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二十八章:斑斓
    因为是追杀,所以一路风驰电擎,速度快得离谱,甚至还有直接跨空间飞行,让龙丘佑不断的惊呼出声,大赞这鲲鹏是神物,这小子现在是男孩的状态,说话语气也完全不同,实在是咄咄怪事。这和双重人格完全不同,她本身有两条脉络,一条是哥哥的,一条是妹妹的,可使用归元法和化道法,是雌雄同体的存在,基于身体的特殊,平时两者之间会有一个进入假死状态,妹妹处理日常事物,一
  
      旦战斗哥哥会复活过来,所以龙丘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可能是所有先天九子里,最先觉醒的一位。
  
      “当年你妹妹遇到的险境,是你第一次复活的开始?”我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正是,本来我是死的,后来活过来,一切脏活自然就由我来干,嘿嘿。”龙丘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倒是难为你了。”我笑道,看来龙丘佑从小就是个女孩儿才对,倒是她觉醒了哥哥,才让别人印象深刻,因为没人会记得默默无闻的妹妹,只有干起脏活,才容易名动天下。而哥哥的复活,在星界受青睐而学会了化道法,并且获得了消除化道法大部分负面状态的先天灵气,接着道盟从星界将这孩子带走,由于妹妹非常善于处理人际关系,又跟归元法有亲和力,因此获得了归
  
      元法的同时,还得到了先天元气化解副作用,使脉络再次得到增强。
  
      因此龙丘佑有着远超同辈的实力,加上觉醒先天九子的死亡,更让他跻身天下强者之列。
  
      “那有什么?我不能让妹妹受到哪怕一点的危险,而她天生良善,有着某种能够洞察人心的警觉,是以第一眼就相中了夏师,心中从此不疑,还念念不忘。”龙丘佑诚恳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呢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夏师性子和我像,杀伐果决,我当然觉得好,所以我俩见到夏师,便心生拜服,而且我若是沉睡,夏师必可保我妹妹无虞!”龙丘佑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也未必,就好比这一次,我也太过小瞧道盟了,居然拿出了社稷图这种上古遗宝。”“夏师倒无需自责,这社稷图很久以前曾经使用过一次,所以早就损坏了,遗留下来的不过是损毁之物,后来盘剥了天之境不少的天才地宝,道盟居然在这几年修复了它,这一次在一群窥天者的怂恿下,当
  
      然孤注一掷,打算用来打破天下的平衡。”龙丘佑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修复的?”我皱眉道,看来天之境将物质给与其他势力,他们倒也是物尽其用了,甚至还用在了刀刃上。“不错,天之境这些年于旧天之境收回了不少的遗宝和物资,那些东西都因为失去了力量静静躺着,所以很多都是完好无损的,而这社稷图多年未曾修复,正是因为修复缺损的材料在原仙者中早就消耗殆尽
  
      ,正好天之境帮它找到了缺失材料,因此让此遗宝重现天日。”龙丘佑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听罢不禁感慨命运变数,在寻获宝物获得喜悦的同时,其实命运也在为你打开另一扇门,或许正是通往你意想不到的危险禁区。
  
      说话间,我们出现在前往道盟方向一群星群之中,鲲鹏忽然怒啸一声,随后完成了鲲的变形,而且越变越大,最后足有一枚星辰大小,并且一尾巴就扫向了其中一枚星辰!
  
      “哼,想不到躲在了这里!”我冷冷说道,随后立即拿出了群星缭绕,瞬息朝着粉碎的星辰轰出了剑气!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攻击一下子就打得周围碎屑粉尘四起,而一道气息则跟着闪现而出,接下来,云烟朦朦胧胧从星辰废墟冒出,并有了山河的样子!
  
      “凤道友,使用这么可怕的星域宝具,你受得这么大的因果么?”我大手一挥,剑气朝着很远之处的气息卷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这话还给夏首领,当年天之境使用多因果剑盒,灭我道盟的仙家还少么?不知道这因果,夏首领可受得了?”凤道常也冷笑道,而这些云烟以快得离谱的速度,朝着我笼罩过来!
  
      龙丘佑持剑早就冲出去了,并且直接对着黑影来了一招归元法!
  
      然而,他用了归元法后,却立即停下了飞行,脸色难看到了极致,甚至前方一片云已经朝着他兜了下来!
  
      我顿时放弃控制剑气,立即缩地术到了龙丘佑身后,将他一把扯出了云层!
  
      “好强的归元法!”龙丘佑双目露出了惊骇,看来他用归元法的时候,对方也反以归元法还击了,所以他遭到了反噬。
  
      虽然是双脉络,但死亡觉醒状态下转换起来相对平时能共用脉络要慢很多,因为需要一个进入死亡状态,才能维持觉醒,所以就算恢复再快,碰上归元法都要回溯法力,这也算是得失共存了。
  
      把他救下来后,我当即说道:“你到鲲鹏背上,保护鲲鹏不受归元法滋扰!”
  
      “得令!夏师!”龙丘回到了鲲鹏身上,而我则冲向了凤道常!
  
      眼前,老者的模样越来越清晰,这家伙看起来大概七八十岁,头发全白,双目很小,长相说不上难看,却绝对不好看。
  
      而且因为印堂冒着一股晦气,所以看起来反倒是像极了截教的邪仙,可见使用了这社稷图,承受了巨大的因果报应,当然,他也在极力的压制这因果,否则运势早就耗尽了。
  
      “凤道友真打算用这社稷图,把天下原仙者都收入其中,成为无情的不死仙军?为道盟铺路搭桥,最后成为唯一存在的原仙者阵营?”我质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夏首领好生聪明,居然把我师弟的计划全猜了个准,你说的确实不错,老夫做这件事,正是为了要让整个道盟崛起,完成天下一统!”凤道常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因果轮回,报应不爽,就算你完成了这个计划,终将逃不过一死!”我冷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?凤道常这名字,将会永远让道盟仙人记住!”凤道常似乎已经有些疯狂了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就在说话间,龙丘佑已经驾着鲲鹏绕道凤道常身后,让鲲鹏一尾巴扫飞了星辰的同时,还把凤道常逼出了外围!
  
      “夏师,不必跟他废话,他炼化这社稷图,等于跟此图同命了!随着天下社稷逐渐铺开,其主也会渐渐被此物吞噬,以现在的情况看来,如今已是社稷图本身的不灭能量之一!”龙丘佑连忙说道。
  
      我吃了一惊,原来眼前的凤道常其实就是一个不死仙兵之王,甚至是一件星域宝具本身!“哈哈哈哈,不错!老夫修炼日久,隐世数千年等待时机,正是为了今天的不死不灭!”凤道常大笑起来,而接下来,他大手一挥,一大片的云雾就朝我们兜过来,这云雾中的缝隙中似一面镜子,内里闪出
  
      光芒,隐藏天地,让人不由想要朝里面钻去!
  
      这利用好奇心就能杀人的法术,确实恐怖!而且,社稷图的一切虽然是能量凝聚,但某种意义上说却同样也是真实的,毕竟成为了图中一样的能量构成后,和正常人在这世界里共存又有什么不同?
  
      凤道常施法的时候,五彩斑斓的世界不断形成,攻击也可谓无孔不入,想要攻击到他,势必要进入社稷图里,承受其带来的伤害!
  
      我绕过层层迷雾冲向他,而凤道常同样也急速后退,他很聪明,这或许得益于大家都知道我在寒仙山和萧剑岚那一战。不过,在他退后的刹那,天地也忽然在白天和昼夜中急闪,随后只听一声惨叫,凤道常道体就给斩成了数块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