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零七章:目的
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激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X23US.COM更新最快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激a省不少辛苦钱。
  
      在天道仙域的一处空白宇域停下来后,我把整条银河一样的星辰地图用云气模拟而出,一人一鸟开始模拟起了找人来,这肥胖的鲲鹏法术多变,能屈能伸,大能变得如星系一般巨大,小也能变得跟只火鸡
  
      大小,站在我身边,臃肿的体态让人莞尔。!“这片地图,你可都要记住了,基本都是要查查的,而你要找的人,这里有几件东西,你从获取到她的气息,寻找起来,应该不难,毕竟是先天九子嘛,天道之气算细如粉尘,应该也有所不同,嗯……
  
      天道是什么气息?你这么问,可难倒我了。”我仿佛自言自语,但这鲲鹏叽叽咕咕的话,我确实是听懂了,毕竟这是某种共鸣连接。
  
      拿着从赵茜那,如雪那得到了一些和雪倾城有过关联的器物,我在鲲鹏的鼻翼那挥了挥,让它记好这气味,至少路过的时候,不至于错过。
  
      我一路也解锁了天一气息,这气息外婆可是说过,是一道大气运,只不过这里面嘛,有好有坏,有正有反,如果不是修为强大到离谱,是不可能控制它的,而现在的我,显然具备了控制它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因为鲲鹏都给我绑来当座驾了,还有什么我干不了的事?现在如果紫袍敢出现在我面前,我自己都会一言不合提剑去和他对打。
  
      有了天一气息的存在,对我的好处是明显的,因为一路平平安安,紫袍都没派其他妖怪来,这绝对是气运变好的征兆,看来这道气运打开了也不坏。
  
      鲲鹏又是对我一阵叽叽咕咕,大意是已经记住了气息,我当然还不大放心,想了想,模拟出了几种和雪倾城类似的先天元气,让它记住这气息后,应该不会出问题了。
  
  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才让它变成了一艘三四米小船的大小,一路在天道仙域逛起来,但还没过多久,这鲲鹏瞬息改变了原定的方向,朝着某个方向急冲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找到了?这么快?”我瞬间震惊了,毕竟来到了天道仙域里,还没联系在这里蹲守的天之境联络点呢,这已经找到了,鲲鹏简直堪称神物种!
  
      有些东西,是那么的难以理解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作为好宝宝的我,当然问起了鲲鹏到底凭借什么感觉找到的,结果出乎我的预料,竟是先天气息带来的某种共鸣。我想了想,在它急速前往的时候,我将少正豪那连接魔道的沟通办法重新演算了一遍,随后以先天之气沟通天地时的痕迹进行了论证,结果惊人的发现它们之间确实是存在联系的,毕竟觉醒者之所以能够
  
      觉醒,其实和先天之气都有关联,没有先天之气,是绝对不可能觉醒的!
  
      所以用先天之气沟通天道,用先天之气沟通鬼道,都是一种沟通的桥梁,而鲲鹏应该是籍此来寻找雪倾城的,这个方法,显然是赵茜和韩珊珊都没有意识到的!
  
      因为只有我抓住了少正豪,并且获得了他们人工制造出后天九子的办法!这种靠着先天仙气来劫获于先天九道,用来嫁接自己身体适合之道的方法,目前也只有先天九子和后天九子知道,当然,或许紫袍、天城那位也知道,但现在却成了我寻找雪倾城的关键,不得不说,有些
  
      时候事情是那么两面性,而且冥冥注定!
  
      鲲鹏不费吹灰之力,以空间跳跃的方法,直接来到了一片地图较偏僻的点,并且在这片宇域到处的盘旋,似乎正在寻找什么东西。而用不了多久,似乎确定了一片地方后,它变成了鲲的状态,随后浑身下彩光四溅,张开了巨大的鲸鱼嘴,狂喷出了一片粘稠的彩色液体,这液体很快消融掉了一小片的宇域,形成一个如同空间大洞
  
      的彩色粘液空间!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这不正是之前它前身用来捕捉我和界力之花时用到的粘液么?这东西能够禁锢界力之花升到另一个维度,所以一直是我想要研究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而现在,小鲲鹏当然知道它的功能,似乎还在用它来锁住某个维度的变化。
  
      我想要问问它要干什么,但没过多久,它忽然咆哮了一声,竟直接冲入了其,而我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给它带入了一片黑沉沉的空间里了!
  
      出现在了异空间的我瞬间怔住了,因为这里不是那一片宇域,而是某处封禁的空间里,这空间虽然黑烟重重,但一些古怪的金色符禁制,却很明显的漂浮在周边某些区域。
  
      我连忙让鲲鹏飞向那边,结果一看之下,这些符果然全是阵法禁制符,而且无论你怎么用什么来攻击它,都是无效化的,反而还会把力量送给它,成为它的养分!这发现,让我顿时愤怒起来,显而易见,这个空间如果鲲鹏没有判断失误,那雪倾城这么多年里和我一样,都给困在了某处空间里,而不同的是我有李古仙保护,而她却没有,只能独立的面对这可怕的一
  
      切!
  
      “找到我要找的人!快!”我连忙一拍鲲鹏,再也不打算浪费一分一秒,因为现在我要找到她!鲲鹏很快绕着这片地方飞行,结果绕着这个大阵飞了好几圈,居然只能是沿着这阵壁反盘旋,完全没有找到人的征兆,这让我好之极,而在我问询之后,却也不得不原谅了它,而且也跟着冷静了下来
  
      原因是我冷静下来后,也发现这大阵正在萃取某种先天力量,而且封锁得相当结实,从里面几乎不可能破坏这空间,所以只能是外部着手!
  
      看来雪倾城没办法出去,也是情理之了,而这处空间,也不属于我所见过的任何维度空间,因为它应该是桥接于九道之的,这样一来,问题变得玄妙了!
  
      似乎有谁正在以嫁接九道桥梁搞事呢!
  
      是紫袍?还是天城那位?他们想要干什么?
  
      我一边想着,一边让鲲鹏急寻雪倾城,毕竟找到她,那问题可能此揭开,至于为什么她会被困在这里,那也都能揭晓了。
  
      感应着这里吸收能量的速度,我发现施展力量时,才会被快速吸收,而用先天气息来沟通某种道,吸收得更快,这让我不禁想起如果雪倾城觉醒了天道,一旦使用天道觉醒的力量,会造成什么后果。
  
      而越看这大阵的符,越是感到复杂,我让鲲鹏沿着它飞行的时候,全都用玉牌记了下来,至少我研究不出,韩珊珊会知道这是干什么的。最终,我反过来得出了个可怕的猜想,如果这件事是紫袍或者天城那位所为,那他们如果知道原仙者的天选者最终都会为了觉醒先天九子,而远赴各个可能找到连接通道的地方,那在这些地方设伏,做出
  
      这样的大阵完成某种可怕的目的也并非不可能!这样一来既能打击先天九子,也有可能因此而增强后天九子和本身‘道’的连携。
  
      更有甚者,取而代之?
  
      那倾城到底了陷阱,结果会怎样?
  
      她难道被……该不会我已经来晚一步了吧?
  
  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可北狐芸并没有任何给天城控制的征兆才对,难道她隐瞒了什么?而天城让她随意去历练,又是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其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?心对这事情的纠结让我心情慌张,只能让鲲鹏加速寻找雪倾城,希望她还存在于此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