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六十八章:百骸
    治病难免望闻问切,这切脉还是很必要的,看少女一脸的拒绝,子阳真尴尬一笑,连我都忍不住嘴角扬起,看得出她还是相当排斥外人的。
  
      “若是不切入脉络,很难判断准确,不过姑娘既然不喜外人接触,那我以剑丝入脉,不知道可否?”我微笑问道,其实我现在的打扮和原来的样子和原样大相径庭,模样和道门牛鼻子没什么区别,没有亲和力也实属正常,所以我并没有责怪这少女如此夹生。
  
      “夏道友……实在对不住呀,小徒有些……洁癖,会本能的抵制外人的触碰……倒是失了礼数。”子阳真连忙说道,随后看着还一脸拒绝的弟子,说道:“你夏前辈……本事比师父都大,若是他都救不了你……恐天下能救你的人……不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他说到底也不过无极境,顶多与我同辈而已,算什么前辈?师父别往他脸上贴金了,没准他还是个骗子呢!”少女明知故意的说道,我还真不信这子阳真没有告诉她我真实身份,只是她想让自己的拒绝排斥更明显罢了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脸色一板,说道:“莫要再跟为师调皮!咳咳……为师好容易将夏道友请来……你以为他是谁都能请得动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师父!”少女看子阳真急得咳嗽起来,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了,只能咬咬牙,把手朝我一伸,一脸不乐意的道:“你探吧!我就不信你还能真探出什么来!”
  
      我笑着摇摇头,手指一弹,瞬间五条剑丝飞出粘在了她的手腕上,很快跟着在她的脉络这上面游走,结果还没等我来得及去探查,方才侵入的脉络,顷刻在她体内就给斩成了几段!
  
      我脸色微变,心中难免震惊,这种防御性的攻击当然不是这少女主动发动,而是内体剑气在对我这外敌进行抵抗呢,所以要想探查出她身体脉络的状况,恐怕不是一般剑仙能够做到的事。
  
      似乎也发现我的剑丝给斩断,子阳真一脸叹息,说道:“这孩子……自生剑气,只要有脉络侵入她的体内,立即就会被斩断,一般剑丝对她根本不起作用,而这孩子又能给谁人触身切脉,以至于此呀……相信夏道友也应该发现了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体内对异常气息排斥尚且如此,恐怕就算是有人触及她的身体肌肤,抵抗会更甚,道体可是会产生剧痛?”我试探性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少女惊讶的看着我,而子阳真则连忙说道:“正是如此,甚至强用切脉,这里面的剑气还会破肤而出伤人,以至于连夫老都束手无策,唉,这孩子也是苦命……呀,剑气伤肤,何等之痛。”
  
      “子阳前辈不用太忧虑,若只是这样的剑气,我倒还是有点把握的,只不过我的剑丝沿其脉络而行,不知道会剧痛否?”我点头又问。
  
      听我居然有把握,少女一脸的诧异,而子阳真倒是知道我的实力,当即说道:“痛是会痛,不过只要不与之相搏,便只是小痛,若是在里面搏斗,小徒……恐怕也受不了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言下之意已经很清楚了,少女一直以来无人能治这体内剑气乱流,便是因为要进入探查她的脉络,本就是一道天坎,剧痛会导致她本能不愿意让人去治,而她体内的剑气乱流非常恐怖,毕竟能将我的剑丝斩断,本就需要一定的强度。
  
      而如果医者探查她脉络的剑丝不够强大,给斩断后还妄图靠强大的实力冲击,却只会引来更强的反击,而这反击当然会让这小姑娘受痛不断,所以本身就是个恶性循环。
  
      唯有剑丝强大到一定的程度,面对她体内的剑气乱流而泰然处之,甚至滑不留手,才能一窥她脉络本身的问题,当然,我相信能够做到这程度的,九重天绝对不会超过十指之数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子阳前辈放心好了,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我点头说道,而子阳真连忙说道:“夏道友还请别在用前辈来称呼老夫,寒仙山一战,我都败给了你,断不敢称前辈之面皮啰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无妨吧,子阳道友实力如此,当得起前辈之称,不过既然坚持,那就以道友相称呼好了。”我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能不能救?”少女直接打断了我们俩的对话。
  
      我其实倒也没有觉得她性子恶劣了,毕竟得了这样的病症,本身就是一辈子受折磨的,她也是个可怜人罢了,所以我挥手制止了子阳真要呵斥这少女,而是再次用剑丝去游走她的脉络。
  
      探查复杂的脉络走向、分布,就能够清楚对方功法从核心出来后,法力运转的方向,以及功法的特点,甚至是剑气乱流从何而来都能够一清二楚,所以如果让我游走完一遍脉络,基本上的病情诊断也就一清二楚了,当然,前提得能顺利通过所有脉络,包括最厉害的核心。
  
      我的五条剑丝已经有所准备,所以不但比先前坚韧了许多,更是细小到无极境仙家想要看到,都需要瞪大天眼,而且这样的气息迅捷无比,方才一瞬间,就游走了她的右臂,并且以更快的速度,要从头到尾走一周天!
  
      少女这回脸色也不禁微变,秀目死死的盯着我,因为看似寻常的一两秒钟,对她而言体内已经不知道抗争了多少次,脉络和道体护伐,更是难以想象的一种体验,但我的剑丝不但迅捷,坚韧程度也不是她体内剑气乱流能够制止的,数千次的攻击,全都给挡住了,所以少女有这样的表情,一点都不奇怪!
  
      我继续快速游走她全身上下,甚至还直冲她的脉络核心,从中再延伸而出,探查五脏六腑,四肢百骸。
  
      看着我的剑丝竟恣意而行,在她的体内仿佛过山车似的游动,少女也不禁愕然失色,似乎还忘了说出些什么拒绝的话来。
  
      其实这也正常,产生剑气剑意的,和自身脉络是有很大联系的,包括我也不例外,我这么多的脉络组合而成的超级核心,再从其中释放剑丝,其中的强横恐怖,外人不会明白,而一道已经能跟子阳比肩,更何况有那么多道?
  
      所以在我的强大脉络探索下,少女体内的剑气乱流又能拿我怎样?
  
      我游走了一遍,随后又迅疾的把剑丝很快收回,而这时候,少女才双目圆瞪,说了一个你字,可最后,却是有气不敢出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弄痛姑娘了?”我心中疑惑她为何会有这样的表情,当然,更疑惑的是她的脉络走向,但基于这样的疑惑,我并没有很直接的说出来,只是先问起了她给我搜索一遍后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少女没有回答,显然这是不存在的,而且就算是痛,应该也在承受范围内。
  
      我看她不回答,当即回过头要看她师父的反应,而子阳真此时此刻,已经一脸的震惊:“夏道友这么快已经探完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已经探查完了,只是有一些疑问,还需要道友解释一番。”我笑了笑,子阳真顿时临危正襟,一脸好学生遇上了真大师的表情:“还请夏道友直言……老夫必然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她的脉络,不知道子阳道友可曾探视完全?或者谁人探查全部,可有什么见解?”我问道,毕竟也需要结合前人的观察和治疗,我才好继续说下去,因为实在是疑点重重!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原来是走一遍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”结果少女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,顿时冷笑讥讽起来。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