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一十九章:颜面
“呵呵,我返回天之境后,立即就定制了反击化仙者的大计,只可惜,虽然我非常想要配合道盟、星界、截教的约定,只不过后来我发现,我们天之境内有乱民之忧,外有海盗之困,不适合现在就开战攻打化仙者,道盟如此心急让我们攻打化仙者,怕不是前方有些什么陷阱,想把我们天之境赶走,好霸占六神天还属于我们天之境的几大神天吧?”我冷冷的扫了一样林棉,自然是直斥对方的核心。
  
  林棉脸色难看,当然早有托词,怒道:“多年来你们天之境该准备的准备了,该纳取的资源都纳去了,天之境比当年新建也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,三方势力皆看在眼中,如今腐气不断的入侵我们原仙者领地,天之境却固守不出,何也?难道是等我们三大势力都打光了,天之境吞灭三大势力,才肯出手么?”
  
  “这倒是个好主意,不知道你们道盟什么时候并入我天之境?”我暗道这家伙看起来斯斯文文,可真能揣着明白说胡话。
  
  “夏首领!请勿妄言!”林棉怒道,随后又说:“不止是天之境有海盗有内忧,我们道盟亦是有边患和内部分歧,不过这些都是难以抗拒和势力并存的存在,若是因此而让化仙者们获得磨刀之时,那我们原仙者早晚都会给吞并!”
  
  “哦?我们天之境出兵可以,不知道你们道盟会可出兵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“当年协议上,可是夏首领亲自约定的,由天之境主攻,我们三方侧应,所以必然也会出兵。”林棉连忙说道。
  
  “是要督我天之境死战吧?对化仙者边境的兵力,可没有大军压境天之境多呀,不知道林道友能否解释一番?你们道盟这是要打化仙者呢,还是要打天之境?”我冷冷一笑,他们道盟说起来确实有些不务正业了,对化仙者的防御兵力,还没有这几年往天之境这头屯兵多。
  
  “战略布置,自然是数路齐发,夏首领岂可只看一面?天之境此地薄弱,我们增兵也实属正常,难道这些事没有知会过天之境的诸位?还是说,天之境一开始就把我们道盟当成了敌人?不欢迎我们护卫你们侧翼?”林棉反问道。
  
  我冷笑一声,说道:“再给我在这黑白不分的胡言乱语,就别说话了,我一向脾气不好,林道友难道没有听说过?”
  
  这话出一,所有在场的使节团都仿佛想起了什么,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起来。
  
  当年我干过什么事,恐怕在三方势力早就‘名声远播’了,夏老魔的名头可不是自己取的,多少使臣团在这里在这折戟沉沙,相信他们都能记得住。
  
  林棉脸色一冷,知道我这话等同是威胁了,顿时咬牙说道:“夏盟主若是不打算遵守契约,真不怕我们道盟的侧翼边军,成为督促天之境攻击化仙者的鞭子么?!”
  
  “我的话只说一遍,机会也只有两次,林道友再胡言乱语,在我这嚼舌根,就别怪自食其果。”我冷冷的回答,随后看向了正沉默待等道盟发难的星界使者:“李道友,不知道你们星界此番来,除了督促天一道送死,还有没有别的事?”
  
  林棉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杀意,脸色青一阵白一阵,而那面色同样不好看的女副官此刻反倒成了压制他脾气的关键,这时候拉住了他的袖子摇头,似乎提示这林棉等星界来扛包,至少先听听别的势力意见,总好过现在就撞上我这魔头开杀戒。
  
  林棉万分不爽,但他能当上边境对天之境总指挥的位置,除了在道盟也身居要职,门下肯定是一个巨大的门派当后台,这种人又怎么会没点头脑?所以暂时借了自己副官的台阶下了,虽然在我的威慑下不是很好看。
  
  “呵呵,夏首领言重了,我们星界又怎么会让天之境送死?更别说是督促天之境了,我们两方势力多年来都友好和谐,各方的交流和贸易都占有很大的比重,只不过居安思危,虽然我们共同进步,共同获取了多年来前所未有的成就……可眼下,却还有化仙者这巨大的威胁存在,加上我们四方会谈的时候签定了文书契约,让天之境当对付化仙者的前锋……故而多年来,几方势力都不断往天之境输送边境人才,以及即将面临腐气的星域资源……所以我们也在想,这些年化仙者威胁实在已经到了我们都没法控制的程度了,天之境是不是该挑起大梁,举起当年那面热血旗帜,反击化仙者了?我们几大势力,也好策应侧翼,以备万全?”星界的主官叫李万学,看着像是个老学究。
  
  “李老,你这可就是老调重弹了,我们天之境也想战,可发现实在打不过,而近些年我亲自游历化仙者领地,出门想办法对付化仙者的时候,你们几方势力却联合对我们天之境动手动脚,明争暗抢我们天之境的主要资源,不合适吧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李万学连忙说道:“夏首领,我们都是正经贸易往来,何曾有明争暗夺呀?”
  
  “看来,李道友是忘记了这码事了,也好,我正好有一本我在外这些年,记录下来的和各方不太对等的贸易往来,这里面每一笔交易都很大,相信大家一看都能够知道,而且是何原因被胁迫,是何原因要被掠取,我们天之境都一一写在上面了,当然,诸位可能都有各种理由,把大部分交易正当化,可有的连交易条件都没,直接伸手管要,是你们这些大势力心一横打算当乞丐呢?还是我们天之境觉得财富压身,想自己放血玩儿?”我双目一眯,随后拿出了一本书籍,直接照头照脸往李万学那扔去!
  
  李万学当然不会给这本书扔到,但抓住这本记录各种商案的册子,还是忍不住手一抖,脸色变得青灰起来,连忙翻开来和身边比较年轻的道友参阅,而林棉虽然离得有些远,但双目也一瞬不瞬的盯着册子,因为他也想要看看这本子上,到底记录了多少的要案,自己所在的道盟到底是如何强迫天之境的,多少也得了解下,好歹要说胡话的时候心中也有点底子什么的。
  
  我冷笑一声,也懒得去看顾他们看书,毕竟这长长罗列的册子,够他们看很久的了,因为这些年他们在天一道的行径,跟掠夺没有区别!
  
  我不在,天之境的所有仙家都在憋着一口气忍着,无论对方提什么要求,都以消弭战争的条件下去财消灾,可如果我回来了,面对这些贪婪的势力还要忍,那和把天之境拱手让出有什么区别?
  
  所以坐在位置上的我,始终没有给他们任何人好脸色看!
  
  看向了截教的边境总指挥官,我淡淡一笑,说道:“冯道友,不知道你这一次代表截教势力,也是为了督促我们天之境对化仙者发动战争的么?”
  
  “呵呵,不瞒夏首领,我们截教上峰同样是和星界、道盟一样的想法,不过还请夏首领给我点时间说完这番话再生气如何?”截教的总指挥倒是聪明,看出我笑容的阴狠,知道我已经是忍耐脾气的极限了,所以不敢在风头上找我麻烦,而是采取了迂回的策略。
  
  “哦,据我说知,冯道友应该是夏瑞泽这边派过来的吧?不知道他有什么好说的?”我脸上没有半点波澜的问道。
  
  注意:章节内容如有错误,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,我们会及时修正的。谢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