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三十九章:乱子
“是!”胡清雅立即用特别的传讯通道传讯去了。
  
  我则继续观看战局变化,并且如下棋一般拨动这上面的棋子,而龙丘佑在一旁又是激动,又是崇拜的看着我,我回了他一眼,就知道现在的龙丘佑是少女状态了,毕竟他放弃了觉醒状态。
  
  似乎给我发现有些不好意思,龙丘佑有些难为情的看向了别处,这一小小的举动,给赵茜看在了眼里,忍不住传音问道:“你……该不会……”
  
  “哦,龙丘佑呀?新收的弟子。”我当然知道赵茜想什么,立即解释了起来,当然不想让她误会了。
  
  “好吧,你这弟子倒是蛮崇拜你的,就是性别实在不好区分了点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呢。”赵茜有些明知故意的问道。
  
  “就仿佛神近昭他们一样就行。”我一副不设防的说道,赵茜笑了笑,说道:“那就好,不用跟对待少梓和香菱她们一样么?”
  
  “你……”我顿时详装一脸的严肃,只不过赵茜却表现得完全不在意的样子,我也只能是不加会理了。
  
  “好啦,不过我本来还以为你不会收下他呢,现在居然又食言了,忍不住逗你一下嘛。”赵茜笑道。
  
  “嗯,他帮助了我们天之境,免于让更多的弟子牺牲,为人处事还有很强的执念,虽然转换成男身的时候残忍了些,不过没有谁是完美的,不正是要有一位名师去指引么?”我解释起来。
  
  “好的,我当然相信你收的每个弟子都很好,而且不论这些身体上的事情,龙丘佑在实力上,确实有力压同辈的潜质,加以引导,前途不可限量,而且还是先天九子之一。”赵茜也由衷说道。
  
  我点了点头,随后看向了截教面方军,说道:“截教那边的反应倒是没有太激烈,不知道内部的事态发展的怎样了?这夏瑞泽屠杀窥天者,不知道有没有受挫?”
  
  “夏瑞泽手眼通天,一向行事稳健无比,现在四皇攻打天之境他不管,自己领大军围了截教的总坛,目前攻打天之境的,并非是他,所以在我们的防御下,攻势并没有太大的突破,否则换了夏瑞泽主力军,恐怕我们的防线早就不在了,不过也不能小看了截教的四皇,虽然在四皇大战中,被夏瑞泽联同化仙者削弱不少,但实力还是有的,现在不动真格,我觉得应该是没有找到机会,若是防守星界的留仙派仙域那边吃亏,我想他们一定会一举发动总攻,反之则会后退。”赵茜一边用手划过截教势力的驻兵,一手又点在了几个重点上。
  
  我看了一眼截教的巨大版图,比起之前色一的截教势力,现在代表东皇帝君的黑色势力突然出现后,竟跟铁桶一样就包围了截教的总坛,看来夏瑞泽可不是急匆匆的发动政变,是蓄谋许久了,所以一切事情都顺理成章,井井有条,比之李破晓,实在是厉害太多了。
  
  毕竟李破晓的卫道者现在还被围星界焦头烂额呢。
  
  “截教那边,继续加强防御,而截教那边的化仙者仍需增兵为我们天之境缓解局势,毕竟是数十万大军,一旦全线压上,我们的防御大军也扛不住太久,而应对道盟势力的边军一旦喘息过来,就往截教那边回军,切忌小心夏瑞泽只是做出样子拿下截教总坛,实则装个样子要取我们天之境。”我提醒道。
  
  “好,一旦对道盟的布袋口扎紧,我们立即挥军截教方向。”赵茜说道。
  
  看着大家开始忙前忙后,我松了口气,只要这些命令下达下去,天之境很快会转危为安,而韩珊珊很快也返回研究所了,她现在仪器都在庚秀的聚宝盆那边,所以还得等庚秀完成任务,她才会跟着返回化仙者领地的天一界。
  
  我想了想,看赵茜在观察局势,就问道:“倾城回来后,可好些了么?”
  
