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三十一章:名声
清洗窥天者的事情,夏瑞泽早就想做了,他和黑子的矛盾日益凸显,之前甚至和我约定做局,虽然事情完成的方式和他的计划有出入,不过也为他完美争取到了战后喘息的机会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..kàn..ge.lA要不然现在的他也不可能成为东皇帝君统御四方势力,而他要消灭窥天者理所应当,因为截教中控制四皇的正是截教的宗教本身,里面自然成为窥天者的温床,所以过河抽板,杀掉控制自己的存在,不再
  
  受任何人节制,登临巅峰,正是夏瑞泽的风格。“借着把弟子左丘寒遣去化仙者领地参加比赛夺取神树果实的机会,顺便调走了黑子为首的部分窥天者势力,夏瑞泽把自己的老师的权力都剥夺了,现在估计弟子和一群窥天者头目正蒙在鼓里,四皇里潜藏
  
  的暗子全部翻动,把窥天者尽数屠灭,现如今他借着这次机会,恐怕会完成截教的统一。”胡清雅介绍道。“他看似正气阳光,心中却阴暗狡诈,雨露雷霆,切换得娴熟至极,他又怎么可能让窥天者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?所以最终剿灭窥天者,反倒是意料之中。”我继续用昏晓错星辰追杀凤道常,为碧蓝海神争
  
  取足够吞噬能量云的时间,同时也在不断的祭炼神剑,在杀戮中,神剑的剑威不断的提升,同时解锁它的潜力。
  
  “星界那边内部的大清洗也已经开始了,李破晓从星界攻打我们开始,就在道庭上剑杀了星界道尊身边的窥天者。”胡清雅说道。
  
  我怔了一下,虽然没有去过星界,不过也知道李破晓在那边地位不低,有如道盟执剑者之首一样的地位,甚至近些年更是不断获得星界道尊青睐,已经在道庭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  
  而以先天九子的身份觉醒了道仙之后,更是成为星界瞩目新星,甚至不少传闻他若是再这么走下去,必然是下一代的星界道尊,所以这剑杀道尊窥天者的行径,不亚于自毁前程。
  
  “结果呢?”我问道。
  
  其实别说李破晓正义不正义,他性格多年来就摆在明面上,一向行事都是中规中矩,不过这也不代表他没有目的性,只不过通往目的时他都会谨守自己的底线罢了。我知道,他想要将整个道盟拉回正轨,所以现在突然发难,其实也是逼不得已,因为星界这些年行事和道盟走得太近了,越是到了他那个位置,窥天者的痕迹越清晰暴露在他面前,这一次三方联合攻打天
  
  之境,等同就是逼他,毕竟窥天者分还能治,联合时,就超过了他的底线。不在底线上的人都是他的敌人,李破晓向来如此偏激,当然,我和他之间既是对手又是朋友的关系或许也有一定影响,他深知我肩负天下格局的难处,所以很多事就算我偏得让他无法接受,但他知道换个
  
  人来都未必如我。
  
  夏瑞泽在做局,李破晓在破局,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抓住了这次的机会!
  
  大乱往往是大治的开始,我明白这一点,夏瑞泽肯定也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至于李破晓明不明白我不知道,总之,这仿佛冥冥中自有天定,我们都是这场大乱的弄潮儿!“结果他义正言辞,号令天下卫道,摆脱窥天者的控制,也脱离道盟的控制,让星界成为真正的星界,一时间从者云集,整个星界的卫道者相拥追随,而道尊又怎么可能让他得逞,所以和李破晓大打出手,酣战了一日一夜,道尊不敌,已经给他拘禁了,不过星界由此一分为二,李破晓领导的卫道者,还有由北方赶来的道尊师尊一门所带领的护道者,双方开始了争分夺秒的战争,李古仙姐姐正是得到了这消
  
  息,故而已经赶回星界支援李破晓。”胡清雅说道。
  
  “星界边境的情况如何了?”我当即问道。
  
  “我们启动了时序兵器,把星界的前军兜了进去,星界吃亏便是李破晓借机发难的原因。”胡清雅解释。
  
  “很好,这是连锁反应。”我点头说道。
  
  砰砰砰!
  
