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一十五章:惊天
一一见过茅楚楚、庚秀、汝月荷,南宫佳等四个掌握几大仙域政权实权女子后,我又去见了如今掌握了天一界经济命脉的万家兄妹,万玉阳和万玉可愈发成熟,现在处理起天一界的经济可谓井井有条,也不枉我重点提拔,.黑岩网
  
  而秦家的秦曼阑还邀我去见见秦家真正的老家主,不过因为天之境的事情紧急,这件事也只能等我回来后再处理了,为此秦曼阑还颇有怨词,不过这姑娘行事磊落,倒也是说说就算了,我当然也没少安慰她。
  
  倒是令我意外的是,原来并不看好的郑家四小姐郑纱织,现在居然横空出道似的,以做事圆滑干练颇有名气,衡中联合起了好些仙域的商业和政治关系,活跃得让我都有些不敢相信,看来我受到别人影响下,把她也定位为交际花,实在是太过了,近些年她取得的成就,远比所有人要大得多。
  
  站在我面前,这郑纱织两眼发亮,如同见到财宝似的,不过我倒是不奇怪,以前她就是这样看我的。
  
  “看来,周浩行没有带错徒弟,你成长得真是够快的,然居上达天听似的跑到我耳边来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  
  “要不是这样,可还见不着你,我的主公大人。”郑纱织笑嘻嘻的说道。
  
  “你这么出色,以后就负责更大区域的调度吧,手下一些能放的小事都放一放,专心帮我把天一界的势力串联起来,当然,我需要的是你留下更好的名声,亦如之前。”我笑道。
  
  结果我这话一出,她顿时一脸的委屈,眼泪当场嗖嗖掉下来,我差点就以为她戏精入体了。
  
  “呜呜……”郑纱织旁若无人的哭起来,让一旁的茅楚楚和庚秀都脸上尴尬起来,包括南宫佳和汝月荷,都看向了我,以为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,挑动了她敏感神经。
  
  “哭什么?”我微微皱眉道。
  
  “我这么努力……就是为了的站在你面前,正因为你曾经的信任……可你话语里面的意思,还是把我当成名声不好的交际花,我这些年,已经很努力改变自己了好吧?”郑纱织哭道。
  
  “我没有个这意思,你看看你,好好的形象,现在却成何体统?”我哭笑不得,虽然没有其他外人,但茅楚楚她们足够觉得好笑了。
  
  “你说我没有体统?我郑纱织……虽然不是藏于深闺的闺阁女子,却也洁身自好好吧?”郑纱织有些埋怨的道。
  
  “好了好啦,我知道了,我收回刚才我说的话,是我没有实事求是,以后你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做,希望能够做得更好,我期待你的表现。”我捏了捏眉心,对于这郑家四小姐,我总觉得她缺一根筋,可有时候真不知道她是大智若愚,还是真的傻人有傻福,但无论如何,这种人气运绝对是一流的。
  
  郑家原来的家主已经出放来了,关押在星河仙域之中,这家伙作恶多端,但却生得一个女儿这么出色,我也懒得伤他性命,但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定罪后让他余生还债是必须的,至于郑家也知道这件事了,如今对我也就更没有怨言了,凭借家族里精英多的优势,有了我给的平台,也越做越大了,早晚也会再次让郑家重现辉煌。
  
  郑纱织当然也用上了自己家族的势力,毕竟有些时候说归说,唯才是亲这种事也很难避免,信任有时候比能力重要得多,这也是商业和权力共通的法则。
  
  把这一大片天一界的领域处理好,也是第二天了,因为得到三大势力使臣不日来临天之境的消息,我也需要加快速度赶回,毕竟这也算是件关乎命运的大事了。
  
  而且,我也想要和外婆先见个面,希望能够得到窥天者的消息。
  
  可结果我刚准备启程,令我更震惊的消息来了。
  
  虽然早有想到,也早就知道会这样,但听到这个消息,我还是不由寒毛立起,暗道可怕。
  
  “我父亲传来消息,寒仙山忽然让弟子们发难,用暗杀,甚至明杀的方式,斩杀了各方家族、门派、势力的一些窥天者,虽然外围消息只是寒仙山铲除异己,但我们家秘密调查后得到消息,他们大部分都是窥天者,而且这次事发之突然,也让所有家族都瞪目结舌,有些猝不及防,当然,一些不明不白的诛杀,大部分家族和门派都果断动了私刑,除灭了寒仙山的弟子以防后患,眼下还有许多寒仙山外送弟子几乎都给家族控制了起来。”即墨莹忧心忡忡的说道。
  
  “萧剑岚有没有什么说法?”我皱眉说道。
  
  “萧剑岚的消息刚刚发出,目前各大家族虽然还没收到,不过想必过一段都能不会漏掉,他对外称辩称是秘密发现了一股要颠覆化仙者,颠覆天下的窥天者势力在不断的勾结,以及多年来不断的破坏天下秩序,所以寒仙山才让弟子惩恶扬善,替天行道,灭除搅乱天下者。”即墨莹似乎也还在这消息的震惊之下。
  
  我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少施慧那边的消息回馈呢?”
  
  “萧剑岚目前登高一呼,天下仙惊,目前她当上掌门肯定不合适,且看各大家族势力如何应对和针对了,目前她那边还在沉默之中。”即墨莹连忙说道。
  
  我点了点头,暗道这萧剑岚做事情实在果断,本来以为至少也得准备个几个月,但没想到天下剑仙还没回到家,这事就出来了,另一方面也说明寒仙山的关系网和联络网到底多大和多快了,这一招天下震惊的棋子,下得实在是充满了未知。
  
  “夏大哥,那现在怎么办?你还要不要返回天之境?”茅楚楚连忙问道,这毕竟是影响化仙者格局的大事,稍不留神怕就要起战火,比如天下家族和势力讨伐寒仙山之类的事情。
  
  毕竟许多窥天者在家族势力里,通常扮演着军师,以及处在最得信任心腹的位置,现在寒仙山说杀就杀,那还得了?恐怕所有家族的家主想到寒仙山的守护者变成‘刺客’,以后卧榻而眠都觉得心里发毛了吧?
  
  而现在大家也确实都做了相应的对策,把寒仙山的弟子都控制了起来,就还不知萧剑岚的话传导到其他家族势力那,别人买不买帐了。
  
  还真别说,萧剑岚敢说敢做这点,我实在是佩服万分,而他真的把化仙者境内的窥天者都灭了,那我答应他尽量干掉原仙者里的窥天者,恐怕怎么都得做个样子才行,否则说不过去。
  
  “天之境要回,这里估计要大乱一阵,不过大家谨守住自己的势力范围,别人怎么做,我们也怎么做,先平定这场事件,捉拿寒仙山的弟子吧。”我平静说道,随后看向了北狐芸那边。
  
  “我们新兴的家族,虽然有不少寒仙山的弟子,但没什么窥天者能暂时取得我的信任的,更别说是被杀了,至于师父嘛,她很安全,就算她是窥天者又怎样?谁能抓住她?倒是北狐家底下不少的家族目下应该都乱套了,可还没有上报我的,估计这件事还闹得不够大吧。”北狐芸说道。
  
  越大的势力,有些时候下方欺瞒要事很正常,毕竟报喜不报忧的道理谁都知道,要给上官个处理不了小事的印象,那这辈子就别想再进一步了。
  
  “嗯,但也要先把寒仙山弟子控制起来,避免萧剑岚还另有目的。”我其实也不是很信任对方,因为这一动手就惊动天下,如果换用来对付我,我如何抵御?
  
  注意:章节内容如有错误,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,我们会及时修正的。谢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