  “状态还是老样子,不敢再用任何的法术和能量,尽量压制体内的能量沉睡,两个孩子时刻陪在家里,有什么事,一定会通知我们的。”赵茜说道。
  
  我心中叹了口气,嘴上说道:“那就好,天之境的事情,就尽量不要去让她忧心了,好生休息才好。”
  
  “大家都知道,所以没有让她操劳,天之境陷入危机的事情,也尽量报喜不报忧,话说回来,我还没把你解决星界几十万大军的神来之笔跟她说呢,她要听了,估计会很高兴的。”赵茜笑道。
  
  “报喜不报忧么……好吧,希望这些事都能让她心境缓和下来。”我苦笑道,随后又问道:“九儿呢?”
  
  “天姐姐在主殿维稳,会议开个不停,这几日忙得是不可开交,毕竟外有外患,内有内忧嘛。”赵茜看着我,很快又道:“天哥要不去看看她?”
  
  我点头说道:“也好,我去主殿一趟吧,这里就先交给你和师父了。”
  
  告别了赵茜,安排了龙丘佑暂时住在了我的书房客院,我很快驾着鲲鹏往主殿那飞去。
  
  可结果我还没有飞到主殿,一身浅色霓裳的袁沐影就拦在了我面前。
  
  这个时候看到她,我忍不住有些微微蹙眉,问道:“不去忙自己的事情,在我书房的星域乱晃做什么?怎么了?”
  
  袁沐影一脸的犹豫,好一会才说道:“师叔,我也不想的……但若是真的有什么事,我就通知晚了……所以才犹豫要不要告诉你……至于在外面不敢进去,是因为……怕师叔你正在做决策,要是耽误了你,我可担不了责任。”
  
  我上下打量她一眼,问道:“什么事,说罢。”
  
  “有……有人想要见师叔。”袁沐影说道。
  
  “谁要见我,直接和界坞的守卫说一声,让守卫通知胡清雅就是了,用得着你来传讯?”我问道,虽然口气重了些,但袁沐影这次确实没有按照规章制度办事,绕开大家帮他人请见,此事透着玄机,而且她还犹犹豫豫,恐怕不是小事,是她都掌握不住的大事。
  
  “这……是……是左丘师伯急事求见……”袁沐影连忙说道。
  
  我瞬间脸色寒冷了下来,声音也不知不觉压低许多:“他不是让夏瑞泽杀了么?”
  
  “师叔……我也觉得奇怪,可他就是没死……我刚才在开会,可忽然外面就来了传音,说他有天大的急事求见你,左丘师伯当年有恩于我,我欠他人情,此事我也没办法推脱,还请师叔您能够……”袁沐影欲言又止,其实她来到这里,也算是收心帮天之境做了不少的事情,逐渐获得大家的信任,我对她虽然仍然不冷不热,但一切事情都看在眼中。
  
  但今天这事她就做得不厚道了,现在领导层谁不知道截教那边的乱子?而黑子被夏瑞泽围杀了的事也传得四下里都知道,现在却说要见我,这不是打脸夏瑞泽么?
  
  不过她和夏瑞泽再无师徒关系,倒也不能说她逾矩了,就是要见黑子这事,让我心中泛起古怪。
  
  “该不会是什么陷阱吧?在天之境的境外?”我问道。
  
  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……左丘师伯约见师叔在截教方向,天之境境外的一处荒废星辰里,这是地图……”袁沐影急忙说道,随后还拿出了一片玉牌,这玉牌是天之境的玉牌,可见是她担忧我不知道目的地自己弄出来的。
  
  “你知不知道因什么事想见我?”我问道,但见她摇头,我还是决心要去一趟,毕竟可能有关天之境。
  
  注意:章节内容如有错误,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,我们会及时修正的。谢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