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四章:心系
    看到我已经安全的把剑收入手中,一群的剑仙全都面露失望,加上刚才举剑那刻的威慑,所有抢剑的都纷纷逃之夭夭了,所以场内外,只剩下还在围观,以及我的弟子们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寒仙山和道盟、星界、截教里认识我的这些人都没有走,大致是要和我说说话,大家寒暄客气两句什么的。
  
      所以一群道友很快过来恭喜我,对我赢得了这场决战,得到了宝剑而感到高兴,当然也不忘缅怀李左行的舍身求剑之意,不过也多是客气而已,毕竟大部分人都不认识这位星界剑神。倒是小侄子和李辰飞、李灵仙他们十分难过,毕竟对他们而言,这也是星界难得的隐世剑仙了,等同星界失去了一位超级能人,往后星界人才凋零,恐怕大部分因此而来,当然,李老的弟子们现在开放了
  
      收徒的权限,星界想必也不会弱到不堪一击的程度。
  
      而且我也答应过会和他们参详剑道,这当然不是说着客气,毕竟能够到达这个程度,已经不存在诓骗了,因为稍有差池的疏漏,就会给这些老剑仙一把揪出,到时候反倒是让我自己难堪而已。纵横天下多年,我对于剑道的理解,早就超过了很多人,这里面有剑魔师父,有李古仙师父等强大者的指点,加上多年的生死战的进境,我就算称自己为大师,恐怕也无人敢来反驳,毕竟实际操作比理论
  
      强大无数倍。大家都知道我要祭炼压制这把超级神剑,所以尽可能把话说得很是简短,而截教和星界、道盟那边,当然是约定之后在天之境见面,也有约去他们那儿的,不过我这大忙人,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去他们那访
  
      问,毕竟他们的老大都没来过呢,我凭什么先去?
  
      送走了所有原仙者阵容的存在,少施慧邀请我返回寒仙山炼剑,毕竟那边她也说得上话了,也算是报答我帮她忙的回礼。不过我却没有答应下来,毕竟现在萧剑岚的情况我还不能全部掌握,这老家伙是真的正义还是假道德,都还是未知,我这祭炼宝剑虽然不危险,但我的人不能总是陷入危险之中,这寒仙山没有了天下剑仙
  
      围观,谁知道暗地会把我们怎么的?
  
      而现在聚宝盆里还有一堆的剑果,也正打算送回天一界那边研究呢。
  
      现在原仙者所在的老巢叫天之境,在化仙者的新基地叫天一界,我现在已经身为化仙者的一员,总得去看看大家,毕竟几年来音信全无,露露脸也是很有必要的。当然,去之前,我得去天道仙域找如雪的母亲,雪倾城和我一样消失几年,我是还有盼头,她却了无踪迹,大家担心她甚至比我更甚,包括我也心系其中,如果不解决此事,我就算回去了也是茶不思饭不
  
      想,倒不如趁现在去看看呢。
  
      但这时候,九方烨却带着九方桃飘过来了,九方烨上下打量我,笑道:“酣睡数年,变化不大,却又是让人不得不对你称赞一番,夏兄弟呀,你可正是想死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九方兄别来无恙,之前一直碍于身份没有与你相认,不过真是多亏了有你,有九方家这样的大家族在,否则一切计划都不会这么顺利。”我笑道,而一群的弟子和好友都纷纷和九方烨见礼。九方烨当然不敢怠慢,老老实实跟北狐芸、云冰心、茅楚楚她们打招呼,并且一边笑道:“夏兄弟这就是不把我当兄弟了吧?我可还要感谢你帮我们又系拢了寒仙山这座大山呢,往后还要仰仗你在我和少施
  
      掌门之间做个传话筒呢,对不对?少施掌门?”“九方公子说笑了,九方家如今声势正旺,联同北狐家主一起,都是我们寒仙山所要仰望的,你们有什么吩咐,尽管与在下说便是了,何必又去劳烦夏前辈?当然,夏前辈有什么到事,也请莫要和我客气,
  
      把我当晚辈差遣就是。”少施慧摆低了身份说道,这虽然是客气,不过也足见对我们的感激。我和九方烨当然不会真把她当成后辈来使唤,大家客气了一会,聊当是一句玩笑了,不过合作之事当然不会草率的就这么解决,互相定下契约协议什么的是免不了的,包括北狐芸,现在也一副家主的派头
  
      气势,做事有板有眼,因为她可不再是当年那个人前人后都不一样的小丫头了。
  
      大家商定了联络的线路,以及做了简要的计划后,方才互相告别离开。
  
      而我则带着弟子和北狐芸们南下,当然,也只是出了寒仙山的范围后,我们就必须分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此去天道仙域,有难以想象的危险,一路上,古仙你就替我多照顾他们了。”我和李古仙说道。
  
      李古仙有些郁闷的说道:“你复制过来的天剑决歌玉牌到底写得都是什么呀,都没有完全和我解释开,这么弄我要真能弄出来就见鬼了……现在就走了,我到哪问人呀?”
  
      毕竟是个人化比较重的剑法,不适合李古仙也正常,我笑了笑,说道:“正是难,才厉害对吧?慢慢研究吧,现在我终于感受到一把当你师父的感觉了,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古仙气呼呼的瞪着我,随后说道:“我们用幻剑天打一场?”
  
      “不,免了,谁会想着就这么给你欺负?”我笑道,这也是我们之间的一些能开得起的小玩笑了,毕竟还有一群弟子和好友在,所以我也逐个和他们告别起来。“爸爸,我们才刚刚见面几天呀,你也才用真面目示于我们多久就走了……还不带上我们,这太差评了吧?”凌天阴阳怪气的说道,这些日子和我没大没小的混熟了,玩笑也开得多了,孩子当然就没大没小了
  
      我摇摇头,说道:“你现在还好这么和我说话,要跟你妈妈这么说,小心挨罚,你们现在修为还达不到我带你们去的程度,都老老实实的回家修炼去。”
  
      凌天吐了吐舌头,而如雪知道我是为了去找自己母亲,连忙问道:“爸爸,这次能够找回妈妈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妈妈一个人孤零零留在那边,一定会把她找到的。”我郑重点头,这样的事情我们曾经一起度过,彼此有坚守一辈子信念,我就算自己死,都不会让她们任何一人出事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我相信爸爸。”如雪看着我坚定的双眼,也一瞬不瞬的,而且懂事的没有要求跟来。“这就走了?我们在寒仙山还有临时的基地,听说你不打算回去要走,赵姨娘,言师伯,海师伯他们都在急速赶过来呢……”一旁的凌天打断了我们说道,而安驰星也连忙在一旁点头:“师父要来的,本来要
  
      准备预防不测,不过后来师叔自己醒来,所以师父他们才安心的,现在也果然如他们所愿,师叔一人足以对付寒仙山上所有事情。”“既然都来了,那必然是见一见的,到时候我征求了他们的意见,再说其他吧。”我愣了下,最后点了点头,很久没有见过赵茜和海师兄、言师兄他们了,为了从寒仙山那把我带回去,他们也在竭尽所能,
  
      现在我总不能他们都来了也不见吧?看我没有立即就走,在场的诸位全都高兴起来,当然,心系自己母亲安危的如雪,免不了神伤,可见这些年出的两件大事,对她的考验实在太大,让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承受了太多的无奈和力不能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