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三十二章:潸然
    那道金光闪闪生辉,在光芒下犹如紫金之气,耀眼之极!也不知道是韩珊珊从哪找来的特殊能量体了,居然在能量云中活跃如此!
  
      给紫金神光缠住,凤道常大惊失色,立即一伸手就抓向了卷住自己的金光,猛地将它往外扯,然而这金光如同泥鳅,一下子钻入他的怀中,并且开始游走他的身体!
  
      “想要和老夫斗!你给老夫等着!”凤道常怒吼一声,随后左右一看,瞬息冲入了能量云,不知道是准备逃窜还是要在能量云中恢复了。
  
      而他一路急冲,那金光仍然死死缠着他,似乎正在和他激烈的角逐起来,我目瞪口呆,还准备引昏晓错星辰轰入这能量云中,毕竟这能量云会吸收分解能量,就算我进去也相当的危险。
  
      “住手!”可韩珊珊立即制止了我,我表情一怔,她连忙说道:“不能对金光动手,你冲到云里面不就可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云很危险!我进去不是要给吞了?”我反问道。
  
      包括龙丘佑站在鲲鹏身上,也想要从别处追过去了,至少不能真闯入云中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云给我破了,你看看周围!”韩珊珊示意周边能量云。果然,我这一看吓了一跳,原来打雷闪电的地方已经分裂开来,偌大的一片云,本来无边无际一般,现在却明显分出了好几段,这还是横截面,恐怕在侧面同样也是如此,这没能联系在一起的云,让云中
  
      的世界也如同遭遇了地震裂开,看起来如同的世界末日一般!
  
      “好!”我不再犹豫冲入其中,而云层内里的世界,果然凤道常正在往道盟方向逃窜,而一路上不断有一道道五彩斑斓的符文带子往他身上汇集,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征兆。
  
      “看到了么?我破坏了社稷图的符文带,他也只能把维系整个社稷图的纽带收回,他很快就不单纯是能量了,而是成为社稷图的本身,届时我们再攻击他!”韩珊珊连忙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!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我心中佩服韩珊珊的厉害,当然也想要学个一招半式。“嘿嘿,这还不简单,能量混在一起,哪能没有连接它们的纽带?就连碧蓝海神都有,所以我只是略施小计,用工具将纽带的一部分破坏掉,而一旦让它们联系不上,这老头肯定焦急,一紧张就会收回所有
  
      的符文纽带,而这些能量云失去了连携,用不了多久就不过是碧蓝海神口里的棉花糖,终究给吞噬干净!不过如果不收回,结果那老头会更惨,因为图都毁了,他难道能活?”韩珊珊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啧啧,看你解决起来不费吹灰之力,我还以为天之境都要给它吞了呢!”我甚至有些后悔让祖龙逃命去了,早知道将韩珊珊随身带着好了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有姐在,哪会那么容易!”韩珊珊傲然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一次我都忍不住夸你几句,不过话说回来,他收回纽带跑了,岂不是还能有机会再玩这一出?”我连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想得美,刚才我切断了这么多的符文纽带,这社稷图等于给我大卸八块了,不是一时半会能修复的,就算修复也需要大量的天才地宝,而且,他逃不掉了!”韩珊珊自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?那道金光难道有什么说法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完了,那可是东方伏前辈呀!”韩珊珊一脸责怪,估计觉得我这下要跟东方伏杠上了,毕竟东方伏可是出了名的杠精。
  
      其实刚才离得远了,又有无数能量挡着,我也分析不出到底是宝物还是什么,却没想到居然是东方伏师父!
  
      “他没事?!”我兴奋道,之前赵茜猜测东方伏遭遇不测,我心中还憋着一股怒火,现在忽然听到金光就是他,当然是高兴之极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存在,但根据我的宝物反馈给我的能量信号,正是他无虞!真是可怕的顽强生命力!”韩珊珊当然知道进入社稷图的结果,所以佩服东方伏也委实正常。
  
      我一路追击凤道常,而鲲鹏也很快载着龙丘佑赶了上来,我立即骑了上去,把对方拉出的那段距离拉近了不少!
  
      “你小子,不要那么快过来!待他收完这社稷图的纽带!我要连本带利讨回失去的一切!”东方伏语气中带着一股怨气,估计这段时间被困图中已经憋屈不已了!
  
      “师父!你老人家怎么还没死?”我收到传音后,顿时惊呼传音过去。“妈的,你这臭小子,咋这么能埋汰为师?你看我这样的存在,是满大街都是的庸碌之才?就必须进了社稷图就死?我满载因果,借神树气运遁入其中两千年,天天给它吸取能量都没死,会死在一张破图上
  
      ?为师修的是无边佛法,不是有边的!”东方伏气着骂道。我心中已经是笑出声来,我就知道他绝对能够抗住这一次困境,毕竟他体质特殊,修炼了无边佛法后几乎等同不灭之体,当年他就是凭借只有虚体状态,直接吸收到道体的程度,这恐怖的能力,任何一个
  
      仙家都很难做到!
  
      而现在他确实也正在壮大,可见缠着凤道常,他也正吸收着能量恢复自己的身体。
  
      但我恐怕是太小看东方伏了,此时此刻凤道常正在努力摆脱他而不得,甚至还动用了归元法,可这紫金之气根本像是撕咬住不放了似的,始终难以摆脱!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有些好奇的问道。“东方前辈进入途中后,发觉很难再逃出来,就放弃了身上的一切,包括道体,从而寄生到这社稷图的符文纽带中,籍此拼死一搏,而现在这凤道常拿它没办法,正是因为他把自己也炼化成了符文纽带的一
  
      部分,所以这凤道常收回纽带,自然等同收回他,用法术也无法将他驱离,除非他甘愿放弃整个社稷图!”
  
      一旁的韩珊珊也赶了过来,在后面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把自己练成了社稷图的符文纽带?那岂不是……”我震惊的说道。“不错,他既是死了,却也没有死,这正是茜茜和大家断定他死了的原因,呵呵,身体小,少有寄生就能够瞬间察觉,随后把它消灭于萌芽,但把身体炼成一张社稷图,又将它展开如此之大,若不被东方前
  
      辈所乘,那也说不过去。”韩珊珊追在后面说道。
  
      凤道常听到我们在后面对他指指点点时,透露出这可怕的结果,他怒吼连声,谁知道自己给讨厌的‘虫子’寄生了,都会觉得恶心无比,更何况是凤道常?“怎么说得老夫此举如此遭人厌恶?老夫这是变着法让自己避开和这臭小子的师徒因果!当他师父,是老夫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,早知道老夫管他叫大哥还好些!所以这些年,老夫可没少想怎么避开!这不正好有这冤大头送过来给了我这千载难逢的机会?老夫现在死了,和一群学生都死了!不过很快,老夫夺舍了这小辈,就会以社稷图重生!只是可怜了我的那群学生!好在,老夫这一死一生之间,也为他
  
      们报了仇了!”东方伏大声的说道,语气中包含这愤怒,惋惜,悲伤,还有无奈,可谓是五味杂陈,要不是他活了多年,早就看淡了情感,恐怕现在表现出的情绪,还要更加复杂得多。看着自己的学生们一个个给社稷图吞掉,谁都会悲伤和愤怒,我不知道东方伏经历了什么,但想一想已经让我潸然泪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