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四十二章:惊变
“留手是不存在的,窥天者影响天下大势,使得原来纷扰不堪的世界更是战争不断,甚至妄图改变天下运势的运行,若是就算不是我掌握屠刀,我相信无论换了谁,刀口迟早要斩下来。”我平静的说道,而一边警惕周围的环境变化,一边也让鲲鹏在空中盘旋,查找有可能出现的敌人,监控周围环境细微变化。
  
  现在就算到达了我这样的境界,也仍然需要小心谨慎,毕竟九重天可不是游乐场,有时候是会游来鲨鱼的,稍有不慎也要在安全区给鲨鱼叼走。
  
  “夏首领言重了,我们窥天者不过是窥天机,紧随天下大势所趋,却并非是逆潮流而动,让天下陷入纷争,所以按理来说,应该是和你的理念契合才对,却因为种种误会,如今不得不兵戎相见,甚至引来夏首领的雷霆之怒。”黑子叹惋道。
  
  “你也无需忽悠我,今时今日,我可不是地球那时候的青涩小子了,就算你把话说得开花结果,我也不会考过去嗅上一口,好了,我事情可不少,既要追杀你们窥天者,要还掌控战局变化,你有什么事直说就好。”我平淡的说道,这已经是对他最宽宏大量的态度了,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恐怕还是影子前来,我早就一剑斩了他,绝不会留他哪怕多一秒钟。
  
  黑子苦涩一笑,拱手说道:“老夫请夏首领来,只想恳求你一件事……你是天下大运的掌控者,还请能够登高一呼,对我们窥天者网开一面,毕竟将我们斩尽杀绝,恐怕天下也未必能够太平无事……”
  
  “呵呵,话说回来,夏瑞泽不是把你杀了么?你这不是没死么?我就算高呼斩尽杀绝,恐怕也不能对你怎样吧?”我冷冷问道。
  
  “夏首领,到了这个时候,何必再那老夫来寻开心?老夫纵然可无事,可原仙者里的窥天者,却不可能人人如老夫……唉。”黑子叹了口气,见我色面坚定不移,又道:“化仙者虎视眈眈,原仙者又是战火缭绕,天下纷争,却不应该全都拴在我们身上呀……他们早晚有此一战,而我们窥天者要做的,只不过因势利导,让战争朝向地天人和都能接受的地步走去……可如今,天下血洗窥天者,恐怕这样的天下一统,将会比我们存在的时候,沾染上更多的血腥……”
  
  “窥天者要怪,为何不去找始作俑者?化仙者那边的窥天者,为萧剑岚所为,而我只杀了天之境的窥天者,其他势力却与我无关,偏要来找我,这不是有些主次不分了么?”我笑道。
  
  黑子摇摇头,拱手说道:“夏首领如今还不知道么?你正是天下势之掌控者,牵一发而动全身,你的一个举动,甚至都会改变窥天者窥天天下运势时,所遇之变数,这点,已是我们这一层面窥天者所共知的事实,既是天下共主!”
  
  “呵呵,什么天下共主?我可不知道,我只知道,谁当拦路石,我就一脚把它踢飞,包括窥天者!”我冷冷说道。
  
  “夏首领,若是没有我们窥天者的帮忙,恐怕事情反倒会更加的复杂,如此一来也没问题么?”黑子缓缓摇摇头,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,这样的决绝,显然已经让他失去了愿景。
  
  “不错,窥天者,我是遇到一个还要杀一个,天下大乱,根源就是玩弄人心!玩弄权谋!我不在的时候,你们原仙者一脉的窥天者干了什么,难道还需要我来重提此事么?天之境如今三面交战,幕后黑手不正是你们窥天者么?所以别跟我说不杀窥天者,就是把你们杀绝了,也是你们活该!”我咬牙说道,想起东方伏带领的几万精锐就牺牲在窥天者怂恿的战争下,我心如凝冰,恨不能返回头再杀一遍!
  