  我一边和胡清雅交流情报,一边继续不断攻击凤道常,这家伙已经是彻底给打红眼了,而听到星界受挫,他更是怒发冲冠的招来不死仙军,铺天盖地朝我们扑过来!
  
  我没有给他半点机会,一边招来群星缭绕轰杀这些能量体,一边指挥昏晓错星辰攻击凤道常,一次次的打灭他的攻击。
  
  我冷看凤道常再次出现在一方远离我的能量云,问道:“呵呵,既然已经把我师父东方伏给杀了,为何不召唤出来和我一战?是无暇复制,还是他根本不在你的社稷图中?”
  
  “哼!你们前军何止上万?老夫哪能全部认得?一个个召唤出来,不费时间么?”凤道常愤怒狡辩。“看来,怕是你这能量云里也并非稳定吧?在我的攻击下,已经开始溃散了,再过一段时间,估计到不了我天之境就烟消云散了,这么没用,你家天尊师弟知道么?而你原来想要名留道盟千古的梦想,也将
  
  要成为泡影,何等的可悲,何其的可笑?”我笑道。
  
  这话如同戳到他内心,凤道常无比的愤怒,说道:“老夫在这里争取时间,功绩岂会不记上功德碑!你无需在这里挑拨离间!”“功德碑?把己方势力攻打天之境失败的丢人事记上去?那肯定会有你凤道常的名字,因为这黑锅你不背,谁帮你背?你师弟一定会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到你身上,比如控制社稷图的关键阵眼被毁,而你在道
  
  盟生死攸关的时间里在这里玩耍,后世的子子孙孙,都以你为耻!”我冷笑起来,这家伙想要名声,我当然要从这点上打击他。
  
  死了几天几夜,早就冲昏头的凤道常听罢,怒不可竭的狂吼起来,一边怒吼着‘都是你’三个字,一边无限制的召唤不死仙兵发动攻击!
  
  我看到激怒他有效,立即加紧攻击,企图逼着他暴露出更多负面的情绪,这样一来,一旁的韩珊珊就能够沿着我的想法去研究师父东方伏在哪了。韩珊珊确实这样做的,她已经发现了这社稷图转换能量的特殊性,一些厉害的法宝和冷兵器它根本不能一下就消耗掉,所以成了调查里面情况的手术刀,而一旦获得这社稷图的原理和里面的阵法符文构造
  
  ,她就有办法对付。
  
  这一次庚秀带韩珊珊来,聚仙盆里全是研究所的家当,所以韩珊珊在来了之后就不断的用宝物尝试,甚至最后还把炼宝仪拿了出来,当场合成各种各样的奇异宝物,似乎在搜索什么。
  
  而我如今的目标很简单,尽可能的拖住凤道常,给韩珊珊和碧蓝海神争取更多的时间!
  
  碧蓝海神经过吞噬,已经越来越大了,相对社稷图的能量云越来越小,它的优势正在不断增加。
  
  面对的毫无悬念的结果,凤道常越来越难把持本心,毕竟我说的问题他全都想过,失败后他千年来的晚节不保,从至高无上掉到人人鄙视,这落差正是他这样的仙家无法接受的。
  
  “好,破了!”韩珊珊缓缓的站起来,双手结出了好几个手印,接下来,延绵无穷尽的能量云顿时电闪雷鸣,风起云涌了!
  
  “我杀了你们!杀了你们!”凤道常忽然面带惊恐愤怒,指引不死仙兵全都冲向了韩珊珊!但接下来,黑白闪光一起,嘭的一声,他就给我斩成了两半,区别是这一次他怒而复活的时候,一道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直接缠上了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