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劫天运 > 第三千七百六十九章:冥顽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还不住口?你可还记得乾道友极其师弟加上为师联手……尚且还花了一炷香功夫才探视完你的脉络?更是让你痛个死去活来?夏道友如今只是瞬息已经探视完毕,这不出手则以,岂会出手无功?”子阳真连忙呵斥,让少女一脸的不高兴起来,不过这只是不满而已,结合她身体的状况,已经算是不错的了。
  
      因为疾病摧残着身体造成无限的痛苦时,只要是个人,脾气都会莫名其妙想要宣泄而出,更别说子阳真这老头的脾气也不见得多好,那可是道盟的牛鼻子老道,更何况还是个老狐狸级别的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,子阳道友已经和其他道友探视完毕了,那便让我们对一对脉络的运行图,再讨论下令徒的病情如何?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拿出一块玉牌贴在了额上,随后把少女的脉络图直接复制到了玉牌上,交到了子阳真的手中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连忙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泛黄,已经不知道经过几次摆弄的玉牌递给我,尴尬笑道:“刚才一时忘了,应该先将小徒的脉络运行图给夏道友的,这不……年纪大了,记性也就差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无妨,反正就算看过了,也要亲自探一探才知道嘛。”我暗骂一句老滑头,又有救自己的弟子,又要测试我的力能够不够,你自己不会看看这玉牌,你都翻来覆去研究几遍了,会记不住?
  
      子阳真干笑两声,随后忙开始查阅我给他的玉牌,这一查阅,他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起来,不时发出了轻咦之声。
  
      我倒也懒得理会他,直接把他的玉牌读取了一遍,随后放到了一边:“这是多久前的脉络运行图了?却是不很准确吶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乾前辈为道盟八剑仙之首,前辈的师弟还是八剑仙之一,都与师父齐名,岂会有不准确的?你年纪比他们都小,就算是要张自己志气,可何必灭我师父和乾前辈的威风?”少女再次反讽刺道。
  
      “姑娘对我的意见倒是不小。”我微笑道,而子阳真瞪了少女一眼,说道:“你这孩子懂什么?纵使我们这三个老家伙联手,却也没有夏道友探出的精准!甚至……夏道友连你脉络将来数年,会朝着哪儿延伸……都以虚线绘出!此等大能,咳咳咳……就算你师父再变出十个八个……加起来都不如多矣!你居然……口出……咳咳咳……气死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拍了拍子阳真的臂膀,宽慰道:“子阳道友切勿动怒,令徒只是身体抱恙,相信本意并如非此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唉,难得夏道友理解了……”子阳真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,此刻也似乎喘不过来的样子,行将就木,脉络塞堵,道体大不如前也是正常,所以到了寿元绝境时,会因此坐化,自焚都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少女似乎也觉得过意不去,想要安慰一番,可最后却把手收了回来,别看她长相如粉雕玉琢的仙女,实际上她道体到处是剑气乱流,触碰谁都会皮开肉绽,到时候就真的漂亮不起来了,甚至把她形容成血骷髅都不足为过,确实是我出道至今仅见。
  
      “还请子阳道友说说与前面探查过令徒之人一起的见解,我也好再判断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。”我客气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回想了下,随后说道:“我和乾道友以及胡道友,都是道盟仙家们并称为剑仙八友之一,而乾道友剑法亦是绝顶的厉害,这些年来,我走遍千山万水,和他们一起会诊小徒,也有好几次了……只不过每一次,都是将小徒折磨得惨兮兮的,却没有找到太多的办法,唉,甚至说用变异果王来治疗控制小徒体内的乱流,也都是乾道友的主意……因为我们都觉得,需要用更强的的亲和气息才能控制这股剑气乱流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嗯,说起变异果王,据我的判断,其实并不能真正压制这股剑气乱流,甚至时间一长,待到令徒体内的剑气乱流增长,反而将果王所同化,加重她的病情,甚至加快她脉络的延伸,最终变成剑灵之体。”我淡淡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夏道友……”子阳真一脸的骇然,而少女这时候也说不出话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相信,令徒修炼的,应该不是子阳道友的功法吧?这种奇怪的脉络走向,我也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,但按照这个态势走下去,不但最终道体被乱流践伐得一丝不剩,就连性子,都会不由自我控制,所以变异果王可治一时,实际上也不过是为它添砖加瓦而已,而道友给我的脉络图,和现在差了一大截,想来之前你从寒仙山得到的果实,已经给她吞服了吧?以至于让她的脉络又暴长了两三成之多,虽然现在看起来比以前可能好一点,但只是表面上,实则却等同离着剑灵又近了一步。”我断言说道。
  
      少女目瞪口呆,一脸的惊讶,而子阳真已经一瞬不瞬的看着我,随后表情很快坍塌了下来:“这……老夫看过道友的脉络图,方才……想到这点……唉,是老夫害了这孩子……还请夏道友支招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无妨,不过增加了治疗难度,也并非没有治愈的办法,年轻的时候,我曾经遇上过一位朋友,也是同样辅修一种自身练成剑灵的法术,只可惜我当时道行浅,没能破除这法术,当然,令徒所修炼的功法,和那种法术当然不可同日而语,这种法术更为霸道,其最终恐怕是虚体成剑灵,道体最终散去的结果。”我平静的说道,想起了当年李断月,正是辅修了类似的功法,导致后面一大堆的悲剧衍生,而这少女也同样如此,只是这功法绝非子阳真一脉的,只不过不知道出自于何人,这少女又为何要修这么霸道的功法。
  
      而我没有说到的,其实还有禁奴,也是类似于更改脉络走向而达到某种目的,只不过李断月的例子和这次的情况更合拍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虚体化剑灵……这……比我们几个老伙计猜测的还要大胆……唉,正是孩子顽劣了……遇人不淑……”子阳真叹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一切就解释清楚了,也不知道是谁把功法传给了她?竟让她甘于改变功法,甚至变成了眼下这个状态?”我没有理会少女的郁结,而是直言不讳起来。
  
      子阳真看向了少女,摇了摇头说道:“是个中年人,在她历练之时,救过她,又与她结伴而行一段时日,还教了她剑法,是个非常厉害的人,据说剑法还远胜老夫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本来就胜过!”少女有些直白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冥顽不灵!他这是害你!你看看你如今的状况!难道你真要变成他的剑灵么!?啊?”子阳真一听,怒火噌的就冒起来了,气得是老眼都快瞪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少女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么说,确实过分了,把刚出口的都强行咽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我知道,少女恐怕一部分的情绪,还是为情所困呢。
  
      毕竟中年人正是利用这点,要把她当成剑灵养着,而一旦功法修到最后,和昏晓错星辰一样的厉害,甚至还可能远胜之,因为这剑灵由人而变,已经自带脉络,就算没有主人祭炼,放置于四海皆可成长。
  
      况且以少女天生一副顶级剑体,又吞服过神树果实这点,恐怕最后会诞生成一把绝世剑灵。
  
      。

Ps:书友们,我是浮梦流年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