  黑子摇摇头,看着我说道:“这件事,夏首领有怨言也实属应该,毕竟我们窥天者也有决策失误之时,我们也不是真正对每一个天机决绝无疑,我们也需要去尝试,但如今,我们也知道此事已经造成天机逆向,故而也想要挽回一番,若是夏首领肯收回杀令,我们愿意竭尽全力消弭战争,至少让战争不在原仙者中发生,我们的人已经很少了,再经不起哪怕一点风浪,若是夏首领肯收留,我们窥天者从此以后付于您的天运之下,成为你的左膀右臂,为让您成为天下共主而至死方休!”
  
  我缓缓走向了黑子,他一脸诚挚,带着坚定的笑容,仿佛一切都决定好了,只要我肯点点头,天下唾手可得!
  
  我一把就抓起了他的衣襟,脸色带着鄙夷和阴霾,说道:“或许从入九重天开始,你就这么跟我说,我还可能会答应,但现在这是干什么?丧家之犬的匍匐求饶?还是落水狗正在哀号求救?我死了那么多兄弟姐妹弟子门人,现在却要不计前嫌的把你们再纳入麾下,恐怕他们在天之灵都会诅咒我认贼为友吧?晚了,我知道杀不死你,不过,连夏瑞泽都要杀的你,想必天下虽大,但容身之处恐怕也不多了吧?有多远滚多远吧,从此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何处,否则,杀无赦!”
  
  黑子双目的希望逐渐的冰凉,随后嘴唇中缓缓的挤出了话语:“都说夏首领是识时务的俊杰,可惜,该做真正的打算时,偏偏选择了最难走的道路,正是让老夫失望至极,看来,这一次老夫压错宝了,夏首领,没有我们窥天者的帮助,这天下共主,可不是那么好当的。”
  
  “呵呵,别把窥天者真当成天!”我一甩手,黑子顿时如一阵风飘到了远处,但这时候,一个灰色的影子,很快将急退往后的黑子抵在了手中,把他的后退身形直接稳住了。
  
  我看着那一身黑灰袍子,把头脸都盖得严严实实的人兀然出现在那,眼角禁不住眯了起来,站在这里那么久,我居然没有发现这里躲着个人,这让我实在很是意外!
  
  “看来……夏首领真不打算接纳我们了……”黑袍缓缓的说着,也如同幽灵一样靠近着我。
  
  鲲鹏在天空中也是刚刚发现了这黑袍,厉叫一声,想要冲下来攻击对方,不过却给我一挥手就拦住了!
  
  眼前的黑袍,有种和紫袍一样神秘的气息,这种气息是一种未知,是一种强大力量的体现,而且,他能够避开我和鲲鹏的侦查,就这么站在黑暗中听我和黑子谈判这么久,即便实力不是通天彻地,可光这隐藏能力,也足够在九重天称霸了,如果是他要暗杀,不知道我能不能躲过他突然爆发的一击。
  
  “接纳?我从来不打算接纳扰乱天下秩序,恣意改变格局,妄图控制天下者!”我连天道境都不怕,这黑袍再强,难道还能在九重天之上?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  
  “呵呵,还是说,左丘先生的地位,还入不得阁下法眼?才使得夏首领犹豫再三?”黑袍的声音说不出老迈和年轻,也说不上男或者女,让人找不到端倪。
  
  “你会这么说,难道你就是窥天者的领袖?”我半眯眼睛看着这黑袍,想起的却是化仙者中的紫袍,两人的衣服虽然不是一个款式,不过披头盖脸的,都是见不得人的东西,莫非都是各自阵营中的领袖存在?
  
  “承蒙众道友信赖,老夫倒是可以代表他们发声,夏首领,不知道这个答案你满不满意?”黑袍缓缓的解下了衣袍,露出了一张令我脸色不由惊变的面庞!
  
  注意:章节内容如有错误,请一定要在下面留意告诉我们,我们会及时修正的。谢谢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