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五章:协议
    虽然失去了聚仙盆携带物品的便利,但鲲鹏的速度确实比聚仙盆快了很多,这或者是两者不可兼得的体现,因此我们的行程加快后,也和赵茜他们在很短的时间里碰面了。一艘玉船上,一群伙伴们看到我和李古仙都安然无恙,全都欢呼雀跃起来,而赵茜更是喜极而涕,这些年天之境在原仙者中虽然不断的壮大,但所经受的考验也更多起来,大家无时无刻不身处一个个计划
  
      和事件的决断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你没事就好了。”赵茜牵着我的手,双目中闪着光芒,久别重逢的喜悦,她比谁都要珍惜,所以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话应该由我来说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看向了海师兄和言师兄两大天之境支柱,不禁说了句‘师兄辛苦了’,两位师兄都是坚韧的性子,缓缓点头抱以回应。
  
      “你深处险地,我们这些老家伙无时无刻不在天之境担惊受怕,一群老的,小的都无不鸡飞狗跳,真是好玩过头了。”海师兄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这些老人家无所谓了,这么多年过来,什么事没有经受过?倒是苦了孩子们,没有遭遇过这样那样的危机,不过近些年天之境和别的势力虽然摩擦不断,但好在没有太过份的争锋。”言师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到玉船上说吧,鲲鹏跟在后面。”我命令道。鲲鹏因为太过巨大,自然没办法入船,只能是飞在了我们后面,而我很快跟赵茜和言师兄、海师兄他们进入玉船的临时会议室,至于其他的孩子们和伙伴们,则在玉船上稍歇,等待我们谈论天之境的事情
  
      结束。“天之境近些年已经成为了各界交流的中心了,每年都会召开各种各样的联合大会,拿出众多旧天之境废墟中开发的东西,或者自身研究的东西出来搞活动,这些年渐渐也殷实起来,弟子们和老伙计们都过
  
      得很不错,就是三方势力有些白眼狼了,自己弄不出好东西来,自然就想要靠各种各样的霸道条约与我们产生分歧,这些年,没少互相角力,一打三,常常吃亏呀。”海师兄苦笑道。“加上你又在化仙者境内那么多年,听说已经成化仙者了,因此三方势力全都谴责我们的同时,还让我们每年都变相交保护费什么的,唉,这些年来,可是吃了不少亏,基本上发展下来的几年,贡献出去大半都有了,所以你应该也有看到道盟和截教、星界的人了吧?这些家伙可是见我们有什么好的,都要变相掠夺一些,虽然不是明抢,但交换来的东西要不是残次品,就是他们不用的,真是可恶。”言师兄有
  
      些不悦的说道。听他们的语气,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愤怒,转而变成了习惯自然的语气,我心中当然是无比的愤怒,这三方势力向来就是白眼狼,光懂得无穷无尽的索取,天之境稍有不乐意,定然就是威胁出兵,
  
      这也是欺我不在所致。“天哥,之前你前脚刚走,他们三方后来就发动了一场大的会谈,以多因果互噬那件事来发难,逼迫我们签署了禁止多因果武器使用的条例,如果我们违反这条例,三方立即就会围攻我们,本来还威胁要驻
  
      军我们的,好在你还有消息不断从化仙者那边传来,否则或许我们都得答应他们驻军监督的要求。”赵茜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恐怕就是一切的开始吧?”我平静的说道。“是呀,老虎拔了牙还是老虎吗?不但天之境的边境线摩擦不断,星域时时换手,连天之境本身有好多原来他们三方逃过来的都闹了起来,这僧多粥少了,反骨的不少,逐渐暴露了他们的劣根性,一个个都
  
      是吃我们的喝我们的大爷,我们天之境的原住民,简直恨死他们了。”海师兄气呼呼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尚且连我都管过好几宗由下达上的案子,你说下面会是如何?”言师兄反问我。
  
      “天之境的条例没有规范他们么?”我好奇的问道。“和平出孽障,就游走于此呢,要开除回原籍嘛,立马就成了海盗,而且在天之境知根知底后,这些海盗还有针对性的进攻劫掠我们天之境,要不是没找到他们和三大势力勾结的罪证,我都想要亲自把被抓
  
      到的部分海盗绑到使臣官眼前大卸八块了!”言师兄愤恨的说道。“原来雪二当家在的时候,内政还算平稳,她失踪后,下边惧怕的不多,就犯难了,我们出手杀了好些都没用,过几天又闹起来,边境不但海盗盘踞我们富庶之地的外围,三大势力的正规军也没少探底我们,除了谴责之外,又有什么用处?难道出兵打他们?现在三方不知道脑子是不是忽然开窍了,联合起来欺负我们,现在大当家也不好过呀。”海师兄在这时候出奇没有找言师兄的茬,反而两人跟难兄难弟一
  
      样对我诉苦起来,这也算是稀奇的事情了。“我们天之境不断的成长,面临的威胁又何其的多,眼下动兵动武都不可能,大当家只能是尽可能满足三方的需求,争取到你回来主持大局,没有你威慑这些宵小,别家还真的很过分,我想如果不是你当时还躺在寒仙门,而是来个在寒仙山身死道消的消息,我怕现在天之境早就沦陷了,他们畏惧你才不敢真打上门来,只敢今天要只猪,明天要头牛,否则就是要命了,所以对这种盘踞周边的野狗,就是该动
  
      手的时候动手,绝不给任何的机会!让他们就算你不在了,也怕你百年,千年!”言师兄恶狠狠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多方联合,是因为窥天者吧?没有他们串联对抗我们天之境崛起,岂会有这种局面?现在怕真欺我不在了。”我冷笑道,对于窥天者可谓更恨,特别是黑子一类四方奔走,又有实权在握的。
  
      窥天者确实是祸乱世间的根源,甚至连萧寒仙打算出手就把他们全灭了,我也是举双手赞同的。
  
      我在的时候,三方给打得动都不敢动,这几年倒是甚嚣尘上,如果不给个教训,真当我以后都躺在树洞里了。“天哥这么一说,似乎还真是窥天者会议结束就变成这样了,那时候你在寒仙山睡去的消息刚传回,而此后三方对我们天之境的态度就从多分歧变成了统一,这多因果互噬的事情,我们本来也不想用了的,
  
      但他们还真的三方过来压制我们,逼迫我们签署不扩散协议,我们确实还吓了一跳,觉得他们这次不知道怎么会在这件事上如此的一致,而直接绕过了我们天之境,直接告诉了我们结果。”赵茜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或许就是根源。”言师兄也深思熟虑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外婆怎么说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外婆回来后,让我们闭门造车,管好自己,一切等你醒来再说,所以我们大家都跟躲在乌龟壳里似的,任他们偶尔来敲敲龟壳啰。”赵茜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好几次都忍不住要撕毁多因果兵器协议打回去,不过大当家都压住了此事,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。”海师兄也说道。“唉,这些事,回头再说,把你们知道的,关于天道仙域的事情说说。”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决定回到天之境后,再去想解决问题的办法,当下我还在化仙者的领地,还是商议下雪倾城的事情好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