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一十四章:承担
“都住手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。黑岩网-”我连忙拦住两位要开战的姑娘,她们互相之间的愤怒互瞪,也引来了不少正忙碌中的弟子,所以给我这一声喝止,醒悟过来的她们都停了下来。
  
  “别以为自己是北狐家主,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即墨莹压低声音说道,虽然不出手了,但说几句话泄愤也正常。
  
  “你以为我稀罕么?”北狐芸神色有些闪避,但更多是一种狡辩,她刚才似乎真的偷听了,毕竟大家不断的退出会议室,我因为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就取消了结界。
  
  “谁知道你喜不喜欢,做出来了何必不认承?”即墨莹反呛道,而北狐芸看了一样我,大抵还有埋怨的意思。
  
  “行了,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,我想北狐家主也只不过是有事没及离开,所以这事就这样算了,你们俩都消停下,以后还要互相合作,否则我走了,你们立马不合开打,我远在他方,岂能跟现在一般再劝你们?”我苦笑道。
  
  “谁让你来劝?”北狐芸似乎觉得我有意偏袒,当然傲娇了一把,即墨莹看她还趾高气扬,顿时更怒,说道:“既然说了不认,正好,我也早就看你不顺眼了,想必北狐家主也是一般吧?不如一剑决个胜负,输的以后见着对方,主动避开如何?”
  
  “呵呵,求之不得,倒是领教下即墨家的寂灭神剑呢!”北狐芸冷哼说道,手一挥,一把白光闪闪的神剑就出现在手中,这把剑威力惊人,绝非只是好看。
  
  即墨莹眉间那把寂灭神剑也果断闪烁起来,如同威力大盛,随时就要爆发而出!
  
  “好了,两位姑奶奶,就给我个面子,我这里弟子众多,都看着呢,要是这在里还能打起来,让我颜面往何处搁?”我笑了笑,一脸的苦涩。
  
  两人全都瞪了我一眼,像是把气都撒在了我身上似的,不过这就意味着这件事算是压下来了,所以我传音让两位都回去,有什么事,之后再私下说。
  
  即墨莹还好点,毕竟她比较懂规矩,做事情一板一眼,绝对不徇私自己,更不会徇私别人,因此立刻就离开了。
  
  倒是北狐芸留了下来,看了远处一片山峰,对我示意了一眼,然后就先飘了过去。
  
  我当然知道这是要我去私聊呢,我倒也没有拒绝,因为先处理她的事,比处理即墨莹的事要难困得多。
  
  到了小山丘上,北狐芸说道:“北狐家的领地,如今几乎囊括整个旧天之境,即墨家也在我北狐家领地之内,你的野心我很清楚,把旧天之境兵不血刃的再次收归己有,这自然免不了一场利益交换……所以无论你愿不愿意,你现在都不能跨过我北狐家这道坎,当然,除了北狐家,也需要巩固之内的所有的大小家族,所以我可以接受你娶我,然后又娶即墨莹,因为连师父都说你来头非同小可,是我的良配,无论什么都尽量听你的,才能分到最大的利益,可无论内外总要区分个大小,原仙者那边我不管,作为这片区域的皇者,我必须要当大的!”
  
  我愣了下,随后哑然失笑,说道:“你的野心我当然清楚,北狐家自下而上都清楚,不过那都是外面的事情,别说我还没有娶你,就算娶了你,到了我这里,一切都该是平等的,不平等的只是分工合作的不同而已,争风吃醋之流在我这里讨不到好处。”
  
  “你!”北狐芸看我是在隐晦的斥责她,脸上写满了不甘,说道:“我好歹也是四皇之一,难道还要跟一个家族的女子平起平坐,客客气气?”
  
  “不止是一个家族的女子平起平坐,还要和所有人,在我眼里,没有高低之分,只有所在岗位的不同,彼此之间如果不能和睦共处,又如何有生死相依的决心?”我摇了摇头,这北狐芸向来就比较大小姐脾气,之前就有过征兆了。
  
  北狐芸认真的看着我,见我不能被她说服,咬牙说道:“如果我在家里,连对个丫头都低声下气,我还当这北狐皇干什么!”
  
  “在外号令天下也好,让敌人望风披靡也罢,在窝里还摆架子,那是不是太过了?若是你真有这决心,倒不如做个孤家寡人好了,我就不奉陪了,北狐皇。”我笑了笑,随后拱手道别。
  
  “你慢着!”北狐芸立即叫住了我,我倒也没打算离去,毕竟我做的所有一切其实也是在告诉她我的决心,似乎知道我不会妥协,转过身的时候,北狐芸看着我的时候,尽是委屈,半饷看我面无表情,她一副妥协的说道:“我……我就是想让你更重视我一些,因为从小到大,我所做的一切,都是在想着怎么争取到最多的……”
  
  我摇了摇头,其实对于联姻之事,我甚至心生抵触,所以于北狐芸,我也只有一路上走过来的一些情谊而已,互相之间有过过命的交情,有过契约,但真说到男女之间的爱,或许还没有到这地步。
  
  不喜欢也要,这并非我所想,可有些时候如果不能进行联姻,事情就会变得非常的棘手,别看这小姑娘一口一个北狐家,实际上现在的北狐家经过我和九方家的扶持,已经大得难以想象了,眼下正在蚕食着旧天之境里散落的各方势力,底下的小家族,本家的一些遗老遗少,都多得跟牛毛似的梳理不清。
  
  因此我如果想要兵不血刃,又要让民心安定,只有这一条路去走,一切都是为了成为外婆说的天下共主,让天下大同而恢复秩序,我就得有所牺牲,况且这还只是个人的承担罢了。
  
  而现在天之境步步危机,到处都有大战再起的可能性,如果不先解决化仙者领地的麻烦,有绝对巩固的势力作为大后方,那一切计划就无从做起了,但如果和北狐家,以及即墨家这类大家族合作,那天之境的纵深将会大到难以想象。
  
  我做了这么多,就为了收取今日的果实,如果将之拱手让人,那彼此有可能捆死的关系或者会付之东流,或者再收拢起来,将会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时间和经历。
  
  “我知道,如果不这样,你又怎么能当上北狐家的家主?不过一码归一码,在我心中,你不过是北狐芸而已,并非声名在外的北狐皇,而我,也希望在你面前,不再是外面名震天下的夏老魔,而只是你所认识的夏一天,不知道这观点,你同不同意?”我笑道。
  
  “这……”北狐芸咀嚼这话一会,恍然说道:“你说的对,在外面你确实不同……嗯……所以你现在才会斥责我,对么?”
  
  “对,所以我只想你在家里,能够卸除一切的面具,和大家平等以待,因为彼此都是家人,都可以性命攸关,就好比你倾城姐姐,一人有难,没有一人原因旁观,把整个天道仙域都犁了个遍,反之如果你把自己孤立起来,我想没有谁会在你陷入同等危机时出手吧?好比即墨莹,你若是出事,以你们的关系,她会出手么?”我循序引导道。
  
  北狐芸愕然的看着我,最后点了点头,说道:“对人对事,你比我聪明得多,我都听你的好了……即墨莹那边,我会和她尽量好好相处就是,反正早晚都是自己人……”
  
  “正是如此,好了,交心宜早不宜迟,快去吧。”我笑道,接下来,还要见一见茅楚楚和庚秀她们,毕竟回去后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。
  
  注意:章节内容如有错误,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,我们会及时修正的。谢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