它恢复自由后,已经在恢复自我的力量,一旦它达到巅峰的状态,恐怕谁都压制不住它!
  
  我立即持剑冲向前方,而一波攻击再次汹涌扑来,不过这根本难不倒我,毕竟劫天神剑和它也大战过,早就习惯和无惧它的剑气了,所以紧张顺利的直接到了它身边!在劫天神剑的剑气压迫下,它顿时是老实了不少,毕竟已经是有灵之物,压服之后收入麾下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,在我雄浑无比的能量灌注它的剑体时,它就彻底的老实了,因为我的力量可不是残余能量
  
  可比的,这已经是超越天道境的力量强度了!它如今正打算恢复自己的剑体呢。
  
  我手持这把黑白交替的神剑,往天空瞬间一伸,嗡嗡的剑鸣顿时彻响天际,而周围的宇域全都在苍白和黑暗中变化,这辽阔的力量交替,几乎让所有人都觉得身处在一片可怕的剑境中!
  
  这就是昏晓错星辰,这把剑告诉我,它堪破日月星辰,敢称天下剑尊!
  
  我却笑了起来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剑尊是谁?谁又是剑尊?我都没敢吭声,轮到你来聒噪?”在我的强烈剑意下,这把星辰剑很快就老实了,毕竟它能量还没有完全的恢复,想要造次还有得一段时间呢,不过现在对我而言,就多了一把法剑,回头到没人的地方,立即打入自己无数的禁制符文,在
  
  控制它的同时,还加强它的能量,再渐渐解锁它的所有能力,这是培养一把法剑的办法。
  
  当然,这把万能剑绝不仅仅是用来当法剑的,它的作用非常多,因为它除了剑威恐怖外,本身还千变万化,可成绕指柔,也能成百炼钢,这等同是跟着李古仙的囚牛了。
  
  而这把星辰剑更加的纯粹,我也不用怕伤了它性命,因为连我都觉得要灭了它都很困难,毕竟在我的天剑决歌中居然还能完好无损,只是能量丢失了不少而已,可知这世界上能灭它的能量真的不多。
  
  不过也并非没有法术能够毁了它,好比我的因果互噬。将它抓在手中后,因为还没有铭刻自己的符文禁制,所以不能放手,我也要尽快找个地方炼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