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四十章:余生

  
      夏瑞泽把黑子踢出局了,还围杀了他,黑子脸皮再厚也不可能回头了,所以他远走天之境,或许也因此成仇,想要把跟夏瑞泽在一起的秘密告诉我,从而获取我的某种交换和帮助,这些都是有效的交易选
  
      择,我当然会抱着一丝想法去见他,至于是否和他合作,具体还要看他开出什么条件。
  
      收起了玉牌,我看向了袁沐影,说道:“以后尽量不要再和他们有联系,我不想你和他们来往过多,你也别忘了,现在你是我的人,明白了么?”
  
      袁沐影有些感到委屈的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“嗯,先去做你的事情吧。”我表情尽量的缓和了下来,这些年来,虽然袁沐影已经加入了女子军团,但我确实还对她还有一些成见,也生怕她还会和有关夏瑞泽的人来往,而现在发现也确实如此,即便是
  
      难以避免的被动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。”袁沐影说完,很快朝着自己的办公地点飞去,我想了想,继续前往大殿区域,要见黑子可以,但也是我来决定时间,现在媳妇姐姐一定累坏了,我探探班实属应该。来到了议事殿,门外的守卫看到我,伸手就拦住了我,看来里面连续不断的开着会,而即便是我,也不能说进去就进去,毕竟有可能会扰乱会议的秩序,我看了看,找到了正从大殿外走出来的一个情报官
  
      ,问明了会议完毕的大概时间,就转身前往换雪倾城修养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到了界坞那儿,两个孩子已经在那等我,看我到来,立即追问起现在的状况。“爸爸,祖师爷爷没事了么?担心死我了,我们俩正准备去找他呢。”如雪倒是很关心东方伏,这是理所应当,回忆当年,这孩子连话都不会说的时候,是东方伏一个字一个字的教会她的,连功法都出自于
  
      东方伏的引导,因为东方伏头发都是紫色的,她最爱的也是紫色,所以说,东方伏就等于是她的爷爷一样亲。
  
      ,如雪这孩子小时候一旦受了欺负,想到的不是我和倾城,倒是先报告这爷爷,东方伏又最是护短,更是有求必应,常常把事情闹得是鸡犬不宁,如今她听说东方伏出事,估计没少哭鼻子。
  
      “爸,还有这张镇云厉不厉害?你给我说说呗。”凌天这孩子现在和我的关系‘铁’了很多,得益于在寒仙山时如好友一般的交流。“师父老人家吉人天相,也聪明绝顶,借死避开和我的因果,又用社稷图复活了,现在还在你韩阿姨那配合研究工作,至于道盟的天尊张镇云还是很厉害的,要不是这次恐怕来的匆忙,只带了镇元幡,剑给
  
      我打断,也不至于逃跑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两个孩子都松了口气的表情,凌天顿时缠着我问起了和张镇云斗法的情况,一路飞到了庭院那边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母亲的状况还好么?”我看向了两个孩子,他们很快点头回应,但我却也看出了他们眼中的隐忧,毕竟之前在天一界的时候,我全力施为救助倾城时的一幕,太过让他们惊悚了。“嗯,那就好,如今天下纷争不断,天一道三面作战,如一叶扁舟荡漾,随波逐流,我也不打算再压制你们体内的天一气息,是时候考虑给你们解锁了。”我看着两个孩子这么多年来,被我封印住天一气息
  
      ,导致他们的实力严重受限,心中也颇觉得对不起他们,而且现在天之境需求的天一气息越来越多,腐化丹和原仙丹都需要再晋一级,所以有这两个孩子在,我也能分担一些压力。
  
      腐化气息的天敌是天一之气,想必韩珊珊和两个孩子那么熟络,应该能够在最和谐和安全的状态下,研究运用天一气息的最好办法,籍此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。
  
      而且现在鲲鹏已经被我收入麾下,想要抓住两个孩子,显然也不可能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真的!?”两个孩子都兴奋至极,虽然他们的实力都已经很强了,不过想要拉开和普通精英仙家的距离,还是要解锁天一之气,这气息他们都明白,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运行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?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结果我这话一出,凌天顿时笑得差点跪倒在地:“爸,我想夏玉姐姐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滚。”我起脚就要把他踹飞,凌天赶紧跳到了一旁:“哈哈,谁让爸先骗了我们?”
  
      如雪也是笑嘻嘻的,说道:“韩姨娘说,爸爸有女装癖,当时我们还不信呢,后来是没法不信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回头我就掐死你们韩阿姨。”我气道,随后也不管两个孩子在那笑得前俯后仰,大踏步的进了庭院中。我用韩珊珊的美女面具,破了截教胜神龟大军,这事是经典案例,一直广为传唱,而且还把截教的厉害仙家谢初荷说服来天之境,如今她已经是天之境对截教的外事专家,现在把整个门派都迁移到了天之
  
      境,在这里过得风生水起。
  
      加上上次寒仙门带上女子面具的事,想不到因此给两个孩子记住了,现在老脸都在孩子面前抬不起来。进入了庭院,雪倾城正在亲自沏茶等我,台上有一方下了一半的棋盘,一些精致的糕点,虽然现在这情况还下棋有点不合时宜,不过她是病号,总不能让她还抛头露面出去面临大战的格局,所以也是没有
  
      办法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“感觉怎样?”我做到了她前面,把她的手握了过来,她深情款款的看着我,苦笑摇了摇头,说道:“甚是无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有两个孩子陪你,能轮流陪你下得一手好棋,还无聊呀?”我笑了笑,雪倾城看向了我,说道:“你不让我去参政,我在这里又十足的担忧,陪着两个孩子反倒感到累赘,可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我不禁又笑道:“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动用法力,等姗姗和赵合想到了办法,把你治好了,到时候你就有的忙了,现在就当休息吧。”我握着她的手,也是在查探她身体能量的情况,这一探之下,心中反倒更是生出了隐忧,因为从回来到现在,在赵合和韩珊珊的努力下,非但没有治好她,现在身体机能还在退化,这已经不是祖龙虹气能
  
      够控制的情况了,毕竟祖龙虹气过多,反倒还会起到副作用,所以这缓慢的变化,最终是会走向彻底石化的!
  
      “恐怕治不好的,倒不如让我余生发挥点热量吧。”雪倾城叹道。“这才多长时间,心境变化那么大?是不是因为这几天我没有来?”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,雪倾城当即摇头,说道:“夫君日理万机,尚且能对我关心备至,我已经很满足了,皆是我自知自身状态结果,却无半分夸张和哀怨的,活在这世上不知年月,但数十年来,纵然命运颠沛,却也诸多萦怀之事,是最开心的日子,两个孩子这些年常来陪伴,我看着他们从天真烂漫,成长得令人放心,又还有什么怨尤
  
      呢?余生可无憾了。”我缓缓站起来,移步到了她身边,轻轻将她搂入身边,说道:“这些话,千年万年后再说好了,一路走过来,我们没有遭遇过不去的坎,我又怎么会让你就这么认命?天无绝人之路,天下就算再大,我也会
  
      找来治此症的方法,你如果觉得无聊,这里再开一个议事殿,你暂时主理一些朝内之事,给九儿和茜茜分担点压力吧,不过凡事量力而行,不可丝毫勉强。”她把头埋入我的胸膛,盈盈身段似乎比之前更清减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